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儘火 作品

龍尾

    

兄突然發什麼瘋,這麼大力捏她。剛剛趁他不注意探了下這傢夥經脈全斷……嘶,也不知道經曆了什麼,算了,現下她自己都無法自保,還是莫多管閒事。百裡佑察覺到周圍探查的氣息已撤去,眼神示意戚寧可以了。戚寧一出湖麵就忍不住用內力烘乾了衣服,看著百裡佑渾身濕漉漉的樣子,想起這個人經脈寸斷:“要不我幫你烘乾衣服,濕噠噠難受得很,而且水漬也會暴露你的行蹤。”百裡佑定了定神望著戚寧,眼神閃過充滿防備現在他已經不會相信...-

戚寧臉上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看了眼百裡佑,眼睛咕嚕一轉,打探道:“遊兄現在如何打算?”

百裡佑麵無表情回望戚寧:“等死……”她問什麼廢話。

呃,戚寧無語,這個人真的是……正打算上前看下什麼情況,百裡佑露出一絲譏笑說道:“我勸你還是莫要再往前,上古大妖即使隔著封印,餘威足以中傷我們……”

戚寧眼睛眨巴眨巴反問道:“那我們現在該如何?”

“不想死的話,最好離這裡遠一點。還有不是我們……是你。”百裡佑冷漠的離開洪淵陣,再次往湖邊方向走去。

戚寧撓了撓頭,好奇的跟了上去問道:“難不成你打算一輩子呆在這?”

百裡佑眼神充滿諷刺的問道:“那你有什麼高見呢?阿寧姑娘。”

戚寧剛想反駁,突然一股氣息朝封印打去,猛烈的掌風朝戚寧打來,嘶……隻是一成氣息就有這樣的威力!

戚寧抬手用靈力抵禦。卻聽到後麵有聲響,百裡佑居然被這股氣息打倒了……

差點忘了這傢夥現在冇有修為,戚寧剛想說點什麼,發現百裡佑的身體發生了變化。

他身後出現了龍尾……

他是龍族……

修長的龍尾垂在地上看起來十分柔軟,昏暗的陣中,龍鱗發著細閃的金色光芒,看起來十分危險又奪目,真是跟他的人一樣,看起來好看但是攻擊力十足

戚寧不禁感歎道。

戚寧拿不準現在是應該問下能不能摸一下他的龍尾,還是應該說點啥,他本來就長得很好看配上這個龍尾,嘶……忍住。

雖然人妖殊途,但是這簡直戳中了戚寧內心,太好看了吧。不行要忍住!這條心機龍雖然冇啥修為但誰知道有冇有憋著啥壞招。

我這該死的好奇心……戚寧看著百裡佑的龍尾,小心翼翼地說道:“遊兄,不然我們先往後退吧,你現在身體不適,還是先休養再商量對策吧。”

百裡佑看到龍尾出來那一刻他就知道瞞不住了,他這般驕傲的人,冇有修為還暴露了是龍族,眼裡充滿殺意,想殺人的**達到了頂峰。

百裡佑一邊壓住對自己的唾棄,一邊更加仇恨百裡淵,雙目充滿怒火,呼吸不穩,指甲幾乎陷進肉裡:他絕不能就這樣死在這,百裡淵想要他的命……休想!

他冇有回答戚寧,直接往回走,龍尾在身後流暢地曲折前進。

戚寧看著百裡佑的龍尾因為生氣,擺動的幅度愈發大,金閃閃的在這個漆黑的夜簡直像滿天星,賞心悅目。瞬間焦慮的心情好受一點了。

越往湖邊愈發黑暗,光源越來越遠,百裡佑走回湖邊席地而坐,龍尾在漆黑的洞穴閃著微弱的光,襯得整個人在發光。

戚寧在他不遠不近的地方跟著坐下來,從空間拿了神木仙桃繼續恢複靈力。

不知今何時,寒暑晝夜易。

戚寧緩過神看著旁邊的百裡佑蒼白的臉色靠著石壁,想著:經脈寸斷痛苦隻會一直持續,之前探經脈應該斷了一段時間,若無續斷丹外加千年功力運行,估計他隻能一直這樣。

但續斷丹極難煉成,所需材料十分複雜……她雖知道如何煉成,但終究冇有把握。

“再看把你眼睛挖下來。”百裡佑額上滲出冷汗,忍受著疼痛惡狠狠地問道。

經脈寸斷的痛苦提醒著他現在如同廢人一般活著,被打入洪淵陣這一個月陣外不停有人進來追殺他,明明洪淵陣隻進不出,他經脈寸斷,百裡淵還不放心,他直接躲避在湖底,避開那些人的探尋,纔有一絲生機。

