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輪迴遊戲
  3. 新手指引副本(二)
月德執酒 作品

新手指引副本(二)

    

,拍拍自己的小臉。睡懵了?還是他在做夢?寧樂撓撓頭他狐疑的一邊觀察著周圍,他將揹包裡的麪包拿出來,吃起了早餐,就在他悶頭收著郵件的時候,一聲嗬斥忽從寧可身後穿來。“喂!乾什麼呢!上班了還在吃早餐!”寧樂倒吸一口氣,立馬將麪包塞進嘴裡,腮幫子一鼓一動,裝模作樣的將雙手都放到鍵盤上。“這是今年的數據,今天下班前整理好給我,還有明天的月報和PPT,今天趕緊給我上交!”主管不悅的看了眼寧樂,直接將一份檔案...-

!!!

寧樂看著眼前突然消失的人群,一個大跨步就往大門飛奔而去,但很快他便停在的大門前。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踏出這一步,如果他化為一縷煙後會怎麼樣?

寧樂煩躁的看了眼手錶,無奈的歎口氣,原來是上午的工作時間結束了,所以他們都離開了。

寧樂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雙腿一個不穩,靠在牆邊滑坐了下去,脫力的耷拉在地上。

他終於感覺到右手手臂的刺痛,傷口處的衣物已經被鮮血浸透。於是他坐在原地休息了半響,才找到公司裡的醫用箱,簡單的處理了傷口。

他看著散落在桌麵的藥品,想了想還是把繃帶和藥水順進口袋。

回到辦公室,寧樂端起手機認真的觀察公司內部。公司一切如常,燈已經熄滅在那些人走後,手機內的畫麵竟然又與眼睛看到的一致了起來。

嘖——煩躁…寧樂無力的撓撓頭。

他本就不是一個細心的人,認識自己究竟要怎麼認識自己?誰會把自己的真實形象放在公司裡

寧樂鬱悶的將自己的杯子砸碎,將其中一片最大的碎片用繃帶包裏起來。至於其餘的碎片,寧樂想想,還是用繃帶包成一團球丟進書包裡。

寧樂將東西收拾好,看了眼時間,徑直跑到主管的位置開始翻找,在主管的電腦裡,他發現了大量剛剛在自己電腦裡翻閱到的方案、PPT、和彙總,不過名字都被替換掉了。

看來自己的原身還是一個被人欺負的軟包子,寧樂冷哼一聲,接著打開主管的聊天軟件。

在裡麵寧樂找到剛剛在筆記本上看到的名字,裡麵密密麻麻的聊天記錄滿是咒罵和催促,在咒罵和催促之中寧樂看到,那幾乎忽略不計的絲絲安慰和主管發給原身低廉的獎金。

可憐的是,在僅有的幾條安慰和獎勵之下都是原身充滿活力的表情包。

寧樂搖了搖頭,真是不值啊,“認識自己”,難道要自己變成原身然後成為主管堂而皇之的廉價勞動力和背鍋俠嗎那他還不如死了算了。

寧樂輕歎一口氣,打工不易啊——

寧樂想到他在洗手池看到的那雙眼烏青,臉色慘白的麵容,有些疑惑,這張臉怎麼也不像個對未來充滿希望,很有拚勁的年輕人啊?

難道是自己的表情問題想著寧樂又轉回洗手檯,毫無感情的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嗯,還是很頹喪。

就在寧樂在洗手檯認真的打量自己的時候,辦公室裡漸漸傳出雜亂的腳步聲。

有人?

不是還冇到上班時間嗎!寧樂看了眼手錶嘖了一聲。

探頭望去,隻見腳步的主人步履飄忽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位,然後立馬爬在了桌子上,午休時間。

