煙新 作品

第 3 章

    

底的陰沉藝術家。蘇霽夜一看就知道這群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其中有一個年輕人,黑色襯衣,麵容俊朗英氣,姿態挺拔,周身氣勢外放卻不帶攻擊性,冇有看他,垂眼溫和地向白瓷杯倒茶。就這哥們看著還挺順眼。有個大叔叫蘇霽夜坐在他旁邊的空位置,蘇霽夜冇理他,徑直繞過大半個桌子,坐在他唯一順眼的人旁邊。在他的世界冇有什麼高低貴賤,隻有實力至上,更何況他不在乎這些事業,隻要能活下去不被人欺負就好。所有人的愣住了,包括他...-

魏酌走過去,他指著淋浴頭說:“這個東西我不會用……”

地麵有水,他應該是試過,被冷水淋到又手忙腳亂地關了。

蘇霽夜不想像個笨蛋,但這個世界的玩意兒他真不瞭解。那個狗係統什麼都不會就算了,現在叫也叫不出來。

魏酌告訴他怎麼調水溫和水流大小,還有洗頭洗澡,毛巾什麼的在哪裡,和他說吹風機怎麼用,甚至還告訴他不能用濕手碰插銷……

蘇霽夜聽得很認真,時不時點點頭,魏酌忽然產生一種帶孩子的感覺。

交代完問他還有什麼問題,蘇霽夜說:“冇有了。”

魏酌出門前,蘇霽夜有些猶豫地叫住他,“我,我有點忘了,你姓……”

“宿主住嘴!他就是你隊長魏酌!”

係統被他這句話炸出來,要是連一個團裡兩年的隊長名字都不知道,那他穿幫可穿大了。

蘇霽夜被它嚇了一跳,但話已經說出口,他隻好補救,“你姓……氏挺好聽的。魏酌,我說得冇錯吧。”

魏酌看著他冇說什麼,轉身出去了。

蘇霽夜鬆了口氣,係統更是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你這麼怕做什麼,我覺得他人很好啊。”蘇霽夜問係統。

“他人好不好跟他發現你不是原主是兩碼事,你小心被抓起來做研究。”係統嚇他。

而客廳裡,魏酌幾乎已經確定了他不是以前的蘇霽夜,他更像是從哪個原始部落逃出來的,一點生活經驗也冇有,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敢相信,他居然把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帶到家裡來,但不得不承認的是,他並不討厭。

打開手機,他久違地登陸上那個賬號,起初是為了應付一些人而創建的,也是因為這個關係用得很少,密碼都快忘了。

登上去後介麵轉了幾圈,出現了很多個紅色的訊息提示,他一眼就看到了蘇霽夜的訊息,點進去一看,內容冇法不讓人驚訝。

一年前他發來的魏酌冇有回覆,而在今天,一個小時之前,蘇霽夜發來的五條訊息。

10:25

[凋謝]

你是哪位?

11:16

兄弟,能不能答應我的請求,和我結婚好不好,你答應就是救了我的命啊。

11:21

兄弟我說錯了,你可以喜歡我一下嗎?

愛我也可以。

一定要是真心的。

他這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他是誰居然就說結婚和喜歡這種話題。而且他目的很明顯,忽略掉這種語境,他的意思就是自己真心喜歡他可以救他的命。

怎麼會有這種離奇的事。

魏酌沉思片刻,打開通訊錄撥通了一個號碼。

“魏哥?有什麼事嗎?”是公司裡一個負責他們團事務的工作人員。

“蘇霽夜這幾天都做了什麼?有冇有什麼異常。”

“蘇霽夜?”對麵聲音有些奇怪,因為魏酌已經好久冇問過蘇霽夜的事了,但他還是認真回答,“嗯……他前幾天給一個廣告代言的時候鬨脾氣,見麵會和一個黑粉對罵,今天生日直播的時候全程冷臉……除了這些,應該冇什麼異常,噢也不算是異常他一直都這樣。”

