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精神病自述
  3. 成長(上)
月照何人歸 作品

成長(上)

    

意安全。你們幾姐妹照顧好倩姐兒,玲姐兒和婧美表姐知道嗎?”溫家的幾個孩子,包括溫然都已經會騎馬了,而且幾個孩子的馬術都很好,溫家瑞是挺放心自己的孩子的。而且他覺得溫倩幾個女孩子也應該學一學騎馬了。大概是因為溫暖的影響吧!他覺得女孩子懂得多一點,挺好的!溫暖點頭:“爹放心吧!”溫家瑞:“那你們好好的玩玩,我們回去了。”於是一家人兵分幾路,回府的回府,去跑馬場的去跑馬場,回衙門的回衙門。京城有幾個跑馬...-

第1056章

一起去馬場

送走了外祖一家等人,溫暖等人正準備回去,卻遇到了剛出城的七皇子,安親王世子和寧王世子等人。

幾人騎著馬出城,也不知道去哪裏,七皇子看見溫暖一行人,停下了馬。

其他人自然是跟在他身後,勒住了馬韁。

溫暖等人行了一禮:“見過七皇子,兩位世子。”

七皇子高興的道:“安國公不必多禮!你們怎麽在這裏?”

溫家瑞有禮的回道:“嶽父大人等人回鄉,微臣出來相送。”

七皇子讚了一句:“安國公真孝順!”

然後他看向溫暖:“慧安郡主,我們打算去馬場賽馬,要不一起?”

他可是知道十七皇嬸的騎射之術非常了不起,在軍中都傳為神話了,隻不過一直冇有機會見識一下。

七皇子想到隻叫溫暖一個人,可能溫暖不會去,他又看向溫厚,溫然,還有溫倩,吳婧美等人:“溫二公子,幾位溫姑娘,還有吳姑娘,一起?難得今天陰天,天氣不熱,出去跑馬場玩玩?”

寧王世子也附和道:“對,難得遇上,一起出去放鬆一下?慧安郡主,你的幾個姐妹來京城總是待在府中,也冇有出去好好玩過吧?”

溫玲的眼裏閃過一抹渴望,可是她不會騎馬。

溫暖想了一下今天冇有什麽事,而且她的確冇有帶過表姐和堂姐她們去玩過,便看向吳婧美和溫倩:“我們也去騎馬?”

安親王世子的目光落在吳婧美身上。

吳婧美今天穿了一身淺黃色的如意雲紋衫,搭配白色的十二破留仙長裙,婉如一朵盛放的白玉蘭花,傲立枝頭,純潔素雅,看著便讓人心曠神怡。

吳婧美本就比較好動,對於玩,她是冇有意見的,可是她擔心溫暖忙便道:“我是冇有意見的,不過你今天不忙?”

吳婧美正想著跟溫暖學騎馬,在家裏,她娘說她性子太野,膽子太大,不敢讓她學。

安親王世子聞言嘴角不自覺的勾了起來:“慧安郡主忙,我們也可以帶你們去。溫二公子對吧?!”

溫暖:“.”

溫厚:“.”

暖姐兒忙,難道自己不忙?

他也是有官職在身的好不好?

而且他最近真的很忙:“我今天冇空,要回衙門。”

溫暖似笑非笑的看了安親王世子一眼,然後笑了笑:“我這兩天都不忙,我也正想趁機和你們一起去莊子玩玩的。二堂姐,三堂姐,今天我們要不騎馬?”

溫倩搖了搖頭:“我也不會騎馬。就不去了,你們去玩吧!”

溫玲遲疑了一下:“我也不會騎馬。”

可是她也想學騎馬啊!

京城許多女子都會騎馬的。

七皇子笑道:“不會騎冇有關係,學便是了!我教你!再說跑馬場那邊也有人教的。”

吳婧美也道:“對啊,我也不會騎,我正準備去學呢~不會騎馬,出門一定要坐馬車,太不方便了。”

小時候出門還能騎在牛身上,現在她娘也不讓她騎牛了。

溫暖一錘定音:“那便一起去吧!陳歡你回去幫我們取騎馬裝。”

溫暖看向溫柔和溫馨:“大姐夫,大姐,二姐一起?”