辦公室的人陸陸續續的出現,幽暗的眼神默默的關注著他。

寧樂咬了咬嘴唇,煩躁的拿著手中的陶瓷碎片,泄憤似的朝身邊的綠植劃去,轉身,不甘的重回工位。

然而就在寧樂轉身的那一刻,被劃開的綠葉吐出絲絲植物液,很快便看不出斷裂的枝葉,也就是在葉片長好的一瞬,綠植猛然脹大。

沉浸在自己思緒的寧樂,驚恐的察覺到頭頂處的一片陰影,瞳孔皺縮,立馬抬頭朝身邊閃去。

一大片綠植大張著嘴飛速朝寧樂猛地襲來,驚呼一聲,寧樂慌亂地抓起身旁辦公桌上的杯子和本子就朝那大張的口丟去。

該死的!自己真他麼手欠,寧樂狼狽不堪的在辦公室裡逃竄著。

好在綠植體積龐大難以靈活的行動,他跌跌撞撞的翻到一辦公桌上,腦子瘋狂轉動,提手就將辦公桌上其他人養的綠植直接朝大口中丟去。

隻見那綠植大張的口停頓了一下,然後開始咀嚼。

哢知哢知的聲音在辦公室內飄蕩,聽的寧樂頭皮發麻。他停在原處,一動不動警惕的觀察著植物的一舉一動。

一聲吞嚥之後,那綠植輕輕搖了搖碩大的枝葉,就在寧樂快要鬆一口氣的時候,綠植突然朝著空中再次張開大口,但不同於剛纔,它似乎在空氣中尋找著什麼。

他的葉片輕輕跳躍,突然再次猛的朝寧樂衝來。

寧樂嘶的一聲快速後退,手腳並用,也不管周圍有什麼,他慌亂的左閃又避,臉色蒼白的揮舞著雙手,他幾乎是碰到什麼就抓什麼,不斷朝那大口中丟進奇奇怪怪的物品。

然而就是這般大的動靜,周圍競然冇有一個人有反應,他們依舊趴在辦公桌上像是完全看不到此時發生的一切。

此時寧樂慌不擇路的退到了辦公室的最角落,驚魂未定的麵對步步緊逼的大口。

寧樂咬咬牙,鬼使神差的望向身邊的同事,也不知道從哪來的牛勁,在這退無可退的情況下,他竟然將身邊趴在桌上休眠的“同事”丟了出去。

等寧樂反應過來時,他聽到骨肉剝離輾碎的聲音和他心臟急促的跳躍聲。

血液一點點的從上空滴落在寧樂的身上,那大口在咀嚼完似是滿意一般,慢慢蠕動回洗水台,變回了那一株小小的綠植。

那個人居然冇有發出一點聲音,寧樂用微微顫抖的手將臉上的血液擦掉,為什麼為什麼所有人都冇有反應

寧樂的臉上滿是腥臭的血腥味,他壓著噁心連滾帶爬的跑到飲水機邊上,一邊清理思緒,一邊顫抖的打水將臉上和手上的血跡一一洗淨。

寧樂緊張的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麵對安安靜靜的辦公室,是不是說明他可以利用綠植殺了主管。

寧樂捏著口袋裡的碎片,深吸一口氣,眼神逐漸陰狠。

但是寧樂冷靜下來後,放棄了這個大膽的想法,任務主題是收集資訊認識自己,殺了誰也無濟於事。

寧樂坐在工位上認真思索,目前已知的是原身是一個很有衝勁的年輕人。

有理想有抱負,但是卻被領導無情地壓榨,被大量的工作壓的喘不過氣,常常要加班的到深夜才能滿足主管毫無人性的需求。

寧樂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找了,他煩躁的在辦公室內左右踱步,然而就在寧樂毫無頭緒之時,耳旁突然閃過微不可查的聲音。

“叮,恭喜玩家完成工作場地資訊整合,請找到離開的道路解鎖下一場景,快快快!加油哦”

什麼!什麼東西!

係統!

喂,聽得到嗎有人嘛!什麼意思啊!係統

寧樂聽到那冰冷的提示音瞬間精神了,再次在腦子裡瘋狂呼叫。這可能是他唯一的希望!他不可以放過!

然而任憑寧樂怎麼呼叫,奇蹟都冇有冇有再次發生。

大腦一片靜謐,彷彿剛纔的那聲聲音隻是他的幻覺,電子音太小了,寧樂甚至冇有上午看到的藍色螢幕,這小小的聲音,似乎是從那遠方的雲不小心透下的聲音。

什麼鬼!

寧樂重重朝牆壁錘了一拳,憤懣的罵罵咧咧兩句,回到位置上收拾好東西背上揹包。

即使這聲音十分微小,但寧樂還是決定聽從。但當他揹著包直接朝大門衝去時,卻被狠狠的撞在空氣牆上。

!為什麼

寧樂不解的盯著大敞的大門,手機裡顯示也是正常的啊!

寧樂眼看上班時間就要到了,急的跺腳,難道方向錯了

怎麼辦!怎麼辦!

寧樂看在暗沉的辦公室,咬著牙,心一橫,死馬當活馬醫!

他用微微顫抖的手指將相冊打開,裡麵有他存的財神爺相片,雖然管轄範圍不同,但是反正都是神。

翻找的期間,大量黑色照片劃過,寧樂微微蹙眉。為什麼他相冊裡的大量照片都變成了一片黑色?而且合照之中,他的朋友全部不見了!?

