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輪迴遊戲
  3. 新手指引副本(一)
月德執酒 作品

新手指引副本(一)

    

血色的臉猛然貼近寧樂的臉,他的眼睛已經變成血紅色,死死的盯著寧樂放大顫抖的瞳孔。“趕、緊、工、作!否則,就去——死!”主管拿著刀陰森森的朝著寧樂猛的一吼,寧樂隻覺著自己的耳膜快要被震碎,鼻尖瀰漫著臭不可聞的腐臭味,那味道熏的寧樂頭暈目眩。他瞪大雙眼,顫抖的坐在地上,隻見主管扭曲的身體直了起來,他張開嘴長長的舌頭將刀上的鮮血舔淨,雙眼死死盯著寧樂似乎是在看什麼美味的大餐。就在主管抬起手準備再次刺下去...-

天空低垂,灰色的雲層將陽光深深隱藏,太陽無跡可尋,城市籠罩在陰影之中。

叮鈴鈴!叮鈴鈴!

悠揚的鬧鐘聲在陰暗而又靜謐的房間內響起,室內的被子輕輕聳動,床上的人此時正跟周公下棋。

寧樂煩躁的一把將鬧鐘拍開,賴在床上好一會,才艱難的從被窩爬出。

他從床邊的一堆衣服裡隨意扒拉一件套,隨意的套在身上,隨手抓起牙刷糊弄兩下,打了個哈欠,便出了門。

路上滿是車流的道路,滴滴聲和風聲不絕於耳,天空陰沉灰藍。

寧樂騎著電驢,停在紅綠燈前,他微微眯了眯忘帶眼鏡的眼睛。麵前空曠的道路和行動遲緩人群使他不禁有些疑惑。

奇經今天路上怎麼這麼空鬧鐘鬨早了

綠燈亮起,手錶上趨向於12的分針,不允許他還有任何的猶疑。

寧樂收起疑惑,扭動油門……

公司大門整齊的電車將車棚淹冇,看著毫無可能再擠一輛車的車棚,寧樂抬頭,看了眼陰沉的快要滴墨的天空,無奈地把車推到路邊後,快步朝公司趕去。

“叮!已到達副本指定位置,新手單人指導副本已加載完畢”

就在踏入公司的一瞬,寧樂感覺他的耳邊似乎響起了一聲歡快的電子音。

然而眼中隻有打卡的寧樂,完美將這一聲即將決定他生死的提示音,當成了——耳機中的雜音。

上班定點鬨鈴響起的同時,辦公室的大廳響起一聲低沉的“簽到成功”

他看了眼卡著死死的時間,得意的打了個響指,快步朝樓上走去,然而就在他打開玻璃大門的一瞬,寧樂直接被眼前的場景驚的愣在原地。

整潔的辦公區域、寬敞的開放空間、那本應嘈雜的辦公區此時毫無聲息,空蕩蕩的工位籠罩在灰色的薄紗下,公司裡一片昏暗。

嗯???

人呢?

為什麼公司一個人都冇有

寧樂一臉茫然,疑惑的掏出手機在確定今天就是工作日,並且工作群中冇有任何關於今天不要上班的通知後,蒙圈的緩步走進公司。

他打開照明燈,揹著包,困惑的轉了一圈,壓下忍不住上翹的嘴角。心想既然如此,直接走,應該不會扣工資吧?

想著此寧樂喜滋滋的從打水間接了杯水丟進揹包,腳步輕快地準備離開。

然而就在他碰到冰冷的門把手時,門卻被死死定在了原處,任憑他怎麼推拉都冇有絲毫的鬆動。

“警報,該場景的資訊進度0%”

“誰!什麼人”寧樂一把抓下耳機,眼前飛快的閃過一道藍光,寧樂揉了揉眼睛擺出防禦姿態,警惕的判斷那寂靜辦公室裡,陡然出現的電子音。

“請收集完當前場景資訊,解鎖下一場景,當前場景資訊收集進度0%”電子音再次傳來。

聲音非常的小,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小到寧樂根本就冇聽清它們在說些什麼

“什麼聲音?!蚊子???”寧樂茫然的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內心打鼓。

他揉了揉眼睛,難道,青天白日見鬼了

寧樂快速環視一圈,用力推搡大門,然而大門卻死死閉合著,彷彿座落在另一個世界。

見大門不開,寧樂隻得轉身,朝自己的工位走去,思考要不要給領導打個電話什麼的。

可就在寧樂碰到椅子的一瞬間,辦公室突然變得熱鬨起來,鍵盤的敲打聲、手機的信號提示音、主管咒罵的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

場景突變,嚇的寧樂幾乎是從椅子彈跳出來,滿臉茫然。

可是燈光並冇有熄滅,場景依舊,儼然就是平時公司的樣子。

寧樂有些不知所措但揉了揉眼睛,拍拍自己的小臉。

睡懵了?還是他在做夢?

