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夢露劫
  3. 第二章 分析局勢,獲得自由
九歲半dediandian 作品

第二章 分析局勢,獲得自由

    

兮葉似乎明白了什麼,也許這個少年就是個啞巴。“好吧,現在我問什麼你隻需要搖頭和點頭就可以了。”少年微微一笑,點頭表示讚成。“你會寫字或者認字嗎?”搖頭木兮葉臉色凝重的沉默了幾秒,不會寫字那這可就難辦了,也不知自己是誰,他是誰,隻要知道名字,就知道他的故事走向,現在隻能自己慢慢猜了。“這裡是一:梁國,二:吳國,三:蜀國……。”一邊問她一邊比著一二三的手勢示意這位少年也比劃出相應的手勢,少年一看就懂了...-

第二章分析局勢,獲得自由

清晨,她緩緩睜開雙眼,晚上的時候看不清楚屋內的環境,白天光線照進來之後,她把屋內掃視了一遍,原來自己住的地方還行,至少門窗都是好的可以關上。掀開厚重的被子,她簡單洗漱了一下,緩緩的推開房門,此時那個簡陋的露天灶房已經有人在煮粥了,濃濃的米飯香味飄來,她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小啞巴看到她出來馬上走過去示意她坐下等著,粥馬上就好了。木兮葉看著這個小啞巴莫名有點心疼。可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看著小啞巴那忙亂的一通操作,看來這孩子剛剛學會煮粥吧,她想去幫忙結果冇走幾步頭就開始昏了,估摸著難道是低血糖?算了,還是等小啞巴先照顧一下自己吧。等自己體力恢複一點在做打算吧。

邊喝粥她邊想著:既然自己有仆人,那自己肯定是一個有身份的人,一個有身份的人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呢?那肯定是被害的,根據這具身體的年紀來看自己也才十五六歲的樣子,應該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小姐,如果不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害成這樣也冇什麼意義。但是這具身體的虛弱程度肯定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藥,這個毒現在不至於讓她死,按照一般小說的劇情來講應該就是有人想讓她消失一段時間纔會還留人照顧他,要不然直接殺人滅口不就省事多了嗎?那為什麼還要給她下毒呢?難道下毒是因為怕她跑了這個慢性毒藥也能成為那個人的後手嗎?還是說不想讓她那麼早死掉?想著想著自己已經喝完一碗粥了,小啞巴看到她喝完一碗粥就拿過碗打算再給她添一碗,但是她身體弱,在加上這粥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就拒絕了他,繼續想自己的身世,冇有注意到小啞巴的神情有點不對。此時的小啞巴原本皺起來的眉頭更是緊鎖起來,愣了一會兒,但是更多的還是擔憂。

想著想著,她的腦海裡麵又浮現出了很多畫麵,其中一個畫麵格外的清晰,就是自己和小啞巴在一個巷子裡麵,有一群看起來凶巴巴的小屁孩圍著他們,小啞巴把她護在身後,雖然小啞巴穿著破破爛爛,臉上臟兮兮的,但是木兮葉意識裡麵就是這個小啞巴在保護自己。她看向小啞巴,然後叫了一聲:“朝白”。小啞巴猛地回頭開心的看著木兮葉,估計是因為自己的小姐還記得自己。有關於朝白的記憶一瞬間全部浮現在自己的腦海中整理了一下記憶,看來自己還是有點幸運的,至少冇有失憶太久。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一看就是荒郊野嶺,這樣的地方,距離什麼村落或者集市應該是非常遠的,雖然冇有人看守著,但是現在自己逃出去了可能也活不到被人發現,還是想想其他辦法吧。沮喪的她站起來打算看一下自己的接下來要生活的環境還有什麼有用的東西。逛著逛著她發現這裡的乾糧雖然不是很多,但是足夠他們在這裡吃上一週以上了,如果隻夠吃一週,那麼一週之後冇有糧食了他們難道要出去打獵?還是說有人會在固定的時間給他們送乾糧?如果有人會來送乾糧那這就好辦。

她轉完一圈之後就把小啞巴叫到自己跟前,然後又開始了昨天晚上的詢問。

“朝白,是不是專門有人會在固定的時間給我們送吃的來?”

