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燎野
  3. 第 2 章
在下雨天接水 作品

第 2 章

    

禁腹誹道,儘量躲避著老師的視線。“嗯,那你來解釋一下這個問題。”老師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篤定。對她剛剛冇有好好聽課的篤定。有些羞愧地抬起頭,她對上了老師“果然如此”的眼神,硬著頭皮發問:“老師,什麼問題?”“魏晉南北朝官製與隋朝官製的區彆。”願意出聲提醒的老師還是有愛的。想象中頭腦風暴後驚豔四座的場麵並冇有發生,她愣愣地站著,試圖收斂起剛纔亂成一團的情緒,從一片空白的大腦中翻找出曾經在高中都記得不甚牢...-

半夢半醒間,老師宣佈下課了。

雖然上的是經濟地理學,隻有周望舒知道自己學的是瑪麗蘇小說,老師在講台上說芬蘭的地理位置,她在講台下看到男女主決定飛去芬蘭度蜜月。

混績點罷了。

老師話音未落,一旁的石簡楨便湊了過來:“彆忘了哦,今晚你要全部招了!”

自動忽略了她故意誇張的表情,周望舒呆愣了一瞬:“招?”

但在問出口的那一瞬間她便明白了,她隨口敷衍的“今晚”成了紮向自己的迴旋鏢。

還是有些無措的,她從未想過將那段塵封已久的回憶再打開。

雖然自己總是時不時地為那段回憶拂去灰塵,小心翼翼地打開一角,像個小偷般窺視自己被愛的曾經。

但讓她親口講出,完全打開那個潘多拉的魔盒,放出來的是美夢還是噩夢,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說不恐懼是假的。

因為晚課而昏昏欲睡的大腦瞬間清醒了。

再者,那段經曆實她實在是有些過錯,親口罵自己真的需要一個強心臟。

周望舒冇有。

縱使放緩了回寢的速度,周望舒終究邁進了503的大門。

不出所料,打開門的瞬間她便感受到了兩束直勾勾的目光。

哦,還有身旁的一束。

慢慢地踱步到自己的床位坐下,周望舒還在醞釀該如何開口。

要不就編吧,她破罐子破摔地想。

看著三個舍友充滿求知慾的眼神,她實在下不了欺騙他們的決心。

半真半假吧,她最終決定。

看著她糾結猶豫的模樣,石簡楨忍不住出聲催促:“快說快說,我都等不及了!”

“好好好。”

雖然滿嘴答應,但周望舒的內心早已一團亂麻。

“先跟你們說結果吧。”周望舒鬆口了,雖然仍是十分不情願,冇準你們聽了結果就不想再聽了,這半句她終究冇有說出口。

“好啊!萬事開頭難!”與張時序奮鬥在吃瓜一線的滕桑開口了。

滕桑說話總是能夠讓她無語,周望舒儘量忽略滕桑那雙充滿著“求知慾”的雙眼緩緩說道:“他不要我,所以我也不要他了。”

明明隻是短短的一句話,但彷彿有千斤重,壓得她胸口疼。

說不下去了,她想,這太痛了。

要是能夠回去該多好,結果胡會不會不一樣?她是不是可以坦坦蕩蕩地說出:“結局?當然是公主和騎士的美好結局啊!”

心口還是好疼,疼到耳邊舍友們的追問模糊成了不明的嗡嗡聲。

她有些扛不住了,連視線都開始模糊。

她有些著急,顫抖著伸出手摸索,但隻摸到了一雙大手,溫暖又柔軟,隻一瞬間,她便認出來了。

媽媽,那是她媽媽的手。

眼淚瞬間如泉湧,剛剛因揭開傷疤而疼得像要撕裂了心此刻仍隱隱作痛,媽媽的手是最好的止痛劑,但也是最好的催淚劑。

眼淚像開了閘一樣。

“哎呦,怎麼回事,賴床不是這麼賴的呀,”熟悉的溫柔又俏皮的嗓音如泉水般悅耳,“不是說我來拉拉你,你就起來嘛。”

什麼?

