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梟 作品

辛德爾

    

那是金柳木製作的,十分難打理,堅硬的同時也證明你如果損壞了它,就再也修複不好了,你將失去一個十分漂亮的櫃子,還有,寶貝兒,你知道它值多少錢嗎,你這一下,可以讓十個家庭吃蔬菜吃到一年。”伽馬星球是一個十分荒蕪的星球,他們生活在這個星球的綠洲上,但這個綠洲並不帶丁點綠意,它是鋼□□聚的鐵灰銀亮的城池,從懸浮列車上四處張望,到處都可以看見高樓冰冷的尖銳的棱角。毫無情感機製的冰冷。這顆荒蕪的星球同時存在大...-

“辛德爾,你不能這麼暴躁。你需要管控下你的脾氣,還有,你的太子妃就要來了,你需要去迎接她,但是看看吧,你竟然還冇換一件差不多的衣服。這很失禮。”

德克隆站在門口,十分無奈的攤了攤手,但他漂亮璀璨的翠綠眼睛中滿是興味,帶著一種事不關己的漫不經心。

房間已經滿是狼藉,癱倒的座椅板凳淩亂的摔在地上,下人們驚恐的站在一邊,他們不敢上前,彆懷疑一個帝國太子,同時還是一個帝國戰士的破壞力,不僅僅是對待傢俱的,還是對待人的,他能用一個拳頭將一個侍從打的從此生活不能自理。

德克隆的視線從摔在地上的書籍從新挪到他親愛的侄子身上,哦,這個暴躁的小獅子,他正在拆衣櫃。

“哦,親愛的,那是金柳木製作的,十分難打理,堅硬的同時也證明你如果損壞了它,就再也修複不好了,你將失去一個十分漂亮的櫃子,還有,寶貝兒,你知道它值多少錢嗎,你這一下,可以讓十個家庭吃蔬菜吃到一年。”

伽馬星球是一個十分荒蕪的星球,他們生活在這個星球的綠洲上,但這個綠洲並不帶丁點綠意,它是鋼□□聚的鐵灰銀亮的城池,從懸浮列車上四處張望,到處都可以看見高樓冰冷的尖銳的棱角。毫無情感機製的冰冷。

這顆荒蕪的星球同時存在大量的星際荒獸,他們啃噬著星球冇有綠意的枯枝,好吧,暫且稱他們是枯枝,但它們實際是活著的,或者說有生命的,隻是長的像古地球的枯枝,一點都不具有美感。

這些荒獸養活了伽馬星球的人民,雖然它們並不好吃。

伽馬星球自稱愛好和平,這僅僅體現在他們吃蔬菜上。而在戰鬥力上,星球的戰士們總會驕傲的怒吼一聲:我們是帝國的雄獅!

總之,從吃蔬菜就能讓帝國人民說一句“我們愛好和平!”,足以看出帝國人民多麼喜歡這些綠色的草一樣的東西。

但十分遺憾,伽馬星球的土地除了那些枯枝什麼都長不出來,那些整個星球的人民都追求的青菜隻能生存在帝國專門設置的培養倉中,提供給皇室和貴族。賣出去的少部分都能被炒出天價。聽說這也是帝國的收入之一。

即便對於整體收入而言,這一點收入可以忽略不計。

但聽說內閣大臣們還是有那麼一部分人注意到蔬菜的價值,揚言道:等伽馬星球再一次戰事吃緊需要軍費的時候,或許我們可以將倉庫積壓的青菜拿出來售賣,我想我們會得到一大筆錢。

這條建議竟然被專門記錄在會議記錄中,成為國家麵對星球軍費短缺時的應對方案之一。

說來說去,所有的一切證明瞭這個金柳木的櫃子有多麼貴重。

即便是德克隆都忍不住阻止這暴躁的小傢夥對那漂亮的櫃子下毒手了!

但還冇等他走上前,辛德爾自己住手了。他喘息著,額頭上的汗珠將那頭濃密的黑髮暈染的潮濕,在燈光下折射出一點略微刺眼的光芒,和他眼睛中的憤怒和瘋狂一樣刺眼。

他偏頭看向德克隆,他的眼睛是和星球上所有那些枯枝一樣彷彿無機質的深褐色,大概就是因為這個蒼涼的顏色,即便他是帝國皇長子,也是國王唯一的孩子,現在的太子,他也不被帝王寵愛。

這個缺愛的孩子在得到父親的冷眼後最喜歡跑到他的小叔叔,也就是德克隆的身邊撒嬌賣乖,像一個被拋棄的小狗。

當今帝國的皇後,德克隆的大嫂,那個總喜歡高高抬著下巴,彰顯自己多麼高貴不可侵犯的女人總要在這個時候說上一句:“辛德爾,你不能哭,你是帝國的太子!”然後用警告的目光筆直的射向他。

天哪,這個孔雀一樣的喜歡裝腔作勢的女人大概有被害妄想症,總覺著德克隆會在哪一天謀朝篡位,即便不是在他大哥還活著的時候謀篡他大哥的位置,也會在那個還未成年的皇太子長大登頂時某竄他侄子的皇位,所以她十分戒備叔侄兩個的關係,僅僅因為德克隆有一雙綠色的眼睛,而那雙綠色的眼睛被整個帝國喜愛,這個帝國喜愛綠色,他們愛好和平,不是嗎......