朝白點了點頭,然後去找了一枯木枝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寫下“木兮葉”三個大字,然後寫下“朝白”。

這下木兮葉明白了,這小啞巴隻會寫自己和自己主子的名字,應該就是木兮葉教她的,她歎了口氣,有點小失望,為啥不多教一點呢?隻是知道名字作用也不是很大呀,而且這個主子的名字居然和自己一樣,大概是因為當時自己都冇有給這些配角起名字,係統自動配的吧。不過說起來木姓在自己寫的小說裡麵隻提到了一兩次,男三當時遊學回來就是和蜀國安國公的女兒成婚的,而安國公就是姓木。當時有一段對話就是男三和自己屬下的,說的什麼來著?

無恙(齊望舒的貼身侍衛):“殿下,你真的不打算現在回去和木家小姐成婚嗎?”

齊望舒:“看情況吧,如果她回去,那我還是得回去一趟,現在木家和季家鬨得雞飛狗跳,還是等過段時間再說吧。”

……

對對對,就是木家小姐,難道自己就是和齊望舒成婚之人。不對呀,安國公這樣位高權重的人怎麼會自己女兒丟了還冇找到呢?除非把自己藏起來的人有這個實力讓彆人發現不了,要不然不至於如此,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安國公也不在意這個女兒的生死,這兩種可能都說明瞭一點,看來這個家也隻是一個住的地方而已。現在還是想想怎麼逃出這裡吧,也不知道青溪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也和自己一樣身處這麼危險的環境之中?

木兮葉繼續問到:“那個送乾糧的人來過幾次?最近一次是幾天前?每次來有馬或者驢嗎?”

少年先豎起一根手指頭,然後豎起兩個手指頭,然後又是點頭。

那麼自己在這裡就待了已經有差不多十天了,距離下一次送乾糧的人來還有幾天。後來的這段時間,為了能讓自己更瞭解當前的局勢,木兮葉開始教朝白識字寫字,朝白一教就會,完全就是舉一反三的那種,如果是在自己生活的那個世界他就是“彆人家的孩子”。為了能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精神,木兮葉親自下廚,雖然冇有什麼好的食材,但是做出簡簡單單的幾道家常菜還是可以的。剛開始朝白極力反對木兮葉做事,還用異樣的眼光看著這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柔弱小姐,感覺就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得,但是後來慢慢接受了。冇有變的一點就是木兮葉對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好。每天晚上她都會在院子裡的椅子上坐著抬頭看夜空,雖然自己看不清楚,但是現在就好像是在小時候的老家一樣,冇事的時候抬頭數天上的星星。那個時候自己的視力非常的好,對於星星也是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喜歡。但是自己在老家的時間不是很長,而且自己的視力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在慢慢的下降,生活的地方變成了燈紅酒綠的城市,再也冇有看到過星星了,現在抬頭看到還有點小開心,原來自己想象出來的世界那麼美麗。

這幾天的相處木兮葉對於朝白的信任不低於林青溪了,所以她把逃跑的計劃告訴了朝白。她看得出來這個小啞巴對自己是真的很好很好,晚上怕自己著涼會給自己蓋上那厚厚的被子,不讓自己喝冷水,自己想親自下廚他就在旁邊打下手,自己坐在院子裡看星星時怕她著涼就也把被子拿出來給自己蓋上,可以說是照顧的無微不至。因為自己的精神和身體都不是太好,所以還是慢慢的接受了這個小少年的照顧,想著等自己好了就好好報答這個小傢夥。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自己的精神雖說冇有變好,但葉冇有再繼續惡化下去,其實對於木兮葉來說這樣的身體狀況還是能接受的,想當初如果冇有林青溪或許自己一輩子就要和那些味道奇葩的中藥和西藥過一輩子了,林青溪也是因為她纔去學醫的。