經脈寸斷的痛苦比起親眼目睹滅門之仇不足為懼。

不過最近少了人進來,看來百裡淵放了一個月高手進來之後,應該覺得他活不下來了吧,可惜他不知道封印裡麵的老妖魔們一絲餘威就解決掉他的人,簡直是上蒼都覺得他不該亡!

百裡佑閉著眼睛也感受到戚寧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她倒是一點都不知道顧忌……

戚寧望著眼前這條龍,都這麼虛弱還在這倔強,歎了一口氣說道:“我這有玲瓏珠,起碼你可以好受點。”說實話她是真不想趟這趟渾水,他渾身隻差寫著仇家十分厲害幾個字了。

龍族實力強悍,能重傷他至此的……修為一定極其高深。

但是……他看起來怪慘的。

百裡佑聽到眼神瞬間深邃,充滿疑惑和戒備看著戚寧,為何要給如此靈丹?她莫不是圖他的龍丹?

玲瓏珠是七階靈丹,或許對以前的他來說也不算稀奇,但是現在不是。眼裡閃過殺意,若這個人想對他的龍丹做點什麼,寧死不屈,對著戚寧虛弱地說道:“玲瓏珠難得,不知在下可以幫到姑娘什麼?”

戚寧汗顏:“我可以摸一摸……你的龍尾?”

她在想什麼?緩兵之計嗎?摸龍尾然後取龍丹?

百裡佑想不明白,他雖經脈寸斷,但龍尾仍是鋒利的殺器,摸一摸就可以換玲瓏珠?

百裡佑眼裡閃過試探,閃著一圈圈金色光暈的龍尾慢慢靠近戚寧,戚寧心裡一動,慢慢伸出手……撫摸了著龍尾。

瞬間眼睛一亮,唇角彎彎翹起,嗚嗚嗚……誰懂!真的很幫舒服!細閃細閃的龍尾看起來宛如冰霜,但觸摸著柔軟,真舒服。

她不禁抬起頭笑眯眯地看著百裡佑,隻見他偏過頭去,臉頰驟然升起一抹紅,耳尖羞紅,一向深不見底的黑眸閃過幾絲羞惱。

她的手輕撫龍尾,那種溫柔的感覺彷彿有電流傳遍全身。

呀……害羞了!戚寧調皮的一按,龍尾瞬間變得十分僵硬不複柔軟,百裡佑馬上把龍尾收回:“可以了吧?”

戚寧看到他害羞的模樣,突然感覺洞穴裡麵實在是空氣稀薄,感覺溫度都高了幾分,真可愛,眼睛眨了眨,帶著幾分笑意說道:“嗯嗯,可以了。”

隨即從空間鐲拿出玲瓏珠給百裡佑,輕聲道:“希望你會好受點。”然後回到自己的角落坐著。

百裡佑看著手上的玲瓏珠,在黑暗中也能感覺到靈力的充沛,眼裡閃過幾分動容,很快又斂去,黑眸恢複死氣沉沉。

他服下玲瓏珠後感覺疼痛緩解,側臉看向戚寧的目光柔和了幾分,閉上眼睛歇息,這是他經脈寸斷一個月以來第一次睡個好覺。

戚寧緩過神來的時候,漆黑的洞穴依舊如故,龍尾還是發出細閃的金光,看了看百裡佑臉色起碼冇有這麼蒼白,看來玲瓏珠起碼幫他恢複部分妖力。

戚寧站起身來對友善的百裡佑說道:“遊兄,十層封印是唯一的出路了,我們不如一起再去探探。”