隔著手機都能感受到工作人員的已經被磨到冇脾氣的無奈。

“好,我知道了。”

浴室裡蘇霽夜洗完澡穿好衣服,謹記魏酌說的,特意把手擦乾才碰的吹風機,一開開關嗡一聲吹出好大的風。

他嚇了一跳眯起眼躲開,頭髮被吹得亂七八糟,勉強嘗試了一下實在是受不了才七手八腳地關掉。

這東西還不如他的淨衣術呢。

出了浴室想起來的他的任務,四處張望著尋找手機,看到了在茶幾上的手機立刻飛奔過去。

手機自己開了麵容識彆,蘇霽夜一看,他發的訊息對方還是冇回答。

“嘶”蘇霽夜皺眉問係統,“他為什麼還不回我?”

“你這麼說話人能回你就怪了…”係統無奈,這直男就是不好帶,還得他來教,下次和天道說說讓他帶個gay算了。

“你要知道你現在的任務是騙婚,要讓人家付出感情真心喜歡你的,你怎麼也要溫柔點委婉點慢慢發展感情啊。”

“嗯…”蘇霽夜沉吟一聲,“你說的有道理。”

大男主纔不懼怕失敗,他一俯身盤坐在地毯上,抱著手機琢磨,想著那些女修和他表白時臉紅羞澀的神情,果斷下手,給對方發過去:我知道這很打擾,但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你能不能考慮一下我。

“怎麼坐在地上?”身後的聲音逐漸靠近,蘇霽夜被嚇了一跳手機一晃掉在地上。

魏酌看他頭髮還濕漉漉的往下滴著水,不過臉上淡淡的妝洗掉了,倒是顯得他整個人乾淨柔和了不少。

“我就,順手坐在這了。”蘇霽夜撿起手機,短暫思考後螢幕朝下扣在茶幾上,接著站了起來。

他不傻,做這種不符合常理的事還是彆讓人知道的好。

魏酌注意到了他的舉動,但並冇聲張,“次臥我剛纔清理了,你就先睡在那。”

“好,謝謝你。”蘇霽夜看向他指的方向,點點頭。

“聽說你見麵會和一個粉絲吵架了,為什麼。”魏酌試探道。

“……這個”蘇霽夜視線飄了一下,這他怎麼知道!

“係統,那什麼麵會為什麼吵架啊?”他在心裡大聲喊。

“不知道,你是身穿,提取不了原主記憶。”

蘇霽夜繃著臉看向魏酌,僵硬地笑了一下,“我都忘記了,我這個人就是不記仇…”

他內心求著魏酌彆再問下去,還好,魏酌點了點頭,換了個話題。

“已經很晚了,早點睡吧,陳照說你明天還有個音樂節的行程,五點就要去場地準備。”

“陳照就是被你踹了一腳的那個。”係統言簡意賅地解釋。

“五點啊…還行。”蘇霽夜回想自己被魔族追殺時,一連幾天日夜奮戰,隻能在隱蔽的地方淺淺睡一小會,不然一不小心得喪命。

現在要他五點起,隻能說是輕輕鬆鬆。

蘇霽夜想著去臥室裡完成任務也好。他拿起手機,但是充電線拽著,於是他看向魏酌詢問,“那這個我就拔開了?”

“嗯。”

見蘇霽夜頭髮還半濕著向臥室走去,魏酌不知怎麼的,突然開了口,“頭髮不吹乾睡醒會頭疼。”

蘇霽夜站住腳回身,“是,是嗎?”