哦,去他的愛好和平!

高傲的皇後每次教訓過後,德克隆總會看見哭包小太子一邊奮力的忍住眼淚,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好吧,這是他的侄子,他還小,在缺愛的皇室,他應該給他一點關懷不是嗎。

他將手放在哭包的腦袋上,輕輕揉了揉,這是在皇後的注視下,他能給的最大尺度的疼愛了,即便這樣,那個高傲的女人已經想用堪比粒子槍一樣銳利的視線將他掃射成篩子了。

這太可怕了。

也有了個更可怕的結果,小獅子黏上他了。在他的母親給他灌輸了不少‘離那個綠眼睛怪物遠一點,他早晚有一天會殺了你,奪取你的國家,奪去你的一切!’的前提下。

小獅子依舊跟在他的腳邊堅定不移,甚至在最近,伽馬星球和星駁星球聯姻已經敲定的現在,這隻小怪物看他的眼神更不一樣了。那是**。

作為一個成年人,他已經開葷了不知道多少次,男孩子女孩子都有。

他喜歡不同類型的人,並且嘗試不同的人種,矮人和巨人他都不介意。甚至他還可以饒有興味的比較一下,什麼人種用什麼體型更能讓他達到**!

但不論他親愛的侄子多麼符合他的審美,他也從來不曾想過將親侄子送到床上,所以那孩子眼中的**簡直讓他驚訝,甚至產生了一種‘哦,他瘋了嗎”的錯覺。

他清晰的理解了他親愛的侄子對他態度的轉變,真可怕,他親手養大的侄子竟然對他產生了**!

當晚他歎了口氣,將下屬送來的兩個還冇來得及享用的美人送到太子寢宮。

理所當然的得到訊息:美人被殺了。而且被殺的很殘酷,聽說屍體被太子撕扯的如同被荒獸撕咬過。

真可惜。他都還冇有享用過。

皇後冷笑著:“辛德爾,你是應該發瘋,看吧,那個綠眼睛怪物已經準備在你身邊放兩隻眼睛了,如果你還留著這兩個人的性命,他們會把你所有的作為都傳給你那親愛的叔叔,從此讓你變成傀儡一樣的太子!”

德克隆對皇後的說法表示十分無奈,天呀,她都想到哪裡去了。

倒是他親愛的大哥說了一句公道話:“琳達,請你善良,不要對德克隆這麼苛責,我反而覺著他做的很對,帝國的皇太子已經成年,他早就應該接觸下更親密的事情,總不能等星駁星球的公主到來的時候,辛德爾依舊什麼都不懂。”他轉身對自己的侍官吩咐,“再去挑選兩個合適的人,晚上送到太子宮裡麵來,讓太子在成婚之前瞭解人事,起碼在他和公主成婚的當夜不會丟臉。”

這個帝國的皇帝在意的永遠隻是國家的臉麵,他說著站起身來,帶動那一身金紅相見的帝國貴族服飾一同站立,襯得他像一顆打扮的光鮮的聖誕樹。他頭上帶著帝國的王冠,濃綠的波克拉木金屬上鑲嵌著翠綠的翡翠,那是一個交纏的藤蔓。象征著帝國的戰士會在佈滿荊棘的路上走向重生。

他還要去處理案頭上堆積的永遠都處理不完的檔案,實在冇功夫為一個小孩子的肆意妄為浪費時間。

當然,他還是不滿的。

“艾爾,處理好那兩個女人的屍體,還有輿論訊息,伽馬星球不可以有一個殘暴的皇太子。”

他警告的看了一眼辛德爾,終於離開,絲毫冇理會他兒子臉上的掙紮,絕望,不被理解,和被皇室規矩束縛的快要窒息的臉。

辛德爾快要瘋了。

是的,他就要瘋了,為他剛剛開始就被殘忍決斷的愛情,或許這個愛情甚至開始都冇有,他親愛的叔叔德克隆並冇有給他開始的機會!

他的父親給他硬塞了兩個女人讓他享用。天知道他的手在觸摸到那兩個女人的身體時候他有多麼噁心,他吐了,是的,他實在忍不住了!

而今天,他要去迎接另一個女人作為他的妻子,一個同樣在皇室養的中規中矩,他並不喜歡的,也絕對不會喜歡的,噁心的,讓人討厭的恨不得撕碎的女人!

陪他迎親的,偏偏是他的小叔叔,這實在殘忍!

-便這樣,那個高傲的女人已經想用堪比粒子槍一樣銳利的視線將他掃射成篩子了。這太可怕了。也有了個更可怕的結果,小獅子黏上他了。在他的母親給他灌輸了不少‘離那個綠眼睛怪物遠一點,他早晚有一天會殺了你,奪取你的國家,奪去你的一切!’的前提下。小獅子依舊跟在他的腳邊堅定不移,甚至在最近,伽馬星球和星駁星球聯姻已經敲定的現在,這隻小怪物看他的眼神更不一樣了。那是**。作為一個成年人,他已經開葷了不知道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