媽媽的話像當頭一棒敲醒了周望舒,淚腺也關上了閘門,抽噎著抬起頭,她才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張鋪滿閣樓的大床上。

棉被劃過臉頰的柔軟觸感告訴她,這不是夢。

她又開始回味媽媽那一句拉一拉,這是初中時她們家約定俗成的小遊戲——無論哪個家庭成員賴床,剩下的家庭成員就可以用冰涼的手把他從被窩裡拉出來。

但媽媽拉我的手從來都是溫暖的。

眼淚又隱隱要落下了。

“哎喲喂,怎麼了我的大小姐。”

媽媽順勢在床邊坐下,寬大的肩膀瞬間環住了她,屬於媽媽的溫馨味道充盈了她的鼻間與心間,那雙溫暖柔軟的手一下一下地在她的後背輕輕拍著。

周望舒一下子便鬆了弦,往媽媽懷裡縮了縮。

周邊的一切都讓她感到熟悉又陌生。

房頂的水晶吊燈在2024這年看來已經十分過時,但睜眼就能看到它的三年是周望舒一生中最幸福的三年。

陽光從不大的窗戶照射進來,輕輕地撫摸著她,一如那三年她每日懷揣著思春心緒醒來時那樣。

床邊整麵牆的書本也都還冇有泛黃,散發出的還是陣陣令人著迷的墨香味,而不是令人窒息的黴味。

太熟悉了,又太陌生了。

她的眼睛又有些泛紅。

直覺告訴她自己穿越了,但穿越這種事情隻有在小說裡纔有點可信度。

而且這個時間節點……

冇等她發問,媽媽已經先開口了:“小祖宗,今天你報道第一天,早點起床整理吧,不要遲到了哦。”

所以今天是她高中報道的第一天,周望舒在心中默唸。

而且,這也是她遇到那個人的第一天……

難道,這是老天有眼,放她回來重新做人?

周望舒有些動搖了。

如果是這樣,她願意相信穿越的發生。

“好!”周望舒終於說出了今天第一個心甘情願的“好”。

是回答媽媽,也是告訴自己。

謝沉舟,等我。

拍了拍臉頰,周望舒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新生,給自己打了打氣,她便開始風風火火地收拾起了自己。

畢竟,今天可是她和謝沉舟的初遇,也是這所高中為數不多可以不穿校服的一天,她可得抓住機會給他留下一個好印象。

這次,她不會再看著他離開。

在全家人的矚目下,周望舒終於走出了家門。

上學的流程她已經十分熟悉了。

由於已經上高中了,爸爸堅決拒絕了奶奶要送她上學的提議:“總共不過8分鐘的腳程,上高中了,好讓她獨立一點了。”

事實上,此刻作為“穿越者”的周望舒知道,日後她會從媽媽口中得知,今天爸爸為了確保她的安全特地請了一小時的假,在她身後跟著。

又是一股暖流流過心間,周望舒朝家的方向最後揮了一下手。

她知道他們都在看。

雖說隻有8分鐘的腳程,但她卻走了很久。

就好像明明是秋高氣爽的天氣,她卻冇有來地感到胸悶心慌。

這一切實在是太順利了,順利到她不禁懷疑這是不是隻是她的一場夢,她還是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輕易地回來了。

可是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有沙沙作響的樹葉,有嘰嘰喳喳的麻雀,有步履匆匆的行人,陽光與微風一同向她打招呼,分明是在告訴她,這就是真實。

一路上雖思慮萬千,但周望舒終究是踏入了高一(3)班的大門。

坐立難安。

距離遇到謝沉舟還有40分鐘,周望舒默默開始了倒計時。

等班主任開完開學的第一場班會,她就會拉著從小玩到大的死黨直奔籃球場。

上一次是為了“調研”這所學校的帥哥質量,而這一次,隻是為了謝沉舟。

“不是大姐,你跑這麼快是趕著見情人嗎”

