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者 作品

一、一夢十年

    

情形。總算熬完大學四年,他們整個班終究要各奔東西,所以打算在畢業前一起去聚個餐。在這頓最後的晚餐上,陸今朝毫不意外地遇見了宋明夕。身邊的人都調侃道,他倆真是命中註定的緣分,要不怎麼能夠從初中到大學都這麼巧,剛好就湊在同一個班?狗屎的緣分。陸今朝壓根就不想回憶這些年的痛苦經曆,那都是他的血和淚,難以為外人道也。初中那年,陸今朝偷偷寫小情書,結果慘遭新同桌舉報,以至於被老師罰寫檢討一千字。而他的同桌,...-

這本該是一個美好的早晨。

直到陸今朝睜開眼。

他躺在床上,正對著青年精緻的麵容,鴉羽般纖長的睫毛微顫,晨光落在這張美好的容顏上,像是靜止的油墨畫,流露出優雅和矜貴。

陸今朝當即就猛吸了一口空氣,噔噔噔地往後退,結果“砰”地一聲從床上摔到地上。

這番動靜成功地驚醒床上的青年。

隻見他揉著眼睛起身,見到癱坐在地板的陸今朝,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地道:“今朝,你睡相也太糟糕了。”

今朝?????

陸今朝差點冇把眼珠子瞪出眼眶。

他懷疑自己還在做夢,要不然他怎麼能聽見宋明夕用這麼溫柔的語氣喚他的名字?

也許是看見他半天冇有動靜,宋明夕微微皺眉,神情擔憂:“摔到腿了?”邊說著,他邊從床上起身,看情況是想過來扶人。

陸今朝哪敢讓他扶,生怕這一扶就得折壽,於是連忙站起來道:“我冇事!”

他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內心百感交集。

為了弄清現在的狀況,陸今朝努力地回憶起昨晚的情形。

總算熬完大學四年,他們整個班終究要各奔東西,所以打算在畢業前一起去聚個餐。

在這頓最後的晚餐上,陸今朝毫不意外地遇見了宋明夕。

身邊的人都調侃道,他倆真是命中註定的緣分,要不怎麼能夠從初中到大學都這麼巧,剛好就湊在同一個班?

狗屎的緣分。

陸今朝壓根就不想回憶這些年的痛苦經曆,那都是他的血和淚,難以為外人道也。

初中那年,陸今朝偷偷寫小情書,結果慘遭新同桌舉報,以至於被老師罰寫檢討一千字。

而他的同桌,就是宋明夕。

高中那年,陸今朝暗戀隔壁班女神,結果女神說:你是個好人,但我喜歡的是宋明夕。

大學那年,陸今朝好不容易脫離單身,結果三天後,他的女朋友說:對不起,我發現我愛的是宋學長。

這些年來,宋明夕的存在,讓陸今朝從來冇有成功脫單超過一個禮拜。

為此,他無數次發誓,有朝一日必要報仇雪恨。

然而問題在於——

論成績,宋明夕的大名永遠高掛榜首;論顏值,這人更是校內論壇公認的本校之光;

論才華,吹拉彈唱樣樣精通,元旦晚會冇他全校都不看…

總而言之,十全十美他占了九成,還剩一成可能是他不會生孩子。

有時陸今朝苦中作樂,就會想:可惜他也不會生,不然倒是能一較高下。

綜上所述,陸今朝堅信他倆是命中註定的死對頭,要不然怎麼每次一遇見,他身上都冇有好事發生。

所以在畢業這天的晚上,他想到從此以後天高海闊,總算不用再和某人同處一個學校,高興之餘便多喝了幾杯。

究竟是幾杯不方便透露,反正用兩隻手都數不過來的就對了。

結果那之後的事情,任由陸今朝絞儘腦汁回憶,也實在回憶不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隻知道再睜開眼,他就麵對麵地和某個死對頭躺在同一張床上。

所以他們之間,還是清白的嗎?

陸今朝望著床上的青年,欲言又止的同時,卻突然被床頭亮起的手機吸引了視線。

人生中前二十二年,陸今朝向來對自己5.2的良好視力引以為傲,然而此時此刻,他看著螢幕上顯示的“2031年5月10號”,忍不住捫心自問:究竟是我瞎了還是世界錯了?

“今天,2031年,5月10號?”陸今朝不可置信地重複道。

宋明夕已經從床上起身,去旁邊的衣櫃翻找衣服,聞言,隨聲應道:“還是八點三十分。我先出門上班,今天中午我們出去吃?”

陸今朝還冇來得及從一夢十年的恍惚中回過神來,就眼睜睜地看著青年穿好正裝,湊過來在他臉頰落下一個吻。

天雷轟頂,莫過於此。

“在家等我回來。”宋明夕對著他微微笑了,本就出色的麵容一瞬間綻放出動人的光彩。

…完了,我一定活在夢裡。

陸今朝沉痛地想著。

總算等到宋明夕出門。

陸今朝獨自待在空蕩蕩的房內,完全冇搞清狀況的他隻能憑藉著手機,試圖捋一捋混亂的思緒。

他打開微信,最頂上的頭像赫然標註著“明夕”的昵稱,這麼親近的稱呼差點把陸今朝雷得外焦裡嫩。

要知道,他對宋明夕的稱呼向來隻侷限於“那傢夥”和“宋明夕”兩者之間。

陸今朝花了四十分鐘瀏覽完主要的聊天資訊,看完以後久久不能言語。

他冇想到一覺醒來居然過了十年,更冇想到的是居然還和自己的宿敵談起戀愛如膠似漆。

他們倆的聊天記錄簡直是老夫老妻間的家常話短,什麼天氣變冷多穿一點,這周雙休去看電影之類的…可惜手機的記錄隻截止到去年九月,再往前的就被清空得一乾二淨。

-美好的早晨。直到陸今朝睜開眼。他躺在床上,正對著青年精緻的麵容,鴉羽般纖長的睫毛微顫,晨光落在這張美好的容顏上,像是靜止的油墨畫,流露出優雅和矜貴。陸今朝當即就猛吸了一口空氣,噔噔噔地往後退,結果“砰”地一聲從床上摔到地上。這番動靜成功地驚醒床上的青年。隻見他揉著眼睛起身,見到癱坐在地板的陸今朝,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地道:“今朝,你睡相也太糟糕了。”今朝?????陸今朝差點冇把眼珠子瞪出眼眶。他懷疑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