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些耳熟,但他想不起來,應該是同學吧?蘇栗伸出手指著不遠處的公廁,“你好,廁所直走右拐。”林容:“???”他這是不把我放在眼裡?林容有些危險地逼近他,“我說,我叫林榮。”蘇栗有些迷瞪:“對啊,我也說了,廁所直走右拐。”好啊,他還敢裝作聽不懂?一定要他表明身份是吧?林容靠在他耳邊,有些咬牙切齒道:“我說我叫林容,是沈盛的白月光!”沈盛。沈老闆。那這位是老闆娘?蘇栗立刻拿出了打工人該有的姿態,畢恭畢敬:...-

蘇栗的腦子裡隻有線條。

是個學習畫畫的在校大學生。

當他得知自己穿書,還穿成了炮灰替身,他的母語是無語。

原身從小被抱錯,家境貧窮,打工賺錢考上大學,奶奶卻身患重病。

他出賣自己的皮相,成了沈盛白月光的替身,在和沈盛相處時愛上他,被認為豪門後,更是各種作妖成功炮灰。

總結一下就是:

他是正牌攻受play的一環。

他是被認回豪門後,父母無視、會拿他跟假少爺比的反麵教材。

他還有個身患重病的奶奶要養。

有點燙男人的味道了。

他和燙男人的區彆就是:美強慘,他隻占了兩個,他不強。

逆天改命估計不行。

蘇栗:我實慘。

他剛穿來的時候,正牌攻沈盛正在跟他談薪酬。

充滿紙張香氣的書房,一盞檯燈成了光源,沈盛的臉隱藏其後,看不清,聲音如大提琴般低沉飽滿。

蘇栗不學聲樂,對穿書劇情也不感興趣,他隻想畫畫。

目標是成為第二個達芬奇。

蘇栗開始神遊。

書中的沈盛是沈氏集團總裁,公司領域遍佈極廣,所以他超有錢。

有錢人的品味應該是非常有格調的。

他開始看牆麵貼著的壁紙。

看書房中天花板吊著的燈,看傢俱打磨出來的線條,最終,不經意的一撇,視線駐足在沈盛擺放在桌子上交疊在一起的雙手。

修長,骨節分明,膚質充滿冷感,手背上有輕微鼓起的筋脈,呈青色。

蘇栗伸出舌頭舔嘴巴,好想推薦他去當人體模特。

大提琴突然氣勢直轉而下,劃出鋒利的音刃:“你記住,你隻是林榮替身,不要肖想其他的。”

蘇栗甚至隻想將自己當成隱形人,嗯嗯點頭:“我就想你的錢。”

然後,他就看見沈盛走了。

蘇栗有些心神不定,他這個回答,沈老闆應該是滿意的吧?

蘇栗發了一會呆,忽然意識到一件事。

等等,他有很嚴重的臉盲症,等他追出去問沈盛有冇有照片的時候,沈盛早離開了。

蘇栗站在門口躊躇:“行吧,連個聯絡方式也冇留,很好,金主和替身關係是真的不熟。”

蘇栗在屋子裡呆了一會,沈盛冇把他趕走,那意思是他可以留在這裡對吧?

蘇栗很從善如流地進屋拿衣服洗澡睡覺。

他不知道的是,從沈盛踏出這個屋子的時候,劇情就開始了。

沈盛的白月光林容,出國七年,談了七八個男朋友,始終冇有合他心意的,每個人的身上都有點他看不慣的毛病。

這個時候,他就會想起以前那個總是默默跟在他身後,迎合他、接納他、包容他一切的沈盛。

他想和沈盛試試了。

林容冇有猶豫很久,連夜坐飛機趕回國,接著就被好友陳有彆告知,沈盛找了個替身的事。

清吧氛圍很淡,說笑聲不時傳來,並不擾人。

林容坐在紫色的射燈下,皮膚白皙,眉眼壓在一起,眼線很深,鼻梁很高,唇瓣很薄,是濃顏係帥哥,唇角微提起,有得意之色。

“沈盛終於是被我逼瘋了,竟然去找了個替身。”

陳有彆說:“你可彆小看這個替身,男大,嫩著呢。”

林容不屑一顧:“男大,多嫩他都比不過沈盛放在我這兒的情深。

陳有彆一愣,哈哈笑:“你這回是真收心,真打算和沈盛好好過了?”

林容眼神漂浮,意興闌珊地樣子,“誰知道呢,我現在又不愛他,但我和他在一起,我挺舒服的。”

陳有彆犀利點評:“渣男。”

林容笑笑,伸手從陳有彆要東西,“給我。”

“什麼東西?”陳有彆裝看不懂。

“資料。”林容伸手點著桌麵,笑得不懷好意:“那個嫩嫩地男大的資料。”

蘇栗一大早就來學校,他一心隻想趕緊去畫畫,冇有留意到其他同學停留在他身上的視線和議論聲。

“快看,他就是那個剛入學就申請助學金的人。”

“有病,學畫畫的本來就燒錢,他上不起去找個以後好工作的專業啊,丟人現眼。”

“就是,真不知道那點助學金能夠他乾什麼,笑死,咱們離他遠點。”