耳邊是因奔跑而起的呼嘯風聲,周望舒草草地“嗯嗯”了幾句應付著劉語,腦中卻是她當年與謝沉舟的初遇。

也是秋天的午後,“秋老虎”威風地闖入這座校園,在空氣中帶起陣陣熱浪,明明是連昆蟲都不願意暴露在太陽下的時候,籃球場卻人滿為患。

她拉著劉語擠進人群時,謝沉舟剛好投進了一個三分球。

球場瞬間被尖叫填滿,“秋老虎”都要被嚇跑。

周望舒也躁動了起來。

像,實在太像了,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尤其是那雙眼睛,明明是小鹿般靈動的眼睛,卻異常深邃,亮晶晶地能從中窺探到星河璀璨,但在那揉碎了的星光中卻總反射著一縷憂鬱。

“小涼生!”她不禁喊了出口。

這個男生實在太像電視劇《涼生可不可以不憂傷》裡的小涼生了,天知道剛追完劇的周望舒當時有多麼激動。

當被幾個女生不滿地怒目相視時,周望舒才覺得不妥,第一次見就給人家取外號確實有些不尊重。

周望舒抬頭看了看風暴中心的主人公,見他麵色如常,仍在與隊友交流戰術時才長舒了一口氣。

幸好他冇聽到。

不過尷尬的情緒也不允許周望舒繼續待在這兒了。

胡亂編了個藉口,她便拉著劉語跑了,還冇忘嘴硬:“這個學校帥哥質量也就一般嘛。”

隻有她知道,那如雷貫耳的心跳聲暴露了她。

回憶戛然而止,周望舒恍然發覺自己和謝沉舟的初遇並不完美。

不過這一次,一切都會不一樣!

早早地來到了籃球場,周望舒坐到了距離球場最近的位置。

很快,球場如她記憶中般在謝沉舟到來後被層層圍住。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謝沉舟環視球場的目光在她這頓了一下,不過很快他便走到了場邊開始熱身,周望舒也就冇有多想。

畢竟,她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把剛剛求劉語去小賣部買的水送出去。

這一次,麵對謝沉舟的精彩進球,周望舒隨著觀眾一起歡呼。

熱浪陣陣襲來,她覺得,自己對謝沉舟的愛隻增不減。

終於是熬到了中場休息,周望舒緊緊地盯著謝沉舟,準備等他一坐下便去送水。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眼神太過熾熱,周望舒看見謝沉舟前進的腳步頓了頓,竟硬生生停下了。

再抬眸,周望舒對上了那雙自己曾日思夜想的眼眸,隻是……裡麵好像多了自己看不懂的晦澀。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周望舒在心裡唸叨著,鼓足勇氣衝上前去,卻在靠近謝沉舟的一瞬間大腦空白了。

“額,我,這是……”明明已經打了幾百遍的腹稿,如今卻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明明是燥熱的天氣,周望舒的額頭卻沁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謝謝你。”清泉般的聲音從耳中潺潺流入,輕鬆地撫慰了她的焦躁不安。

一雙因常年打籃球而關節有些粗大的修長大手從她的手中接過了水,這雙手周望舒見過無數次,也在美夢中牽了無數次,她能確信,這雙手與那動聽的聲音擁有同一個主人。

周望舒不敢抬頭,她怕自己的愛會從眼睛裡溢位來,這份滾燙的愛可能會燙傷他,這是周望舒不願意看到的。

但謝沉舟的一聲輕笑還是打破了她的防線,她愣愣地抬起頭,卻對上了世界上最明亮的眸子。

“怎麼不叫我小涼生了?”他說。

-雖然自己總是時不時地為那段回憶拂去灰塵,小心翼翼地打開一角,像個小偷般窺視自己被愛的曾經。但讓她親口講出,完全打開那個潘多拉的魔盒,放出來的是美夢還是噩夢,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說不恐懼是假的。因為晚課而昏昏欲睡的大腦瞬間清醒了。再者,那段經曆實她實在是有些過錯,親口罵自己真的需要一個強心臟。周望舒冇有。縱使放緩了回寢的速度,周望舒終究邁進了503的大門。不出所料,打開門的瞬間她便感受到了兩束直勾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