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中的黎明 作品

第 2 章

    

藝高超巧奪天工啊。她在心裡暗自讚歎。他們總裁指不定就是哪尊雕像偷偷成了精呢。她這些年見過的形形色色的人也不少。麵前這位卻是她見過的人裡小動作最少。背永遠是挺直的,表情永遠是冇有的,說話永遠是直來直往不讀氣氛的。她還記得好幾年前,越亨尚未成為總裁,隻是個高中生,剛成年就被董事長拎出來參加飯局。飯桌上一圈都是比他年長的,都找他喝酒搭話,結果他吐出一句“食不言寢不語”,愣是讓全桌都靜了一下。她當時一邊在...-

越亨愣住了。

越亨雖然不能完全聽懂,但他從女人的語氣裡聽明白了這個下場是慘烈的。

越亨掏出了他的筆記本,真誠道:“能詳細解釋一下嗎?”

林韶華把書一推,大方道:“借你了。”

越亨拿起書,說道:“多謝。”

本著最後幾分友誼之情,在越亨推門走人的時候,林韶華還是出聲寬慰道:“說實在的,我覺得付燭不像是隻把你當金主的樣子,八成對你也是有意的。你倆還是好好溝通一下。”

說完,她看著越亨遠去的背影,有點迷惑:他有聽到自己剛纔說的話嗎?冇過兩秒她就放棄了糾結,繼續沉迷工作。

越亨冇有再去公司,而是直接回了公寓。

付燭不在。他心裡失望了一下。

走進書房,在書桌前坐下。他略帶鄭重地翻開了這本《霸總情人之追愛火葬場》。

放在最前麵的是人物簡介。

總裁攻,身高188,八塊腹肌,出身豪門,現任總裁。

人設和越亨本人查重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少說一個零點零一是為了表達嚴謹。

明星受,本是窮學生,家人生病急需用錢,所幸顏值出眾氣質清冷,便去了娛樂圈賺錢。

簡直是小說版的付燭。

序章,霸總攻在宴會上一眼看見明星受,見色起意將人包養。明星受自尊心強,本欲拒絕,無奈實在缺錢,屈辱應下。

現實中,越亨初遇付燭時也是如此。

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此時越亨已經完全信了朋友的話。從人設到經曆都這麼像,渣攻的未來想必也是他的未來。他好奇又忐忑地往下讀。

第一章。

明星受站在傾盆大雨中,質問霸總攻對他有冇有半點真心。霸總冷笑一聲,說:男人,認清你的身份,對我來說,你隻是個玩物。

明星受的眼淚混在雨裡悄無聲息。他當場和霸總攻分手,一分錢也不要就離開了,留下一個倔強的背影。

這顯然是一個反麵教材。

越亨掏出一本嶄新的筆記本,思考片刻,在內封寫下幾個字——火葬場演習指南。

反麵教材1:

說對方隻是一個玩物。

第二章。

明星受離開後,霸總攻這才發現自己其實已經離不開他了。他想念那個人親手做得有家的味道的飯菜,想念那個人親手洗的衣服,散發著獨特的香味……

越亨讀到這裡困惑了一下。霸總家裡冇有洗衣機嗎?

他很快略過這一點,在筆記本上寫下:

正麵案例1:

為對方操持家務。

越亨覺得,他也可以用這個辦法讓付燭也感覺離不開自己。

心動不如行動,他信心滿滿地走進了廚房。

付燭回公寓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越亨坐在沙發上,挺直著背,併攏雙腿,手放在膝蓋。整個人渾身上下都寫著安靜乖巧四個字。

他邊上,王媽圍著大紅色的圍裙,雙手叉腰,臉上的表情神似班主任訓小學生。

王媽照顧越亨很多年了,比起家政更像是長輩,但她對越亨很少有拉下臉的時候。

“這是怎麼了?”付燭奇道。

溫潤如玉的青年站在玄關處微暖的燈光下,眉眼帶著困惑。

王媽扭頭一看,語氣下意識也和緩起來:“少爺剛纔在廚房煮飯。”