寧樂看著滿屏的黑色冷汗直流,為什麼?這太詭異了?

所有的照片上都隻有他自己的身影,旅遊的打卡照片此時變成了他一個人站在一片黑色的背景中做著傻氣的動作。一切的一切都詭譎的不像話。

寧樂找了半天纔在海量的照片中翻出財神爺的照片,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他將手機立在牆角,當機立斷的就是兩個響頭。嘴裡唸唸有詞的保佑著天保佑著地。

可惜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什麼奇蹟都冇有發生,上班的鈴聲在寧樂的碎碎念中無情的響起。

看著主管不懷好意的朝自己走來,寧樂低下頭,隻得拖著自己疲急的身體,無力的回到座位上。

怎麼離開嘛,寧樂煩躁的撓撓頭,而且為什麼相冊裡麵的都是黑色

此時寧樂已經疲意到不行,它盯著來來往往的人,大有幾分破罐子破拌的架勢。

媽的!反正這個場景已經解鎖再糾結也冇意義,大不了老子每個口都試試,每個牆都撞一遍,反正公司就這麼大!

他坐在位置上越想越生氣,還新手指引導航副本呢,導到什麼狗地方了!

連個係統都不帶出來說兩聲的!

他越想越氣,擼起袖子直接起身靠在大門的空氣牆上,鹹魚似的靠在牆上,一點點移動著。

他就不信這樣還找不到一個出口!況且就算找不到出口,說不定也能搞到些提示!

寧樂揹著包就麼傻氣地摸索著,每25分鐘便做個記號,回到座位上工作兩分鐘,然後起身繼續探索。

不得不說雖然笨,但是有效,終於在寧樂碰到公司的垃圾回收通道時,猛然跌了下去。

寧樂眼神驟縮,叮著頭頂的天花板,不可置信的眨眨眼,他抬頭看了眼牆上藍色的“垃圾專用通道,閒人勿進”的標語愣了愣。

認識自己垃圾專用

寧樂微不可查的冷笑一聲,好好好,玩這個是吧!罵誰呢!寧樂罵罵咧咧的爬起身,朝樓下走去。

大門打開,寧樂感受到自然的微風吹到臉頰上,他舒爽的張開雙手,深深吸了一口空氣。

寧樂從未感覺這帶了幾分食物腐爛的空氣,竟然這麼好聞。

他左右張望,邁著輕快的步伐朝車棚的方向走去,此時那輛小小的電驢正在車蓬下安安靜靜的等著自己。

寧樂在看到他的小車時,瞬間安心了不少,他感慨的摸摸電驢,回頭朝著公司大樓呸了一聲,便坐上電驢朝著家的方向駛去。

陰鬱的天空下,水泥大道顯得更加灰暗,兩旁的矮房靜靜地坐落在陰沉的天空之下。

寧樂騎著小電驢左右觀望,他還是頭一回這個點駕駛在回家的路上,清風拂麵,有種說不出的涼爽。

道路上滿是汽車和行屍走肉的路人,寧樂在愉悅中開著電驢不緊不慢的朝家駛去,然而寧樂很快就察覺出不對。

不同於早晨,回家的路上的所有路人幾乎都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看,甚至還有些追逐之勢

寧樂停下車,用餘光觀察著一切,竄進小巷。

寧樂在笑巷瞎竄了一會後,驚訝的發現,似乎不管他怎麼走,最終都會被自動修正到大路上。

他剛放鬆下來的神經再次緊張了起來,停下車,用手機狐疑的朝大路上掃去。

寧樂盯著螢幕的臉很快從疑惑變成了驚恐。

螢幕內天空昏黃,遍野橫屍,荒家露骨。

破舊的汽車顫顫巍巍的在道路上跑著,行人一個個滿是鮮血的在道路上盯著寧樂,他們一個個伸著雙手朝寧樂奔來,好在破碎的身整影響了他們的移動。

詭異而又可怖。

-著大敞的大門,手機裡顯示也是正常的啊!寧樂眼看上班時間就要到了,急的跺腳,難道方向錯了怎麼辦!怎麼辦!寧樂看在暗沉的辦公室,咬著牙,心一橫,死馬當活馬醫!他用微微顫抖的手指將相冊打開,裡麵有他存的財神爺相片,雖然管轄範圍不同,但是反正都是神。翻找的期間,大量黑色照片劃過,寧樂微微蹙眉。為什麼他相冊裡的大量照片都變成了一片黑色?而且合照之中,他的朋友全部不見了!?寧樂看著滿屏的黑色冷汗直流,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