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儘火 作品

附身

    

幾分乖巧的感覺,抬頭看著戚寧,眼神裡麵卻滿是戒備和殺意。戚寧看著眼前男子,雖驚訝其美貌但是立馬從空間鐲掏出寶劍,看這一身殺氣,誰知道他為什麼躲在湖底啊!看這體型不用靈力都感覺一拳可以錘暈她,雖然這人看起來冇什麼修為。兩個人在漆黑的洞穴對峙著……戚寧舉起手中寶劍對著眼前這個渾身透露著危險氣息的人說道:“你是誰?為何躲在此處?”百裡佑看著戚寧的空間鐲瞬間斂起殺意,這個女子現下情況不明,百裡淵的手下還不...-

現在是被附身了?她眉頭一皺,趕緊在內心詢問百裡佑:“遊柏,你聽說過龍丹修補心魂缺失嗎?”

百裡佑冇反應過來戚寧對他的稱呼居然變了,戚寧的話讓他眉心一跳,黑眸閃過驚訝,神色變得十分認真在識海回覆道:“你居然心魂缺失!上古妖錄曾記載龍丹可修補心魂,但這隻是傳說……”說完百裡佑帶著幾分沉思。

心魂缺失易走火入魔易被附身操控,修士若自己的意識控製不了自己的□□,那……

她到底經曆過什麼……

戚寧拂了拂周圍散落的法器,找了個稍微乾淨點的地方席地而坐,在離封印不過百米距離跟識海裡麵的百裡佑協商:“現在我們二人一個軀體,你知道如何恢複嗎?”

百裡佑躺在戚寧的識海裡麵,玲瓏心的識海簡直比玲瓏珠還舒服,他愜意地說道:“上古妖錄隻是記錄曾發生過,並冇有寫後續……不過你的識海似乎與常人不同?”

戚寧眉心一跳,都這個地步了,瞞不了,服下一顆神木仙桃用靈力運轉一週天,平淡的在識海裡麵回覆道:“哦,我失去了記憶,等我有記憶已經在洪淵陣了。”

百裡佑喉間一梗,一瞬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心魂缺失,失去記憶……看來她的仇人壓根不想她活下來。處境相同讓他突然多了幾分動容,少了幾絲殺氣,他掩蓋住情緒問戚寧:“那你現在還記得什麼?”

戚寧如實回答:“暫時什麼都不記得,不過接觸到熟悉的東西容易想起從前。你呢?龍族可是妖界的王,怎麼會經脈寸斷……”

百裡佑垂在身邊的手一點點攥緊起來,閉起眼睛平複內心的情緒,聲音帶著幾分隱忍說道:“是發生了一點事情,但是你可以喚我的名字,阿佑,承天之佑的佑。”百裡佑拒絕再討論這個話題,眼底閃過一絲防備,誰知道她未來會不會為了補全心魂,對他下手,但是因為一絲動容還是說了他真實的名字。

戚寧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神木仙桃果然名不虛傳,整個人舒服多了,放鬆身體回覆道:“好,我尊重你,我現在冇了記憶,空間鐲有些許法器,但以此來對戰第一層封印的大妖不知道是否可行,你對封印的妖魔有瞭解嗎?”

百裡佑在戚寧的識海裡麵,對她的想法一清二楚,察覺到戚寧說的話都是真心的。

她對他的身世毫無想法,是發自內心尊重他……也對他的龍丹無覬覦之心。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冇聽到戚寧的疑問,隻是怔了怔,喉頭一哽,不自然的問戚寧:“我在你的識海裡麵,會難受嗎?”

戚寧撓了撓頭,輕描淡寫說道:“有點不習慣。突然有個人在識海說話,但是說不上很難受,比心魂缺失之痛好多了。”

百裡佑的視線放在戚寧的識海裡麵,真的是乾淨的讓人覺得安心,聽到戚寧的回答,他眉峰一蹙,帶著幾分他都冇有意識到的擔憂問道:“現在還疼?”

戚寧眼眸帶笑,乾脆的回答道:“托你的福,一點都不疼了,但是總歸是要想辦法出去的,我們兩人一體,終究不妥。”

百裡佑腦子有一個想法,但是感覺戚寧不會答應,對戚寧說道:“不若你我試試看能不能交換身體主動權,讓我來試試操控你的身體。看下是否可以轉換,你……願意嗎?”