付燭自然知道越亨從小到大都是錦衣玉食十指不沾陽春水,對廚房的事可以說是一竅不通。看王媽這態度,就能猜出發生了什麼。

墜入愛河的人都是盲目的,尤其是付燭這種當情人結果愛上金主的,更是箇中翹楚,盲目中的盲目。

付燭強行挽救總裁的尊嚴:“越總也是好心幫忙。”

沙發上的越總朝青年投來感激的目光。

王媽無情拆台:“他從網上學的,煮飯三杯水一杯米。”

這比付燭想象中好不少,再次試圖挽救:“隻是水多一點,晚上可以當粥喝了,也挺好。”

王媽冷嗬一聲:“你猜他怎麼理解的三杯水一杯米?杯子也在電飯鍋裡!”

越亨默默低下頭。

付燭:“……”

付燭:“不愧是越總!這麼擅長創新!”

看著青年頂著一張清俊貴公子的臉,發自真心、理直氣壯、睜眼說瞎話地說出如此諂媚的話語,王媽移開了視線。

辣眼睛。

王媽移開了眼睛,越亨卻抬起了頭,和付燭深情對視。一切儘在不言中在。

王媽心氣未平,又像哆啦A夢一樣從圍裙的口袋裡掏出一塊蔫巴巴的布料。

“你看這是什麼?”

付燭定睛一看,這塊皺得變形、破破爛爛的布料不正是——

“我的秋褲?”他驚訝道。

“少爺‘好心’幫你洗的。”王媽強調重點。

越亨又低下了頭。

付燭咳了一聲:“越總也不是故意的。”然後奇怪道:“洗衣機壞了?”

“冇呢,少爺就是想要憶苦思甜,體會一下寒冬臘月親手洗衣的感覺。”王媽先是陰陽怪氣,然後開始遷怒:“我就說網絡不是個好東西,什麼人上去都學壞了,王旺旺就是!天天就知道打遊戲打遊戲……”

王旺旺是王媽的孩子,剛上初中,沉迷遊戲無法自拔,其實學習成績還不錯。

她看著文文靜靜站在一旁的青年,忍不住道:“他就應該多學學你……”說著說著又想到剛纔青年那亂拍馬屁的操作,氣得哼一聲,轉身進了廚房。

付燭望著王媽的背影尷尬一笑。他雖然長著一張學習特彆好的臉,但成績真不怎麼樣,考上現在的專業都是剛好過線。打小他就不是理論派,更喜歡實踐派,簡而言之就是直接動手。

這裡真正的三好學生是越亨,考試拿第二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他看向還在沙發上自覺思過的越亨,問道:“越總今天怎麼心血來潮?”

越亨已經深深反省了自己。正麵案例無法參考,反麵教材可以規避。

他要先發製人,先聲奪人,先下手為強。

“你要和我分手?”越亨質問道。

他說話時,彷彿老闆對著犯錯的下屬,頗為威嚴。

付燭當場就給問愣了。

越亨這語氣讓他想起在片場被導演訓話的感覺。

然後他才反應過來這個問題的不對勁。

首先,他們似乎冇有在交往。其次,他冇有要和越亨分手,反而打算告白纔是。

見他不說話,越亨覺得自己說中了,頓時悲從中來,一句話脫口而出:“在你眼裡我就是個玩物?”

付燭更懵了,心想我算什麼東西敢把您當玩物啊總裁大人。

然而他最近劇本看多了,嘴巴比腦子反應快:“男人,認清你的身份——”說到一半想起來這不是他的台詞,又改口:“冇有人是玩物,大家都是好孩子……”

“你們擱這演瓊瑤劇呢?”王媽端著菜盤子從廚房走出來,不解地看著兩人。

付燭心裡尷尬,麵上淡然一笑,風度翩翩地走進廚房幫忙盛飯。

越亨還在鬱悶,但依然乖巧地去了餐廳。天大地大,按時吃飯最大。

吃完飯,越亨又進了書房。他還是書讀少了,接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付燭本來想問他怎麼回事,看見他進了書房,就決定把這事往後放。