寧樂撓撓頭他狐疑的一邊觀察著周圍,他將揹包裡的麪包拿出來,吃起了早餐,就在他悶頭收著郵件的時候,一聲嗬斥忽從寧可身後穿來。

“喂!乾什麼呢!上班了還在吃早餐!”寧樂倒吸一口氣,立馬將麪包塞進嘴裡,腮幫子一鼓一動,裝模作樣的將雙手都放到鍵盤上。

“這是今年的數據,今天下班前整理好給我,還有明天的月報和PPT,今天趕緊給我上交!”主管不悅的看了眼寧樂,直接將一份檔案丟到寧樂的桌上。

媽的,大清早的!冇看到老子在吃飯嗎!

寧樂一臉笑嘻嘻的點頭,立馬將麪包嚥下,開始工作。他幾乎已經完全忘了剛剛那詭異的電子音。

寧樂的工作效率一向很高,但是在受過社會的毒打之後,開始有意識的收斂。現在大部分的人都隻覺著,寧樂是一個工作效率一般,非常喜歡壓截止日期的人。

寧樂上午便將所有工作做完,端著杯咖啡,準備在下午下班前一刻,再將資料發給主管。

寧樂悠閒的躺在椅子裡,然而還冇等他嚥下口中的咖啡,主管再次衝到他的麵前,又是一堆工作堆在他的眼前,言語粗俗且激烈。

“主管,我之前的工作還冇做完呢”寧樂有些不滿道。

“關我什麼事,反正明天上班前,我必須在我桌上看到所有的資料!加班也得給我做完”主管也不管寧樂不爽的神色,丟下一堆資料,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寧樂皺了皺眉,目光投向桌上的一疊資料,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這大量的工作完全不是一個正常打工人應有的工作量。

寧樂自認為他的效率不差,就上午主管佈置的任務來說,一個打工人至少得熬夜才能勉強將工作做完。

但是在他剛剛做完工作的一瞬間,主管便立馬派出下一項工作,而且依舊是……十分的繁重,太巧了!

他疑惑的翻弄檔案,思緒漸漸探向,耳邊那毫無感情的電子音。

那時他隻當自己不太清醒,畢竟哪個社畜大早上起床能有穩定而良好的精神狀態呢

寧樂眼神一定,一口將杯子裡的咖啡乾掉,端著杯子朝洗手檯走去,一邊洗杯子一邊遠遠的觀察著辦公室內的景象,一派和平,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問題。

不對,平時的辦公室也是這麼和平嘛

寧樂看向手錶,不,這個點各個部門早就應該在比誰嗓門大了。

洗好杯子,寧樂徑直朝著大門走去,此時大門正處於敞開狀態,但就當寧樂走到大門前卻怎麼也不能向前邁出一步,彷彿有一麵空氣牆死死的堵在他的麵前。

“喂!乾什麼!趕緊回來工作!”耳邊再次傳來主管暴躁的聲音。

寧樂餘光撇了眼主管,不情不願的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位,情況不明,他暫不想起太多衝突。

但此時寧樂也不打算工作了。

開玩笑,都這樣了,狗纔給你乾活!

他想著,拿起手機隨手搜尋一下“鬼打牆”的相關內容。

就在寧樂完全沉浸在“鬼打牆”的相關內容時,撇見主管正朝自己工位走來。

寧樂收斂了自己放肆的坐姿,裝作用手機查資料的樣子,偷偷觀察著主管。

可就在那主管即將走過寧樂工位時,身後拿出一把刀猛然竄出,快速朝寧樂狠狠刺來。

“我去!”

寧樂驚叫一聲猛的朝邊上躲去,在拉扯之中,椅子翻倒帶著寧樂直直撞到了地麵上,鋒利的刀徑直劃破了寧樂的右臂。

一張毫無血色的臉猛然貼近寧樂的臉,他的眼睛已經變成血紅色,死死的盯著寧樂放大顫抖的瞳孔。

“趕、緊、工、作!否則,就去——死!”

主管拿著刀陰森森的朝著寧樂猛的一吼,寧樂隻覺著自己的耳膜快要被震碎,鼻尖瀰漫著臭不可聞的腐臭味,那味道熏的寧樂頭暈目眩。

他瞪大雙眼,顫抖的坐在地上,隻見主管扭曲的身體直了起來,他張開嘴長長的舌頭將刀上的鮮血舔淨,雙眼死死盯著寧樂似乎是在看什麼美味的大餐。

就在主管抬起手準備再次刺下去的那一刻,寧樂立馬手腳並用的爬了起來,迎著刀,直直坐會電腦前。在寧樂碰到鍵盤的一刻,寒曆的刀光猛然停滯,懸在寧樂不到五厘米的頭頂處。

“工作,工作!馬上工作!”寧樂舔了舔唇,眼神慌亂的在電腦上不斷敲擊,他的雙手止不住的顫抖。

半個小時,從主管派發任務後過了半個小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寧樂的背後已經被汗水,腦子瘋狂的轉動著,他看到周圍的同事都轉過身,期待的看著自己的方向,慘白的辦公室裡隻聽得到寧樂鍵盤的啪啪聲。

不一會主管纔拿著刀,默默離開,周圍再次響起了嘻嘻索索的討論聲。

寧樂閉上眼深深吐出一口氣,一邊觀察著周圍的場景一邊不停的工作。

該死!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寧樂死死皺著眉頭,胸膛劇烈起伏。

他丫的自己究竟在哪裡?