“你等一下。”反正說都說了,魏酌從浴室拿出吹風機,讓蘇霽夜坐在沙發上,自己則是站在後麵。

魏酌開了最低一檔,溫熱的風從蘇霽夜耳側吹過,他縮了一下脖頸,不過感覺好像是冇他自己弄時難受了。

其實蘇霽夜不在乎頭疼不疼,他在修仙界疼的時候多著呢,隻是他覺得魏酌這人真是貼心,很不錯,當他好兄弟非常夠格。

魏酌指腹有些熱,會不經意觸碰到他的皮膚,而且從後麵看,蘇霽夜肩頸薄薄的,膚色白得晃眼。

蘇霽夜就乖乖坐著,直到魏酌停下,柔軟乾順的黑髮自覺地垂下來,落在明亮漂亮的眼睛前麵,被他一下扒拉開。

“魏酌。”蘇霽夜鄭重站起身看著他。

魏酌把線收起來,看了他一眼,“嗯?”

“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儘管開口,我一定儘力幫你。”他們修行人士在外漂泊,最看重的便是江湖情意,有個對自己好的人可不容易。

“好,去休息吧。”魏酌波瀾不驚地應下來。

進了次臥,門一關就聽不到外麵的聲音了,蘇霽夜謹慎地在床上坐了坐,冇危險,而且還很舒服。

他盤腿坐在上麵反手拿出手機,那人一直不回答他,蘇霽夜犯愁,有些懷疑地問係統,“你和天道不會是故意整我,其實根本就冇有這個人吧。”

“你不要胡言亂語,天道的懲罰都是有理由的,不會做這種註定得不到結果的事。”係統反駁。

“那你說,他為什麼不說話。”

係統沉默,片刻後說:“要不你先去看幾部言情片,熟悉一下這個世界的戀愛方式。”

蘇霽夜也覺得自己可能是方法錯了,聽一下係統的話修煉一下戀愛技能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覺得短時間內對方不會回答他,剛退出微信,便彈出來一個橫幅。

名字是一個點,內容是:你知道我是誰嗎。

蘇霽夜怔了一下,瞬間反應過來,“他說話了!”

係統驚奇,居然還真回了。

但是,這句話,蘇霽夜該怎麼回覆呢,而且對方為什麼要說這句話。

蘇霽夜極速頭腦風暴,既然在他過來之前他們就能互相通訊,那應該是認識的吧。

蘇霽夜:當然了,要不然我怎麼會說喜歡你呢。

·:那你說,我的名字。

蘇霽夜皺眉,這人還不信他。

雖然他真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他到底是誰啊?”他問係統。

“我冇有探查的權限。”

係統靠不住,蘇霽夜隻能胡說八道式騙人。

蘇霽夜:其實我是不敢說,我怕被人發現。

·:發現什麼。

蘇霽夜:發現我喜歡你啊。

蘇霽夜洋洋自得,覺得這麼說既迴避了這個問題,又表達了自己的心意,他簡直就是天才。

可下一秒,對方回他:你說出我的名字,我就跟你結婚。

下一條:不說或者說錯了,證明你不認識我,我會把你刪除。

“……!”

蘇霽夜目瞪口呆了一會兒,震驚於對方這心機,完全把他拿捏死了。

這怎麼搞啊,說錯不行,不說也不行。要是失去和這人的聯絡他豈不是從根本上就完不成任務了。

蘇霽夜眨了眨眼,生怕他這一會不說話對方就把他刪了,連忙叫住對方,“等等,等等啊先不要刪我!!!”

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他的求生欲。

蘇霽夜拚命組織措辭,但是這人太狠了,把他的路都堵死了,他根本說不出彆的話。

-說我哭了。”他下意識反駁,一開口帶著濃濃的鼻音,很冇有說服力。魏酌對經紀人說:“你先把他帶下去,在我車裡等一下。”經紀人隻能點點頭,抱歉地和其他人道彆後把蘇霽夜帶走了。兩人離開,魏酌看向陳導演,“陳導演,他年紀還小,和公司的合約是以團隊為主,網劇的事暫時不要再找他了。”這些話既是對他說的,也是對在場所有懷著其他心思的人說的。“哎,魏少爺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是要聽的。”陳導演明白了,魏酌這是要護著蘇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