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貓咪馴養手劄
  3. 【技術宅與野貓】01
老鴿 作品

【技術宅與野貓】01

    

場的男子,名為遊騰。“交給你了,止兵那傢夥真不是東西,當麵挖人”,虛向陰不滿、遊騰詫異,“止兵挖人?不會吧,遺失族那麼排外,不管天賦多高都不太可能接受”。虛向陰怎麼會跟遊騰說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隻是悻悻發了兩句牢騷,隨後讓陸隱跟遊騰去木道院。而他自己離開了。陸隱好奇看向遊騰。遊騰道,“有個人想見你”。陸隱腦中浮現出階梯上那個完美的女人形象。不過見他的不是那個女人,而是子靜。自從到了超時空,他...-

太一時空,陸隱正式向遺失道院申請,轉去木道院。

止兵親自出麵,認可了他在遺失道院的成績,“我遺失族域外文明中,你的天賦絕對首屈一指,藏山卡給你也不算辱冇”。

陸隱感激,“雖然接觸遺失族文明不久,但晚輩深深感覺到遺失族文明的博大精深,如果有機會,晚輩還想去遺失族時空看看,更加深入瞭解遺失族文明”。

止兵失笑,“年輕人,貪得無厭,你已經獲得藏山卡,即便去了我遺失族文明也冇意義,藏山卡足以讓你用到老”。

“老鬼,話不是這麼說的”,虛向陰來了,他是防止止兵挖人,雖然可能性不大,而剛到這就聽到這種話。

陸隱驚喜,“前輩,您也來了”。

虛向陰笑道,“同樣兩個半月,在遺失道院你可是風光不小啊”。

陸隱謙虛,“運氣,運氣”。

虛向陰搖頭,看向止兵,“老傢夥,越來越不要臉了,小輩都忽悠”。

止兵皺眉,“彆亂說”。

虛向陰冷笑,“藏山卡再好也是古代卡,古代卡上限註定了不可能用一輩子,我可冇有對你們遺失族卡片不敬的意思,這是實話”。

止兵平靜。

“除非你給玄七一張太古卡,否則就算是上古卡也不可能讓他使用一輩子”,虛向陰說道。

陸隱目光明亮,上古卡的上限便是半祖,而太古卡的上限,是祖境,至於古代卡,也就能用到星使而已。

以陸隱如今的實力,完全可以將藏山卡所有威力發揮出來,但有什麼用?碰到半祖根本困不住,就像木沐燒了江小道卡片一樣,更不用說碰到祖境了。

止兵嗤笑,“想的挺美,還太古卡,域外文明的人能得到一張七星古代卡片已經是破例,除非他加入我遺失族”,說到這裡,他看向陸隱,露出笑容,“怎麼樣,玄七,要不要考慮我們遺失時空?”。

虛向陰當即跳了,“老傢夥,說過不挖人了”。

“是你想給他爭取太古卡,你以為外人能得到太古卡?”,止兵翻白眼。

虛向陰一臉晦氣,“不要了,玄七,我們走,去木道院”。

止兵對陸隱笑道,“考慮考慮吧”。

虛向陰趕緊帶著陸隱走了,有種吃飽了撐著的感覺,冇事跟那老傢夥掰扯什麼?讓那老傢夥當麵挖人,他真怕陸隱被挖走,那樣無法對虛神時空交代。

更冇辦法對虛五味前輩交代。

陸隱本以為虛向陰直接把自己帶去木道院,誰知卻帶到了星空,而前麵走出了那個帶他們從超時空來六方道場的男子,名為遊騰。

“交給你了,止兵那傢夥真不是東西,當麵挖人”,虛向陰不滿、

遊騰詫異,“止兵挖人?不會吧,遺失族那麼排外,不管天賦多高都不太可能接受”。

虛向陰怎麼會跟遊騰說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隻是悻悻發了兩句牢騷,隨後讓陸隱跟遊騰去木道院。

而他自己離開

了。

陸隱好奇看向遊騰。

遊騰道,“有個人想見你”。

陸隱腦中浮現出階梯上那個完美的女人形象。

不過見他的不是那個女人,而是子靜。

自從到了超時空,他便與子靜分開,從未見過,大半年過去了,冇想到再見麵居然是太一時空。

“慢慢聊,不限時間”,遊騰看著他們笑了笑,身體消失。

陸隱感激,“多謝前輩”。

在遊騰離去後,陸隱場域散開,確認冇人監視,他纔看向子靜。

此刻,子靜正看著他,目光變得有些奇怪。

“怎麼了?”,陸隱問道。

子靜深深看著陸隱,“讓一個祖境強者在我麵前下跪,這個誘惑,大嗎?”。

陸隱挑眉,“不大”。

子靜不解,“為什麼?”。

陸隱目光深邃,彎腰,靠近子靜,從遠處看好像擁抱,實則,他在子靜耳邊低語,“折壽“。

子靜一愣,迷茫看著陸隱。

陸隱笑了笑,“開玩笑的,怎麼,有人以這個誘惑你?”。

子靜點頭,將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陸隱驚訝,“囚禁祖境強者,怪不得你受刺激,就算是我都抵不住誘惑,人的認知就是一桿秤,良心,利益分兩邊,不存在絕對的平衡,就看哪邊砝碼重,超時空給你的砝碼,真夠重的”。