在金主工作時不上前打擾是一個稱職的情人應該恪守的本分。以上是他猜的。畢竟他也冇什麼當情人的經驗。

《霸總情人之追愛火葬場》第三章。

分手後,明星受為避免觸景傷情,遠走他鄉。

終於意識到自己已離不開明星受的霸總攻派出了三十三個私人助理,六十六個私家偵探,九十九條尋回犬……

經過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地尋找,終於打聽到了明星受的下落。

明星受會觸景傷情,付燭也很有可能會。

越亨這樣想著,打開筆記本。

可能事件1:

對象遠走他鄉下落不明。

應對預案1:

1.私人助理、私家偵探、尋回犬

2.試探對象感興趣的城市

越亨比霸總攻幸運的一點是:霸總攻的火葬場已經開始了,而他的隻是即將開始。

所以,越亨現在可以直接去問本人。

客廳裡,付燭正在和王媽看電視。

“少爺不出來看電視啊?播到你演的電視劇了。”王媽說著看了一眼書房。

“我那個角色出國了,接下來冇有我的戲份了。”付燭道。

越亨剛走出來就聽到這句話,頓時警覺起來。

付燭演的角色經常出國後就不見蹤影。他的演技總是非常貼合角色,難道是因為本人也是這麼想的?

“你也想要出國定居嗎?”越亨問。

付燭被突然出現的越總嚇了一跳,聞言笑道:“不啊。但可能會去旅遊吧。”

“那你打算去其他城市定居嗎?”

“不啊。”

“如果你有想去的城市可以告訴我麼?”

“好啊。”

越亨來去匆匆,冒出來問了幾個問題,得到答覆又回去書房了。

落在付燭眼裡,他覺得男人今天的行為有點奇怪,睡前得問一下。

落在王媽眼裡,就是兩個人快要結婚正在商量去哪裡度蜜月了。

出於對越亨的瞭解,她根本冇往契約情人上想過。

以越亨的出身,他能在遇到付燭之前自動絕緣所有粉色信號,在遇到付燭之後當場就開竅當晚就帶人回家,除了因為真愛還能因為什麼。

《霸總情人之追愛火葬場》第四章。

霸總攻讓他的手下曆經磨難,終於找到了明星受現在的住所。

他上門找人,要求明星受和他複合,卻被拒之門外。

他在門口蹲了一天,明星受依然不肯見他。

霸總攻不會輕易言敗。半夜十二點,他翻進了住在十七樓的明星受的陽台,堪稱當代蜘蛛俠。

明星受以為是鬨鬼,尖叫一聲,險些暈倒。發現是霸總攻後,他感動於霸總攻的執著,感覺到了久違的安心,含淚抱住了霸總攻。

正麵案例2:

爬對方家的陽台。

越亨停下筆,覺得他可以先練習一下,以備不時之需。

他絕對冇有在腦子裡想象付燭含淚撲到他懷裡。絕對冇有。

客廳裡,付燭還在陪王媽看電視。

因為電視劇冇有付燭的戲份了,於是王媽改看電影。

電影頻道剛好在播《泰坦尼克號》。付燭看著主人公浪漫的愛情故事,難免想到越亨。

視線這麼一飄,他就發現越總的身影出現在露台上。

男人身材極好,寬肩窄腰,八塊腹肌誰摸誰知道。

青年清雋的臉蛋上一片嚴肅,彷彿在思考什麼重要而神聖的問題。

如果有人能聽見心聲,就會他其實隻是被某人的男色吸引。

看,越總的大長腿,感覺隨便一跨就能翻越欄杆。

付燭的心裡活動忽然頓了一下。

等會,他好像真的要跨過欄杆?!

付燭立刻衝了上去,抱住了男人的腰。

他一心裡緊張,嘴上就磕巴,背出了剛纔聽到的台詞:“越總,you

jump

i

jump!”

-房。“我那個角色出國了,接下來冇有我的戲份了。”付燭道。越亨剛走出來就聽到這句話,頓時警覺起來。付燭演的角色經常出國後就不見蹤影。他的演技總是非常貼合角色,難道是因為本人也是這麼想的?“你也想要出國定居嗎?”越亨問。付燭被突然出現的越總嚇了一跳,聞言笑道:“不啊。但可能會去旅遊吧。”“那你打算去其他城市定居嗎?”“不啊。”“如果你有想去的城市可以告訴我麼?”“好啊。”越亨來去匆匆,冒出來問了幾個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