戚寧明白這個是上上策,若兩個人同時可以選擇誰擁有主體意識,說不定可以同時對戰妖怪,相當於兩條命,但是交換主體意識,意味著要十分信任對方……

戚寧猶豫了一下,冇有比現在更糟的了,答應了:“好。”

百裡佑也想過戚寧可能會不答應……或者會有什麼交換條件纔可以答應,唯獨冇想過她什麼都冇說就答應了,就這麼相信他嗎?隻停頓了一下就答應了,若是他,必定提出很多條件以此確保自己安全。

這個“好”字像一張密不透風的網,讓他的大腦開始缺氧,空白一片。

當時他被彆人辜負了他的信任,現在的他……無法辜負彆人的信任。

百裡佑喉嚨發乾,聲音有點沙啞,咬字清晰,認真回覆戚寧:“我絕不會辜負你的信任。”

戚寧本來也有點忐忑,結果看他在識海裡麵這麼認真的回覆她,突然笑了,明亮的雙眸宛若天上繁星。

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覺,眼前這條龍雖然心思複雜,殺氣騰騰,但是她能感覺到這些殺意並不是對她,她回覆道:“我相信你。”

戚寧和百裡佑兩個人同時閉上眼睛,在心中默想更換主體意識。

一股白色的光芒圍繞著兩個人,一息之間,戚寧就在百裡佑識海裡麵,坐在十層封印前的變成了百裡佑,而龍尾已然不見,看來戚寧的靈力幫助他維持人形。

真的可以!交換主體意識。

但戚寧冇想到百裡佑的識海是這樣的……

廣闊的天地變成了屍山血海,血光蔽日,暗無天日,連綿成片的地和洶湧的血海。血海不斷翻湧,似乎有無儘骸骨在漂浮,放眼望去寸草不生,隻有無儘的孤魂森然恐怖……整個識海血光沖天,血腥的幾乎令人作嘔。

這……

戚寧瞳孔驟縮,隻感覺喘不上來氣,心跳都不自覺加快幾分,臉上浮現不敢置信的表情。

戚寧沉默不語,抬頭望向血光蔽日的識海,第一次產生了想瞭解百裡佑過去的念頭。

百裡佑感覺到戚寧的沉默,想開口說點什麼,但還是沉默了。

他黑暗血腥的識海,第一次有個小姑娘站在裡麵,她見他所見,感他所感,她還……十分信任他,想到這裡百裡佑瞬間心跳加快了幾分,耳廓慢慢感覺到灼熱感,眼眸閃過幾絲不自然又覺得有點不堪,小姑孃的識海如此乾淨,他的如此陰森可怖……

不行……戚寧在識海,他得剋製住想法,唯恐暴露自己真實想法。

百裡佑定了定神,站起來慢慢朝十層封印走去,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尷尬。

漆黑的洞穴裡麵,唯一的光源就是這十層封印,無數高級靈咒、符咒、法印打都在封印上,咒法疊加散發著不同顏色的光暈,可見封印者深不可測的修為。

被封印在無限深淵的洞穴裡麵,十層封印自下往上,望不到邊際,散發著光暈在整個洞穴亙古長明。看來第十層封印的妖怪妖力深不可測。

戚寧在百裡佑的識海裡麵,通過百裡佑的眼睛看著一樣的場景,戚寧在識海跟百裡佑溝通:“剛剛心魂補全,我便探了下修為,莫約我以前是金丹期的丹修,空間鐲還有些許法器,尚未知第一層境界被封印者的修為,但第一層隻有兩個力量封印……或許我們可以試一試。”

百裡佑回想古籍記載關於力量禁錮,發現隻有千鈴破鏡可解,但是千鈴已失傳已久,是崇虎一族的法器……要不就是破印者修為比封印者高可解,但他和戚寧都不是……

百裡佑搜尋完記憶在識海回覆戚寧:“力量禁錮需要千鈴。我們要不……”

戚寧眼睛骨碌一轉,好熟悉的名字,這不是空間鐲裡麵寫著的法器嘛,趕緊回覆百裡佑:“千鈴?……我空間鐲好像有,我去找找看,我們交換主體意識吧。”

百裡佑不由嘴角上揚,自從遇到了這個小姑娘,他死氣沉沉的人生好像變得不一樣了。跟戚寧同時閉眼默唸,一息之間出現在陣內的已變成戚寧。

戚寧趕緊分出一縷靈力進空間鐲,搜尋起來,嘴巴碎碎念道:千鈴……千鈴,我記得在這!找到了!

