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S2賽季
  3. 罪惡的開端
淩羽淩某人 作品

罪惡的開端

    

德三微微張口.似乎還想辯解.但最終選擇了沉默,拿起勾線筆,蘸取了一點太白和拿破裡黃,為畫麪點上高光,將筆插回水桶裡中.滿意地欣賞著自己的作品,畫麵上所呈現的是在夕陽的照耀下的波光粼粼的萊茵河,冷色調的河水與暖色調的天空相互映襯,在水天相接的地方又過渡自然,河麵上停泊著幾艘船隻,近大遠小近實遠虛的透視關係處理的得無可挑剔,黑白,冷暖關係處理地得也很完美,每一筆觸都能看出此人繪畫功底相當了得。德三小心...-

"真是煩死了.該死的賠款"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抱怨了德二死後,他所欠下的113億英鎊的戰後賠款.全部由其長子,魏瑪承擔,因為整晚工作魏瑪已經疲憊不堪。拿起手邊的咖啡.喝了一口,又投入工作之中.一

旁的德三看不下去了

將手中的畫筆橫放到水桶上,將畫架推開,抬眼看了一下魏瑪,隨後又將視線落到畫畫麵上,漫不經心地道:"為什麼你一定要受那三條狗簽的條約所控?"魏瑪冇想到德三會問出如此不經大腦的問題,雖然她知道她這個腦子不開竅愛搞藝術的妹妹常做出讓人無法理解的行為、但也不會蠢到這種地步。"我可冇時間跟你胡鬨.現在的世界局勢你還不清楚嗎:我們冇有拒絕的權利。"魏瑪不耐煩地回覆道。聞言,德三微微張口.似乎還想辯解.但最終選擇了沉默,拿起勾線筆,蘸取了一點太白和拿破裡黃,為畫麪點上高光,將筆插回水桶裡中.滿意地欣賞著自己的作品,畫麵上所呈現的是在夕陽的照耀下的波光粼粼的萊茵河,冷色調的河水與暖色調的天空相互映襯,在水天相接的地方又過渡自然,河麵上停泊著幾艘船隻,近大遠小近實遠虛的透視關係處理的得無可挑剔,黑白,冷暖關係處理地得也很完美,每一筆觸都能看出此人繪畫功底相當了得。德三小心翼翼地將畫取下,放在一旁自然晾乾便向門外走去:"我出去一下。"

出門後.德三抑製不住自己的眼淚了.她不忍心看著德家的孩子受苦,更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姐姐為還債而冇日冇夜地工作。德三走在被雪覆蓋的慕尼黑街道上.任由如刀刃般的寒風從她臉上吹過.她的手腳都被凍得僵硬.一片片雪花落在她白色的長髮上.藉著光的反射顯得十分耀眼.她卻不感寒冷自顧自地走著.也不知家中的魏瑪很擔心她,德三來到一處無人問津的小巷子中.走進一扇門,這裡是支援她的眷屈們的秘密據點,他們在這裡成了"民族社會主義德意誌工人黨,"簡稱

Nazi

.他們在這裡進行了多次秘密活動,這個黨派最初隻有40名黨員,他們的第一主席是卡爾.哈勒一名新聞記者,參加這個黨派的還有狄特裡希.埃卡特一位詩人記者、劇作家、被稱為民族主義精神的奠基人,以及她最看好的眷屬﹣﹣阿道夫希特勒"在羅姆上尉的引薦下入黨,扮演"政治鼓動員"的角色利用其演講才華獲得群眾支援。德三走到辦公桌前,桌子上陳列著由希特勒,德萊克斯勒,費德爾起草的25點綱領的檔案.德三逐條地閱讀了每一點,對自己的這三位眷屬肅然起敬,心想或許他有們真的可以助我上位,挽救德意誌的名族民族危機,"該綱領明確表述了從民族主義出發、要求德國人在"大德意誌帝國"統一起來

(注:大德意誌指包括奧地利的德意誌地區).同時要求廢除《凡爾賽條約》和《聖日爾曼和約》同時高唱種族主義.主張隻有日爾曼人才能成為本國同誌.猶太人的權利應受限製,同時還提出了一些過激社會主義"口號,該綱領作為納粹黨的綱黨綱.她還為她的眷屬們設計了黨徽和黨旗並出版機關報,等到時期機成熟她便會發動政變。

1923年底,德三的支援者已經達到6萬人她意識到時期機已經成熟.便編了一個理由騙過魏瑪.獨自來到慕尼黑的一家啤酒館.並攜持了魏瑪手下的三名政客。德三為麵前三人倒上酒.隨後笑著坐到了他們對麵.將右腿搭在左腿上.拿起手邊的高腳杯.垂眸小飲一口酒便開口道:將各位叫來的目的也冇什麼,隻是希望各位能協助我奪取政權。"說完,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冰冷的目光,德三掏出腰間的配槍,槍口指向三人"外麵已經被納粹黨的軍隊包圍了.現在的情況你們應該清楚.該怎麼做不用我多說了吧”說罷,啤酒館的門被人踹開,但來者卻是魏瑪的軍隊,與此同時自己的軍隊也到.在此展開一場交戰.德三的右臂在交戰中中彈重傷,被魏瑪帶捕入獄。獄中,魏瑪含淚問德三為什麼要這樣做.而德三先是一陣狂笑.而後用力掙開束縛她的枷鎖.一巴掌扇到魏瑪臉上,魏瑪被這一下打懵了.德三向她吼道:"你真的覺得我有錯嗎?奪回5年前被三條狗搶走的主權有錯嗎?如果都向你一樣,德意誌早晚要滅亡!

-大德意誌指包括奧地利的德意誌地區).同時要求廢除《凡爾賽條約》和《聖日爾曼和約》同時高唱種族主義.主張隻有日爾曼人才能成為本國同誌.猶太人的權利應受限製,同時還提出了一些過激社會主義"口號,該綱領作為納粹黨的綱黨綱.她還為她的眷屬們設計了黨徽和黨旗並出版機關報,等到時期機成熟她便會發動政變。1923年底,德三的支援者已經達到6萬人她意識到時期機已經成熟.便編了一個理由騙過魏瑪.獨自來到慕尼黑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