百裡佑頷首,兩人一前一後緩緩的向前走著,這次戚寧已有所準備了,但是看到十層封印還是觸目驚心。

越靠近越喘不上氣,壓迫力太強。

之前冇細看,現在才發現十層封印外散落的斷肢,被損壞的各種法器,斬斷的鵬翼,甚至還有四分五裂的劍刃……這是死了多少人啊。

戚寧和百裡佑四目相對,戚寧緊皺眉頭,眼神裡充滿憂愁又帶著一絲堅定地說道:“如果不破封印我們隻能一輩子在這裡,但是十層封印如果全開,妖魔放出後果不堪設想,除非我們全部斬殺……”

百裡佑黑眸閃過震驚,雖然他也是這種想法,現在以他們兩個人的修為根本不可能實現:“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戚寧一把拉過百裡佑的手,四目相對,很認真的看著他的雙眼說道:“不試試怎麼知道?除了這個辦法彆無他法了,不是嗎?”

百裡佑似乎被手上的溫度的灼燒到,甩開了戚寧的手,冇有回看她的眼眸,深吸了一口氣,像是承受什麼痛苦般的說道:“但我經脈寸斷,連維持人形都十分困難。”

戚寧呼吸頓了下,抿了下唇,安撫道:“我知道,所以我們要商量對策。”

轟!一聲巨響從封印裡麵發出,似乎是不滿外界一直有人打擾,直接一掌打向封印,封印抵擋住了全部招式,但是餘威確傷到了戚寧和百裡佑。

戚寧一看不對勁馬上從空間鐲拿出抵禦符對抗,把百裡佑拉到身後站在前麵護著他。白色衣衫瞬間閃現到百裡佑眼前,百裡佑望著戚寧拉著他的手臂,第二次了……眼裡閃過錯愕之意,他的心跳好像跟平時一樣又好像不一樣了。

他望著麵前這個護他在身後的小姑娘,明明自己也冇有多厲害,但是依舊選擇保護他,心裡湧出一股莫名的情緒,伸手拽住了戚寧的衣衫。

九成掌風被封印抵擋,剩下一成隔空打破了戚寧的防禦符,把她直接按到地上,百裡佑在身後,龍尾馬上圍住戚寧,把她圈到自己懷裡,兩人猛烈的撞在一起。

兩個人的距離瞬間拉近,四目相對,戚寧不由得在想,幸好擋住了,這一股掌風比第一次還要厲害,不愧是上古大妖。百裡佑隻感覺第一次靠的這麼近,他一抬頭似乎就能碰到她的……他趕緊轉移視線,隻感覺戚寧的氣息鋪天蓋地籠罩著他,全身每一處感官被放大,呼吸都發燙。

戚寧回神趕緊起身,一把拉起百裡佑,卻突然感受一股氣息強行灌入身體,心魂似是被火焰灼燒般疼痛,瞬間嘴唇變白,繃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戚寧望著鮮血不禁嘲笑自己,用袖子擦了擦嘴巴,好像有哪裡不對……扭頭一看,百裡佑呢?

不對,她的下肢……竟變成了龍尾!!!

“遊柏!!你對我做了什麼!”戚寧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倒吸一口涼氣,呆立不動。

戚寧感覺到心魂不再疼痛,趕緊用靈力一探,心魂被龍丹補全了!

而百裡佑突然被轉移到戚寧的識海裡……

戚寧的識海……十分純粹乾淨。他閉上眼睛感受拂過的春風,鳥語花香,生機勃勃,萬物復甦……好剔透的玲瓏心。

-該問下能不能摸一下他的龍尾,還是應該說點啥,他本來就長得很好看配上這個龍尾,嘶……忍住。雖然人妖殊途,但是這簡直戳中了戚寧內心,太好看了吧。不行要忍住!這條心機龍雖然冇啥修為但誰知道有冇有憋著啥壞招。我這該死的好奇心……戚寧看著百裡佑的龍尾,小心翼翼地說道:“遊兄,不然我們先往後退吧,你現在身體不適,還是先休養再商量對策吧。”百裡佑看到龍尾出來那一刻他就知道瞞不住了,他這般驕傲的人,冇有修為還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