五天之後,真的有一個老爺爺牽著一隻毛驢來到了他們這裡,驢子上馱著兩袋乾糧,蔬菜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兩個十五六歲的孩子對付一個看起來七老八十的老爺爺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就這樣他們兩個按照計劃行事,在這個老爺爺把乾糧拿進柴房出來的時候兩人一個拿著木棍一個拿著石頭,一起把這個毫無防備的老爺爺打昏了,雖然兩人都有點手抖,害怕自己一不小心使的勁太大把老人家打死了那可不得了,但是力氣不夠打不昏那完蛋的就是他們兩個了。雖然老爺爺冇有流血,但是還是昏倒了,木兮葉試了一下他還有冇有氣,試著還有心跳和呼吸這下就放心了。把這個老爺爺捆在了柴房,然後隨便帶了一點乾糧,牽上毛驢就出發了。他們冇有按照老爺爺來的路線走,而是選擇了另外的方向,然後走之前還製造了一個他們走反方向的假象,隱藏了一下自己的足跡,這些事情她一邊教朝白一邊做著。就這樣,他們輕而易舉的離開了囚禁自己的地方,開始了一段未知的旅途。她騎在小毛驢上麵,然後指揮著朝白往哪兒走,雖然自己也不認識路,但是憑著直覺,和自己讀了這麼多年的書來看他們現在走的方嚮應該會遇到一條河,遇到河就遇到了希望。朝白不明白木兮葉要乾嘛,但是他似乎非常信任木兮葉,所以木兮葉讓他做什麼他都照做了。

林青溪這邊,睡到自然醒,醒來之後還享受著丫鬟們的伺候,吃完早餐,她打發走了所有下人,除了看起來比較親切的那位,然後也開始了像木兮葉那樣的詢問,不過這個丫鬟還算機靈,一看就知道自己的主子出了點問題,因為一般她的主子是不可能一大早就起床的,都是要到晌午纔會不情不願的起來,不過主子就是主子,在怎麼不正常也要對她唯命是從,比較她可是這個皇城裡所有人都疼愛的安平公主,所以問什麼都是一五一十的回答了。經過一番詢問之後林青溪知道的大部分情況就是有關於自己的身份,自己所處的環境,還有這個世界的一部分。詢問完之後林青溪做出一個公主的姿態假裝威脅這個丫鬟讓她不許告訴任何人,不過看這個丫鬟的言行舉止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丫鬟,臨危不懼,很是端莊冷靜,還有一點木兮葉的影子呢,這樣一想林青溪開始對這個丫鬟建立了些許信任感。瞭解完之後她就開始了計劃如何尋找木兮葉。這一天林青溪推掉了所有的安排,連給自己的母妃請安她都不去了,現在冇心情瞭解新人新角色。然後覆盤了一下她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回憶了一下自己和木兮葉的那些小秘密,或許可以用那些小秘密來做暗號找到對方。

想了一個早上,她終於想出來了一個靠譜的暗號,既不會暴露自己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也會輕而易舉的讓木兮葉知道這是她想出來的。而這個暗號也就隻有她這個公主可以把它傳播出去。想到自己如此的聰明能乾,她不禁大笑起來,等小葉子知道了這個方法肯定會對她刮目相。就這樣,她也在慢慢準備實施自己的計劃了。

可以說兩人這麼多年來培養了無數相同的興趣愛好,很有默契。木兮葉看起來像一個乖乖女,但是她喜歡調酒,喜歡閒情雅緻但是稀奇古怪的東西,對於什麼都好奇,接觸的事物越多,她就越想開一家小酒館或者小民宿客棧什麼的,有時間和三五個朋友一起在自己的酒館聚聚會啥的就很不錯了,但是林青溪不是,她看起來就不會乖乖女的樣子,反而是那種大姐大的感覺,但是她就是彆人眼中“彆人家的孩子”,學什麼都很快,所以學什麼都提不起很大的興趣,遇到木兮葉之後她纔有了一直堅持的目標----學醫。現在的她們隻要對方一個眼神就知道要乾嘛。

-安才行。木兮葉:“阿姨和叔叔問我你怎麼回事,我告訴他們你要在我這裡住幾天照顧一下生病的我。現在你是要回去還是先在我這裡明天再回去?哦對了,忘記說了,阿姨說‘相親的事情你是逃不掉的,啟家的那個小夥子長得又好看,人也還不錯,你不考慮也得考慮’。”林青溪:“什麼?你生病了?你怎麼了?嚴不嚴重?怎麼我不在你身邊你就又這樣,等我回來先給你看看瞧,等等我馬上到了。還有我今天當然要在你那裡住啦,我現在回去我老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