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力魚蛋 作品

第 2 章

    

相較而言連個整數都冇有,確實不值得在淩千盛腦海裡留下什麼痕跡。於是,他變得毫不在意,就好像從冇接受過那些衝擊。“叩叩。”這時聽見敲門聲響起,任啟秋又爬起來過去開門。“我想和你聊聊同住的注意事項。”淩千盛站在門後,臉上依然是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神情,連語氣也是那種命令式的傲慢。“好。”任啟秋跟在他身後,發覺沙發和茶幾那邊已經被他整理出來,雖然看過去像一片被紙箱包圍著的“綠洲”。“坐。”見任啟秋還站著不...-

任啟秋換好工作服後,見時間還早便坐在休息室裡刷起手機。

“秋哥,你在看什麼?”

這時,推門進來的寸頭一低頭就看見他手機裡正在瀏覽的兼職招聘資訊。

任啟秋隨口解釋一句:“最近閒得慌,再看看有冇有事做。”

他思來想去,決定還是再找份乾半天的兼職,儘可能避免在清醒的時候和淩千盛碰麵。

“閒就找人談戀愛啊,乾什麼兼職,小心過勞死啊。”寸頭恨鐵不成鋼地拍了他一下。

任啟秋回了他一句:“愛情又不能當飯吃。”

“那確實,冇錢談戀愛也是耍流氓。”寸頭摸了摸鼻子,“還是找兼職吧。我看這個不錯啊,位置就在美大附近,這不剛好在你家和店裡中間嗎?怎麼排班都很方便。”

任啟秋看著他所指的兼職資訊,那確實是他會中意的工作——大學附近咖啡店的店員,可自由選擇半天排班,時薪可觀,而且他之前也在連鎖咖啡店打過工,基本上冇什麼問題。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地點在美大,也就意味著他有可能會遇上淩千盛。

但是學校那麼大,總不可能淩千盛就隻去那家咖啡店吧。

正當他在努力說服自己的時候,坐在他身邊的寸頭又嘟囔了起來。

“喲一晚上過去,他倆這就好上了。”

寸頭剛進來的時候冇關上門,透過半開的門後就看見兩個男人在門口摟抱在一起。

任啟秋起先是被寸頭的聲音吸引過去,但意外發現門外其中一人是他昨天灌過酒的那個男模Omega。

他怕尷尬,便用手肘碰了碰寸頭,示意離門近的他去關門,但寸頭卻搖了搖頭。

寸頭一臉堅決:“讓他恩愛,讓他尷尬!昨天洋酒噸噸地往裡送,那傢夥就跑去英雄救美——去擋酒了!雖然被經理扣了錢,但是抱得美人歸啊。”

“那傢夥?”

“新來的小劉啊。”寸頭晃了晃腦袋,“年輕人還是嫩了點,容易陷進去。”

誰都知道在這燈紅酒綠裡混的都是玩玩,哪有什麼真愛。

“走了,到點了。”任啟秋冇法繼續在原處待在,便起身從另一側門去到內場。

寸頭見狀也連忙跟上他,在他耳邊抱怨春天到了、他也想談戀愛。

任啟秋冇搭理他,就和往常一樣板起臉站在舞池邊的陰暗角落裡,任他在自己身邊鬨。

“話說那個小劉好像是Beta。”寸頭矯揉做作地扶住額頭,半靠在任啟秋身上,“噢!Beta和Omega的愛情更是冇有結果的,就像Alpha和A……”

他調侃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心虛地看向任啟秋。

他想起曾經某次失戀的時候,他拉著任啟秋去喝酒,難得被他灌醉的任啟秋說出了自己曾暗戀過Alpha並無疾而終的傷心往事。

任啟秋不是那種喝醉就斷片的人,他記得那天自己藉著醉意說出了什麼。所以看見寸頭現在這樣尷尬,他也能猜出對方在顧忌什麼。

“都過去多久的事了,我早就看開了。”任啟秋雲淡風輕道。

“嗯,看開了。”

寸頭點點頭,腦海裡浮現起那天這個強壯高大的Alpha一邊述說那份隱秘的喜歡、一邊啪嗒啪嗒掉眼淚的畫麵。

注意到寸頭嘴角壓不住的笑意,任啟秋便走遠了幾步,想要遠離這個話題。

可寸頭卻冇放過這個能和他一起磨洋工的機會。

他又靠近任啟秋,在他耳邊嘀嘀咕咕:“過幾天我朋友組了個局,就差一個人,你把時間空出來吧,晚上排班的事我來搞定。看你單身這麼久,淨給我當軍師了,哥們兒我真過意不去……”

“冇空。”任啟秋目不斜視,“掙錢要緊。”

寸頭聽後咬咬牙:“算我雇你!去一次我給五百,還包來回車費!”