這肯定不是現實世界!

對了,耳邊的聲音呢為什麼出現了一次就再也不出聲了!

按照小說的情節它不應該出來解答一下疑惑嗎!寧樂開始在腦子裡瘋狂的呼叫係統,可惜他的腦內一片安靜,並冇有任何人給他哪怕一點點的響應。

一定是有什麼被忽視了,是什麼?得不到響應的寧樂隻得開始認真思索睡醒後發生的一切。

他剛進公司是有個什麼玩意?場景資訊探索他好像還看到了一閃而過的麵板,那個介麵顯示了什麼?

是什麼?是什麼?寧樂有些抓狂的死命回想。

麵板劃過的實在太快,可在這絞儘腦汁的回想中,那不到一秒的麵板漸漸在寧樂腦中浮現,寧樂猛的睜開眼。

對!好像是:新手指引副本——認識自己?

寧樂嚥了一口口水,副本?認識自己收集資訊

寧樂抬起頭,一邊警惕的觀察著周圍,一邊用顫抖的手試探的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機。

如果是副本,就一定有任務,任務是用來破解的,肯定有解決的辦法!

主管半個小時纔來,應該是指不能連續半個小時不工作,否則根本不可能蒐集資訊!

不過,認識自己是什麼鬼寧樂無奈的長歎一口氣,拿起手機在自己的臉上晃了一晃,可就這一晃使他不禁瞪大了雙眼。

誰!

寧樂快速打開手機,調出攝像頭,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張萎靡而又陌生的臉。

而這張臉的主人,正坐在冇有開燈的辦公室裡

寧樂抬眼看著周圍亮堂的辦公室,呼吸都要凝固了。

寧樂就是個糙漢子,從冇有什麼照鏡子的需求。他住的地方冇有鏡子,他也懶得買。

畢竟剃鬍刀現在已經很科學了不會刮傷人,有一個巴掌大的小鏡子完全夠他的所有生活需求。

所以他並冇有鏡子的需求,也因此他竟然此時才發現,這張臉完全不是自己!

自己穿越了?

寧樂錯手將攝像頭的鏡頭翻轉,鏡頭內,昏黑的辦公區域內,各個工位上的都是些……扭曲的、蠕動的肉塊?

鏡頭裡的可怖世界跟寧樂此時看到的世界完全不是一回事!

寧樂感覺背後的汗毛瞬間炸了起來,就在他噁心的差點吐出來的時候,他看到主管正不緊不慢的朝自己的方向——蠕動。

見此立馬將手機架在旁邊,在鍵盤上敲打出幾個數據,緩慢觀察著主管的一舉一動,直到它拖著他殘破的身體晃盪的離開,寧樂才放輕鬆的吐出一口氣。

確認有半個小時的絕對安全時間,寧樂端起杯子和手機朝茶水間走去。

他覺著自己快要流乾了!

寧樂警惕的用手機照了一眼水杯,確定冇有問題後才忙乾了兩大杯,將水杯放在茶水間,順便去衛生間放了個水。

出來後,他站在廁所的鏡子前仔細觀察了一會,才抱著杯子回到工位。

認識自己,認識自己,認識自己……

寧樂回到工位便開始翻找起身邊的一切資料,他搖搖頭,果然即使東西外表再相似,但內容已經完全變了。

名字不對,資料也不對,這台電腦裡有大量的學習資料和工作資料,寧樂從不會留這些東西在工作電腦裡。

翻開筆記本,在第一頁大大的寫著“加油!努力!奮鬥”

怎麼看這人都是一個十分勤勤懇懇的人,他的日報滿滿的工作內容,編輯時間幾乎都是在淩晨的兩三點,直到一個月前才停止了更新。

真是跟他完全不一樣的人呢,寧樂心裡想著,打開手機,他手機裡的內容倒是冇有變,看來隻有該場景的資訊被重置了。

就在寧樂一邊探查一邊工作時,公司內的大燈突然熄滅,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毫無靈魂的走出工位,然後一縷煙消失在辦公室內。

-到的方案、PPT、和彙總,不過名字都被替換掉了。看來自己的原身還是一個被人欺負的軟包子,寧樂冷哼一聲,接著打開主管的聊天軟件。在裡麵寧樂找到剛剛在筆記本上看到的名字,裡麵密密麻麻的聊天記錄滿是咒罵和催促,在咒罵和催促之中寧樂看到,那幾乎忽略不計的絲絲安慰和主管發給原身低廉的獎金。可憐的是,在僅有的幾條安慰和獎勵之下都是原身充滿活力的表情包。寧樂搖了搖頭,真是不值啊,“認識自己”,難道要自己變成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