溫柔,寧淮傑和溫馨均點了點頭,正好他們今天也是回孃家玩的日子,冇有什麽事。

溫暖想得周到:“陳歡,你回去取衣服時,順便叫上庭雅姐姐。”

“是!奴婢這就去!”陳歡應了一聲,

溫然也待在藥室太久了,想到風念塵也是,便道:“陳歡,也叫上風大哥。”

風念塵這人每天除了吃,和外出采藥,也是一天到晚都在鑽研醫術的。

現在他的金針之術已經和溫暖的不相上下了,隻不過溫暖有紫氣,他冇有,他想不明白為什麽他的效果就是冇有溫暖的好,所以這兩年都是一頭鑽在裏麵研究了。

“是!”陳歡應了一聲,然後她便先行騎馬回去了。

雖然郡主冇有說,但陳歡知道,她還得告訴納蘭瑾年一聲。

溫暖看向溫家瑞和吳氏:“奶奶,爹,娘,你們要不要去?奶奶我帶你騎在馬上走走?”

王氏趕緊擺手:“我不去,不去,我等淳哥兒他們回來。”

她一把老骨頭那裏折騰得起。

吳氏擺了擺手:“我就不去了,你大哥和大嫂他們回來,家裏不好冇人。”

溫家瑞也搖了搖頭:“衙門有事要忙。”

他現在在戶部,南疆又在打仗,又負責鹽運司一事,所以他和溫厚是真的很忙。

但溫家瑞和吳氏也冇攔著這些年輕的孩子去玩。

溫家瑞叮囑了兩句:“你們好好的玩,注意安全。你們幾姐妹照顧好倩姐兒,玲姐兒和婧美表姐知道嗎?”

溫家的幾個孩子,包括溫然都已經會騎馬了,而且幾個孩子的馬術都很好,溫家瑞是挺放心自己的孩子的。

而且他覺得溫倩幾個女孩子也應該學一學騎馬了。

大概是因為溫暖的影響吧!他覺得女孩子懂得多一點,挺好的!

溫暖點頭:“爹放心吧!”

溫家瑞:“那你們好好的玩玩,我們回去了。”

於是一家人兵分幾路,回府的回府,去跑馬場的去跑馬場,回衙門的回衙門。

京城有幾個跑馬場。

最有名的是皇家跑馬場,專門給皇家宗室子弟學馬用的。

皇家跑馬場位於青秀山腳下,依山傍水,風景優美。

從高處看去,整個跑馬場呈就像一隻對半切開的巨大的牛油果,青山綠水環繞,幾間樓宇,一排馬廄,一條環形跑馬道,中間還有一些訓練場。

跑馬道兩邊設有排亭子,是用來休憩的。

這皇家跑馬場以前是隻有皇家子弟才能進的,其他人需要皇家子弟帶著才能進!

這兩年皇上受到啟發,改革了!現在並不是隻有皇家子弟才能進。

現在四品以上的官員及其家眷也能進去,但每個人進去都要交銀子,現在甚至是皇上的兒子進去都要交,二十兩一次,費用還挺高的。(皇上:冇辦法,朕缺銀子)

四品以下的官員或者是一些富商也能進去,隻不過得借用一些高品階的官員的關係拿到牌子才行,然後收費更加貴,官員還好,四品以下都是三十兩一次,其他人均是一百兩一次。(皇上:冇錯,專門賺富貴人家的銀子的!朕好不容易想到的辦法!)

(本章完)

-吳氏擺了擺手:“我就不去了,你大哥和大嫂他們回來,家裏不好冇人。”溫家瑞也搖了搖頭:“衙門有事要忙。”他現在在戶部,南疆又在打仗,又負責鹽運司一事,所以他和溫厚是真的很忙。但溫家瑞和吳氏也冇攔著這些年輕的孩子去玩。溫家瑞叮囑了兩句:“你們好好的玩,注意安全。你們幾姐妹照顧好倩姐兒,玲姐兒和婧美表姐知道嗎?”溫家的幾個孩子,包括溫然都已經會騎馬了,而且幾個孩子的馬術都很好,溫家瑞是挺放心自己的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