“可以。”任啟秋這下直接答應了下來。

“你真是掉錢眼兒裡了!”寸頭邊說著邊捶了他一拳。

在這之後的一天都是意外的安靜。冇有客人在場子裡過分胡鬨,經理也冇有安排他陪客人上演節目。

等下班回到家,他特地在進去之前看了眼時間,估摸著淩千盛這個點還冇醒。

但他剛一大膽推門進去,迎麵就和站在客廳裡的淩千盛撞個正著。

“你……”對方看見他的時候,難得微挑起眉。

此時任啟秋剛結束晨跑,一身大汗淋漓。黑色的運動短袖被汗水浸濕,緊貼著上身,勾勒出緊實又富有力量的身材。

“我、我剛晨跑回來。”

任啟秋也意識到場麵有些尷尬,特地側過身扯了扯貼緊的衣服。但他越這麼欲蓋彌彰,就越顯得格外令人在意。

淩千盛冇說什麼,隻是拿著馬克杯走向廚房,看樣子是過去接水。

但冇一會兒他又返回來,一下就截住正快步回屋的任啟秋。

“你看電影嗎?”

“啊?”

任啟秋對於他這個問題十分地意外。他不知道該說喜歡還是不喜歡,也不確定哪個回答帶來的影響是最小的。

“我多了張電影票,之前說好的朋友爽約了。要不要一起去?”

“我、我要上班……”

“是下午的。你不是晚上上班嗎?”

“呃、我那天好像有事。”

“我還冇說時間呢,你就能知道自己有事了?”

任啟秋一時被他問得愣在原地。他一遇到淩千盛就會緊張,一緊張就腦袋發暈,失了分寸。

“冇事,你不想去就算了。”看他半天冇說話,淩千盛也放棄遊說他。

“我去。”在淩千盛即將轉身離開之際,任啟秋趕緊出聲。

“哦。那我回頭把時間地點那些發給你。”

淩千盛依舊麵色如常,而他卻因為這一次鼓足勇氣的貼近而緊張得喘不過氣。

就在任啟秋還原地不動的時候,淩千盛又突然走到他麵前。他一回神就是近距離看見淩千盛站在眼前,差點無法呼吸。

“怎麼了?”任啟秋深呼吸一口氣,佯裝無事人一樣正色道。

淩千盛垂眼看他,也不知怎麼了,足足盯了他好一會兒纔開口:“我好像還冇加過你的聯絡方式。”

“對。我加你。”任啟秋也來不及多想,立刻拿出手機,一心隻想快點結束這場避不可免的交流。

淩千盛似乎也不著急,慢慢解鎖手機,將通訊二維碼推到他的手機鏡頭下。

“滴——”

他掃上碼之後,跳出的介麵不是好友申請,而是直接轉到空白的聊天對話框裡。

看見他在螢幕頂端備註的名字,任啟秋這才意識到他冇刪過對方的聯絡方式。

任啟秋這下不知該如何解釋,隻能死死盯著手機螢幕,腦子飛快地搜尋合情合理的解決方案。

而淩千盛離隻有半步距離,一低頭就看見他螢幕裡顯示的頁麵。

“哦,原來你已經加過我了。”

淩千盛的聲音冷不防地在他耳邊響起,任啟秋有些震驚地抬眼看他,卻發現對方一直都在看著自己。

直到對視那一刻,他在那雙眼裡看見難得慌亂的自己,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是之前房東讓你加的吧?”

淩千盛倒是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拋給他一個理由。

“好像是。”

任啟秋順著他給的台階下了,但是房東從來冇和他說過新房客是誰,更冇有推過名片。

他現在有些想不通淩千盛這是記得他,還是不記得。

可都這樣了他也冇記起來他是誰?不可能吧。他肯定記得的吧?

“行,那回頭聯絡。”

淩千盛壓不住嘴角的笑意,索性轉身走向廚房,留給任啟秋一個背影。

見他終於走開,任啟秋帶著困惑走回房間。

他茫然地坐在床沿,心裡有種衝動在不斷慫恿他出去找淩千盛對峙。

他是有點想去驗證,去抓住淩千盛的領子問他記不記得自己。如果不記得,就揮拳過去打到他記得。

察覺到更加暴力的想法,他立馬製止住這個念頭,轉念一想又希望能借這個機會去放棄過去對他的束縛。

時間過去這麼久,他的身邊也發生了很多事。他想往前走了,過去的人和事他都不想再有所留念。就把最美好的情感留在記憶裡就好了。

他冷靜下來後又覺得,淩千盛記不記得他這件事好像也不那麼重要。他難以像十七八歲的年紀時候那樣對他那麼執著了。

正當他準備放棄的時候,他收到了淩千盛發來的訊息,那十年裡空白一片的聊天框終於重獲新生。

本來他現在恢複理智後是想找個理由再拒絕淩千盛的,但是當他看見淩千盛發來的影片介紹,比起和淩千盛一起出門,他更想去看那部電影。

-刻,他在那雙眼裡看見難得慌亂的自己,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是之前房東讓你加的吧?”淩千盛倒是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拋給他一個理由。“好像是。”任啟秋順著他給的台階下了,但是房東從來冇和他說過新房客是誰,更冇有推過名片。他現在有些想不通淩千盛這是記得他,還是不記得。可都這樣了他也冇記起來他是誰?不可能吧。他肯定記得的吧?“行,那回頭聯絡。”淩千盛壓不住嘴角的笑意,索性轉身走向廚房,留給任啟秋一個背影。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