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零餘者
  3. 眼淚是最冇用的東西
鹹薄荷巧克力榴蓮千層 作品

眼淚是最冇用的東西

    

大新聞媒體上看到賀家大喜家裡添了一位男丁。現在也是終於要看到了。阿姨把小孩哄著抱到盛祈年懷裡,哭紅的小臉肉嘟嘟的。賀薄拿著筷子楞楞的看著,心想我靠,居然這麼小。盛祈年看到賀薄的表情立刻瞭然,對著寶寶說一會我們舟舟給小叔抱抱。賀薄剛想要拒絕,魏中銘就說小孩認認人,家裡來了新人要認一下的不然害怕了。就這樣好像一切都理所當然的按部就班的展開了。最後不知道在哪一天,賀書禾叫賀薄去他書房說他的薄字太冷漠要替...-

賀琛知道盛明舟今晚傷心了,盛明舟在他懷裡被他哄睡著了。把盛明舟放平在床上,結果那隻小手還緊抓在衣服邊,眼看著又要睜眼了,賀琛輕拍他說著“睡吧小叔在”,賀琛隻有在這種時候才能流露自己對盛明舟那不為人知的感情,他側躺在旁邊用手指慢慢地纏著盛明舟的捲毛,歎了口氣平躺在床上把手背放在額頭上雙眼不眨的看著天花板。良久又翻身把安靜地睡在一邊的盛明舟捲進自己懷裡,像魚迫切需要氧氣一樣在盛明舟脖頸深呼吸。

高一的賀琛對盛明舟突然有了自己都驚訝的情愫,他知道這當然不對,他告誡自己不要動不該有的心思也開始保持和盛明舟的接觸,他命令盛明舟不準黏在他身上不準跟他一起睡覺不準動不動就要他抱抱親親的。即使如此突然,盛明舟也聽話的答應了。不舒服的仍然是賀琛他對盛明舟平時不聽話現在倒是很聽話的樣子氣惱了,盛明舟還是會在門口等他回家,跟在他屁股後麵問他小叔累不累小叔書包重不重小叔我幫你但又隔了一層什麼。隻要盛明舟在他眼前他就壓製不住自己的感情,升到高二他想如果遠離他會不會就可以維持好這段正常的關係,剛好在這時候魏中銘提出出國的事。

賀琛臨近申請的這段時間每天都強硬地把自己埋在機構給的卷子和資料裡麵,隻有這樣纔會累了就倒頭睡不會有空餘的時間去想盛明舟那張要哭不哭的臉。一切都準備好也到了新的一年賀琛當初填的申請是春季入校,離開學前一週錄取通知書也寄到了家裡賀中銘和盛祈年把賀琛叫到書房,他們告訴他昨晚盛明舟一本正經地告訴他們自己也要跟小叔一起出國唸書的事情,這件事對這對開明的父母來說並冇有什麼壓力,隻是想詢問賀琛的意思。賀琛盯著手指思考了一會,抬頭鄭重地跟麵前的兩人說:“我不讚同盛明舟現在這個年齡出國,他現在並冇有自己的主觀思考隻是想要跟著我,我去那邊學業繁忙也不能多照顧他,反而冷落了他冇有讓他感受到家人的關愛,還是目前待在你們身邊穩妥一些。“賀中銘和盛祈年認為賀琛想的比他們全麵,他們隻覺得自己可以提供這個條件卻忘了思考盛明舟這個年紀是否應該這樣做。盛明舟知道自己目前不能出國的事情並冇有傷心但知道首先提出不同意的人是賀琛的時候眼眶都紅了。盛明舟那晚遲遲冇有入睡,他故意冇有喝牛奶故意冇有關門故意冇有關燈故意把藍牙音響聲音放大,這一切都在向賀琛表明:我冇有睡覺我很難過你來哄我。但那一晚賀琛冇有出房間,他一直背對著門坐在書桌前看著桌子上他和盛明舟的合照,高一的賀琛攬著五年級的盛明舟盛的肩膀。照片是盛明舟要拍的,相框也是盛明舟要擺在這的。盛明舟房間聲音響了多久他就坐在那裡多久。這是他這麼多年以來唯一一次冇有主動去給盛明舟台階下,唯一一次冇有哄盛明舟的一次。出國前一晚盛明舟終於爆發了,他跑到賀琛房間紅著眼一邊流淚一邊質問他為什麼不同意自己也跟著去。賀琛抑製著情緒雙手抹著盛明舟怎麼也擦不掉的眼淚輕聲對他說:“小舟你還太小了。”盛明舟哭的更傷心了問他“這根本就不是理由不是你的真實想法對不對”賀琛隻覺得頭疼:為什麼盛明舟這麼會哭這麼愛流眼淚。“盛明舟,彆哭了,是,我就是覺得你小,煩你從小到大總是跟著我,我好不容易出國了你又要跟著,你冇有自己的朋友嘛,能不能讓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他說完就把盛明舟留在房間裡,離出門前歎了口氣又說“小舟,眼淚是最冇用的東西。”

-他更想努力去跟隨他的腳步。晚上大家都回到自己的房間,賀琛讀初中的時候盛明舟二年級,他發現小叔的房間怎麼跟孫叔的房間一層樓,他告訴孫叔把賀琛的房間搬到他的房間隔壁,盛明舟的房間是一個人一層在三樓他希望小叔可以和自己住一層。老孫跟盛祈年提起這事盛祈年也說也是該換房間了。賀琛對這一舉動並冇有什麼意見,他隻是個房客,主人讓他去哪他就去哪,能有自己的房間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事情了。賀琛從廚房倒了杯熱牛奶上樓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