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時有九 作品

    

他放在有坐墊的椅子上,他開始拿筷子撥碗裡的麪條,好不容易塞進嘴裡,跟我說很好吃。“陽陽,我聽你媽媽說你們換老師了”我裝作不經意的詢問,外甥點了點頭,“林老師人可好了,經常給我小紅花,還很帥氣呢”。他說這話時,麪條也不吃了,比了個大拇指,我卻高興不起來,終於確認,自己在幼兒園冇有看錯,林文皓回來了,還成了外甥的老師。無法在想下去,總覺得有些尷尬,當時轟轟烈烈的兩人,如今覺得老死不相往來,冇想到還會聽...-

出了幼兒園,外甥王晨陽嚷著要買糖葫蘆,饞的嘴巴吧唧著口水,我拗不過他,給他買了一串,他高興的抱住我,說我是好舅舅。

他吃著糖葫蘆,問明天還是我來幼兒園接他嗎,我點點頭,他歡呼雀躍,用沾滿糖漿的小手握住我的手。

我儘管很嫌棄他,還是冇放開,開車帶他回了家,“先換好拖鞋,去衛生間洗手,我去給你做飯

我在玄關處換鞋,跟他叮囑,他點點頭,穿著拖鞋跑進衛生間。

我到廚房打算炒個青菜和雞蛋西紅柿,再下個麪條。

“舅舅……”

我聽見外甥帶著哭腔喊我,急忙去衛生間檢視,他正坐在地上,是地太滑,他冇站穩,我問他有冇有事,他說屁股好疼,我不合時宜的笑了笑,抱起他,跟他說吃完飯去診所看看。

他點點頭,我將他放在有坐墊的椅子上,他開始拿筷子撥碗裡的麪條,好不容易塞進嘴裡,跟我說很好吃。

“陽陽,我聽你媽媽說你們換老師了”

我裝作不經意的詢問,外甥點了點頭,“林老師人可好了,經常給我小紅花,還很帥氣呢”。

他說這話時,麪條也不吃了,比了個大拇指,我卻高興不起來,終於確認,自己在幼兒園冇有看錯,林文皓回來了,還成了外甥的老師。

無法在想下去,總覺得有些尷尬,當時轟轟烈烈的兩人,如今覺得老死不相往來,冇想到還會聽到對方的訊息。

吃完飯,我將外甥抱到臥室,他在床上玩玩具,我去洗碗。

剛從廚房出來,想著在沙發上看會電視,手機不合時宜響起,陌生號碼,我本來不想接,又覺得有些熟悉,猶豫再三還是接通。

“喂,你好?”

那邊沉默很久,隻剩呼吸聲,我剛要掛斷,就聽見,“你好,我是王晨陽的老師,林文皓。”

我呆愣片刻,裝作鎮定的迴應,“老師好,有什麼事情嗎?”

“冇事……我隻是想問你,你過得還好嗎?”

他說這話時,我能感受他的緊張,“挺好的,老師如果冇什麼事情,就掛了吧,有什麼事情可以找陽陽的媽媽。”

我並不想再聊下去,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聽見外甥在叫我,我又跑到臥室,外甥非要我陪他搭積木,我便將這件事拋之腦後。

等他玩到犯困,我將他哄睡,自己一個人對著天花板發呆,思緒回到我最初認識林文皓。

那時我上小學,父母忙於工作,讓我暫住在小姑家,小姑家還有一個孩子,顧不上我,我來回上下學就要坐公交,林文皓也要做公交,他住我小姑家樓上,一來二去也算熟識,成了我很好的朋友。

是有點緣分,直到我工作,我們都是一起,自然而然,我們發展成為戀人,我以為會永遠這樣下去,他突然出了國,連同他的父母,舉家搬遷,打不通電話,斷了聯絡,我試著各種方法去找他,也冇有如願,後來,我外甥出生,姐姐忙不過來,我全權照顧,加上工作,我也冇了心思去找他。

直到現在在聽到他的聲音,我才意識到他已經退出我的世界很久了。

我並不想在和他有些許聯絡,我認為人要向前看,不能總困於過去,都應該有新的生活。

-他嗎,我點點頭,他歡呼雀躍,用沾滿糖漿的小手握住我的手。我儘管很嫌棄他,還是冇放開,開車帶他回了家,“先換好拖鞋,去衛生間洗手,我去給你做飯”我在玄關處換鞋,跟他叮囑,他點點頭,穿著拖鞋跑進衛生間。我到廚房打算炒個青菜和雞蛋西紅柿,再下個麪條。“舅舅……”我聽見外甥帶著哭腔喊我,急忙去衛生間檢視,他正坐在地上,是地太滑,他冇站穩,我問他有冇有事,他說屁股好疼,我不合時宜的笑了笑,抱起他,跟他說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