隻見眼前的法器毫不起眼,小小的一個鈴鐺,銀白色的表麵雕刻著神秘的古文,戚寧拿起一搖,毫無聲響,低調又神秘,形態可變,用靈力催動以一化千。

千鈴共頻,催毀封印,專門抵抗力量禁錮,不愧是崇虎族的神器。

戚寧看著法器毫無記憶,放棄探尋念頭,出空間鐲,對識海的百裡佑說道:“千鈴已取,第一層封印有兩個力量禁錮,我先破印對付,若後續不行估計麻煩你化形,我會努力撐住的。”

百裡佑經脈寸斷現在在她的識海緩解疼痛,妖力恢複也十分緩慢,實在無抵擋的力量,除非恢複獸形,勉強一擊,但他可能就性命不保了。

戚寧催動千鈴,隻見眼前的小鈴鐺變為成千上萬個小鈴鐺,銀白色的光芒籠罩眼前的兩道力量禁錮,突然震動,轟的一聲,力量禁錮破了,戚寧趕緊收回靈力……

戚寧吸了一口氣,內心彷彿有塊石頭壓著,緊張的望著第一層封印,不知道出來的是什麼?

百裡佑在識海裡麵感覺到戚寧的緊張,他寬慰道:“彆怕。”

戚寧從空間鐲拿出了劍,右手執劍,劍光淩冽,眼眸深沉。

隻見第一層封印破解後,散發出淡淡光芒隨即消散,瞬間漆黑,戚寧順著二層封印的餘光努力看清被封印者。

隻見一個身影從黑暗中走出,是白金變異藤虎……

虎妖力能抗鼎,無堅不摧,藤虎一族擅長植物操控,尤其用力量控製爬藤,迅速繁衍,所到之處寸草不生,摧枯拉朽迅速摧毀。

是虎妖一派典型力量和速度型結合。

戚寧預估了下莫約三階妖力,還好,戚寧掂量了下手中的劍,單手執劍垂於身旁。

對麵的藤虎吼了一聲,化為人形站在戚寧麵前,雙目赤金,白髮飄散在胸前,額間閃著藤虎標誌,肌肉上一條條經脈暴起,身高九尺……

戚寧呼吸一滯,馬上在識海與百裡佑溝通:“從力量來說我們不是對手,但是可以速度取勝,爬藤恐火,我空間鐲有幽冥烈焰符,隻要摧毀爬藤,那麼就有可勝把握……”

百裡佑站在戚寧的識海,他看著麵前的藤虎,叮囑戚寧:“有問題及時更換主體意識。”

戚寧回道:“好。”

藤虎麵無表情的盯著戚寧,眼神裡充滿著濃濃的惡意,眼眸一轉率先開口:“這位仙長,千年來倒是第一個破了這封印之人,說起來還得感謝你。”

然而內心卻充滿了仇恨,赤金的眼眸因為仇恨,帶著一絲血色。千年來封印我至此,暗無天日,囚禁自由,現在還敢出現,今日必將取之性命報千年之仇,殺光三界修士。

戚寧察覺到殺意,雙手執劍對著藤虎,冷淡地說道:“可惜,你必須死在這。”

話音剛落,從空間鐲拿出幽冥烈焰符朝藤虎攻擊,符咒落地瞬間焰火蔓延,火光漫天,隻聽到清脆的噔聲,劍鳴迴應,一個乾脆利落的劍術就朝藤虎攻擊“烈日焚天!”淩冽的劍意帶著灼燒的火焰朝藤虎攻擊。

一套招式下來,用幽冥烈焰符虛晃一槍,似虛還實,迷惑藤虎視線,讓藤虎為了保護爬藤無法使用爬藤,趁其不備馬上使出烈日焚天。

一劍下來,藤虎被逼退回第一層封印裡麵,戚寧劍氣縱橫,把雜亂的洞穴劈出一條乾淨的道路,地上劃過一道黑色的深痕。

戚寧在內心感歎道,真可惜還冇死。

藤虎被逼退之後,嘴角揚起一抹譏笑,額前金色的藤虎標誌愈發亮眼,眼裡殺氣騰騰吼道:“你們這些修士該死!該死!”

百裡佑看到藤虎額前的金色標誌,馬上反應過來在識海跟戚寧說道:“是藤虎的力量反撲。”

-頭,好奇的跟了上去問道:“難不成你打算一輩子呆在這?”百裡佑眼神充滿諷刺的問道:“那你有什麼高見呢?阿寧姑娘。”戚寧剛想反駁,突然一股氣息朝封印打去,猛烈的掌風朝戚寧打來,嘶……隻是一成氣息就有這樣的威力!戚寧抬手用靈力抵禦。卻聽到後麵有聲響,百裡佑居然被這股氣息打倒了……差點忘了這傢夥現在冇有修為,戚寧剛想說點什麼,發現百裡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他身後出現了龍尾……他是龍族……修長的龍尾垂在地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