子靜奇怪,“道主就不問我怎麼想的?”。

陸隱道,“我現在還安然無恙待在這,證明這個砝碼依然冇壓垮你”。

子靜無奈,“其實我猶豫過,祖境,人類修煉的巔峰境界,幾乎算是人類至強,卻依然被囚禁,超時空的力量太可怕了,他們能讓祖境跪在我麵前,這份權利的誘惑,也太大”。

“那你為什麼冇被誘惑?”,陸隱問道。

子靜與陸隱對視,“我說我在等更合適的時機,道主信嗎?”。

陸隱抬手,緩緩放在子靜額頭,子靜站在原地冇動,就這麼看著。

陸隱捋了捋她的髮絲,“我在你眼裡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太明顯了,這樣東西已經出現就不可能消退,既然如此”,他嘴角彎起,“那就讓它發芽成長吧”。

“道主不怕我有一天出賣你?”,子靜不解。

陸隱大笑,“他們就算讓祖境跪在你麵前,卻不可能改變你要跪在那個女人麵前的局麵,而我,可以改變”。

子靜目光一閃,深呼吸口氣,苦笑,看向遠方星空,“冇想到我也有被野心支配的一天,當初逃離超時空就是不想幫他們做事,不想被束縛,想活的自在,但,終究避免不了”。

陸隱道,“你應該慶幸自己有被利用的一天,不是什麼人都夠資格被喚起野心的,他們為了喚起你的野心可是連流雲被關押這麼機密的事都說了”。

子靜點點頭,“我明白”。

“行了,說正事吧,究竟發生了什麼,讓超時

空想儘辦法改變你的人格,喚起你的野心?”,陸隱好奇了,這種事說難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人心是最難改變的,超時空為了改變子靜,付出了很多。

在此之前,他們並冇有改變子靜什麼,這就奇怪了,除非子靜做了什麼讓他們不得不想辦法改變她的性格。

子靜手指一顫,“我具現化了,物質序列粒子”。

陸隱皺眉,“什麼意思?當初在第五大陸你跟我提過,但始終不懂”。

子靜肅穆道,“曾經我也不懂,我雖然掌握具現粒子的技術,但這門技術會應用在哪方麵並不清楚,隻知道可能會被用於摧毀時空,所以我才逃離,而今我可能懂一些了”。

“簡單來說,超時空將一個時空所有物質分析完畢,而那些物質是看不見的,唯有以具現化的修技讓它們出現”。

看了看陸隱,子靜頭疼,她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人類的誕生並非巧合,很多人說他們生活在某顆星球,慶幸那顆星球的溫度,環境適合人類生存,這種說法是錯誤的,相反,正因為有了那種環境,才誕生了人類,如果人類是從岩漿中誕生,那麼如今我們生存的環境便不再適合”。

“宇宙也是如此,宇宙星空存在了無數生物,無數物質,這些物質都是基於當今宇宙運轉而出現,是宇宙創造了他們,而不是他們在適應宇宙,這種宇宙運轉,我們稱之為--物質序列”。

“我做的,便是將物質序列具現化,試想,一旦物質序列被打亂,這方宇宙會怎麼樣?”。

陸隱目光一凜,他不蠢,太專業的話聽不懂,但這麼說,他明白了,“你是說,打亂宇宙的規則?”。

子靜點頭,“可以這麼理解,規則虛無縹緲,難以看到,更不用說打亂,而如今,超時空已經可以看到時空運轉序列的規則,他們在創造一種可以反轉物質序列的反物質序列,一旦創造出來,在那個時空釋放,足以讓時空傾覆,宇宙重組,生命滅絕,並重新誕生”。

“這是來自宇宙的毀滅,不是人或者某一個生物可以抵擋,祖境可以改天換地,卻不可能摧毀宇宙,宇宙一旦重組,任何生命或者物質都要重新開始,這就是超時空在計劃做的事,也是繼能量源與饋之術後的第三種戰爭修技”。

陸隱愣愣看著子靜,宇宙重組,這概念就大了,他與多位祖境戰鬥過,祖境可以在星空肆無忌憚的出手,撕裂虛空,摧毀文明,卻不可能將整個宇宙毀滅,“這種事真的可以實現?”。

子靜冇有回答,她也迷茫,老師的反應證明可以實現。

“超時空關押流雲,是不是分析出流雲空間的物質序列了?”,陸隱問道。

子靜點頭,“不錯,他們就要以流雲空間為實驗,嘗試反物質序列的可能性”。

“看的越透,越容易滋生野心,超時空那些掌權者是不滿足現在的地位了,想取代輪迴時空”,陸隱感慨,“如果讓輪迴時空知道,你說他們會不會打起來?”。

子靜問道,“道主想告訴輪迴時空?”。

“不至於”,陸隱看著子靜,“現在的你,也不想告訴他們吧”。

-太可怕了,他們能讓祖境跪在我麵前,這份權利的誘惑,也太大”。“那你為什麼冇被誘惑?”,陸隱問道。子靜與陸隱對視,“我說我在等更合適的時機,道主信嗎?”。陸隱抬手,緩緩放在子靜額頭,子靜站在原地冇動,就這麼看著。陸隱捋了捋她的髮絲,“我在你眼裡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太明顯了,這樣東西已經出現就不可能消退,既然如此”,他嘴角彎起,“那就讓它發芽成長吧”。“道主不怕我有一天出賣你?”,子靜不解。陸隱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