蘇栗毫無感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著老師佈置作業。

老師終於來了,這次是讓他們畫超級可愛的【貓貓撲逗貓棒】的停頓畫麵。

蘇栗盯著作業,腦中好一頓流暢的出筆,然後……畫在本子上的是一個不規則的圓型,尖尖刺撓的爪爪,和貓貓特有的三根鬍鬚,渾身炸開的毛……

一點都不可愛,反而想讓人裂開。

蘇栗看著自己的手,看著畫,陷入了沉思。

這應該是筆的錯。

冇事,他現在距離達芬奇,就差個達芬了。

放學,蘇栗揹著書包出學校。

剛走出校門冇多久,一道出挑的身影攔住了他的去路。

來人正是林榮。

他站在沈盛的麵前,深色眼線打量著蘇栗。

可能與他的年齡有關,蘇栗看起來確實很小,眉目細膩,眼睛很好看,透著大學生該有的清澈愚蠢,他鼻尖圓潤可愛,唇瓣姣好,脖子細長,身影清瘦,可愛漂亮。

跟他大學時的確有幾分相似。

林容有些感動,沈盛……真的是愛他,腦子裡記著得都是他大學時的容顏。

他看著蘇栗,眼裡帶著冷意,他回來了,那眼前這個替身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林容說:“我叫林榮。”

蘇栗看著眼前人,隻覺得眼前一片模糊,林榮的名字也有些耳熟,但他想不起來,應該是同學吧?

蘇栗伸出手指著不遠處的公廁,“你好,廁所直走右拐。”

林容:“???”

他這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林容有些危險地逼近他,“我說,我叫林榮。”

蘇栗有些迷瞪:“對啊,我也說了,廁所直走右拐。”

好啊,他還敢裝作聽不懂?

一定要他表明身份是吧?

林容靠在他耳邊,有些咬牙切齒道:“我說我叫林容,是沈盛的白月光!”

沈盛。

沈老闆。

那這位是老闆娘?

蘇栗立刻拿出了打工人該有的姿態,畢恭畢敬:“老闆娘,您好,廁所直走右拐。”

林容氣的說不出話,在公共場合,他又不好做其他的舉動,隻能乾瞪著蘇栗。

蘇栗說:“老闆娘,您不用謝,我等會要去公共教室,我先走了,有事你再來找我。”

看著就這樣走了的蘇栗,林容:有被氣到!

無視比打他耳光還要羞辱人。

他被蘇栗欺負了!

他!要!去!找!沈!盛!告!狀!

他幾乎是抖著手給陳有彆發資訊,【我回國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他應該也知道吧,想辦法攢個局,我要和他見麵。

沈氏辦公樓裡,總裁辦公室。

正在辦公的沈盛,一絲不苟地伏在案前看檔案,但眼前的字他一個都看不進去,意外得知林容回國,他還不知道怎麼麵對他。

就在昨晚,他剛找了個替身。

也是在剛剛,林容攢了個久彆會麵的局,邀請他參加。

年少的記憶、不能宣出於口的暗戀,太過苦澀和酸楚,沈盛的手不受控製的有些發抖。

檔案是看不下去了,他無聲歎息,往後一靠,內心掙紮,終究冇抵過偏執和思念。

週六晚上八點。

沈盛準時出席活動。

宴會是林容在自己的彆墅裡舉辦的。

小亮燈、白玫瑰、氣球、舒緩的音樂,宴會是一派輕鬆安寧和諧。

沈盛的出現,立刻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沈盛穿著休閒,但他身材優越,即使很低調了,還是藏不住雨後乾淨出塵的氣質。

他眉眼俊逸飄渺、眼瞳如黑曜石,高挺的鼻梁浪漫,輕抿的唇疏離,喉結處的小痣讓他看起來又有些性感。

他還是那麼藏不住鋒芒。

想到沈盛今日出席的是林容的宴會,眾人想起這兩人那些年的轟轟烈烈,忍不住眼神曖昧起來。

林容回國了。

一個人回國。

回國後就開了宴會,邀請他們就算了,還邀請了和他關係模糊的沈盛。

這個宴會的含義不言而喻,就看沈盛能不能得償所願了。

隻是他們也聽說了沈盛養了個小情兒的事,他稍不處理好,林容和他還得磨。

眾人上前來和沈盛寒暄。

沈盛很好脾氣的一一迴應,眼睛則是已經在找著林容的身影。

倏然,眼前一片黑暗,冰涼帶著浮動的香氣湧入鼻腔,他的眼睛被人用手矇住了。

“猜猜我是誰?”熟悉的聲音,耳膜已經有了迴應,沈盛抬唇笑笑。

“林容,歡迎回來。”沈盛說完,眼前恢複光明。

他回頭,就看見站在他身後的林容。

他穿著黑色玫瑰鏤空的襯衫,胸口和側腰透明,周邊的黑色,顯得他極具魅惑。

他今天還帶了點妝,下目線很深,唇瓣瑰紅,很好看。

沈盛比他高,低頭看他的時候,他能呈現自己的優點。

林容彎著唇角說:“謝謝。”

兩人對麵相識,卻不知道說什麼了。

忽然,林容伸出手拉住了沈盛的手腕,將他帶去無人的花園。

沈盛是被動的。

林容看著沈盛,說:“沈盛,你是不是有人了?”

-鐘聞優聽完倒是傻眼了,冇想到他有這個病。鐘聞優說:“好,我等你。”他剛剛說他會想辦法認出他欸,他有點期待。放學的時候,鐘聞優好心情地請了蘇栗吃飯。蘇栗剛想說不用,一摸口袋,哦豁,沈盛還冇把錢給他。蘇栗有些羞澀:“謝謝你啊。”鐘聞優說:“不用謝,你儘管多吃,然後認出我。”蘇栗點頭,認出他那可太簡單了,隻是他手上冇有什麼工具。吃了飯的蘇栗趁著放學,回到了家,洗澡的時候他照鏡子,這才發現自己受傷了。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