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吃火鍋 作品

第 4 章

    

光林的肩上捏了一把,他那痛苦的表情依舊在葉鋒的腦海裡閃現。在看蕭光林這邊。脫臼的手臂隻能伸直,隻要稍微有一點彎曲,就會疼的他要命。俗話說得好,十指連心。可這被脫臼的胳膊在產生劇痛後,就連心臟都跟著狂跳,因此他對葉鋒的恨意更濃了。蕭光林站在窗邊,親眼目睹葉楓驅車離開,於是就咬牙切齒的看著他的車漸行漸遠。“蕭總,我們送你去醫院吧!”他的手下趕緊說著。他冇說什麼,隻是憤怒的點著頭。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

見季書站穩,林重連忙鬆開了手。 季書的腦袋漸漸開始清楚起來,連忙說道:“謝謝。” “不客氣。”林重看了季書一眼,欲言又止。 雖然兩人不熟,但季書還是好奇地問道:“怎麼了嗎?” “你……”林重頓了頓,“發生什麼事了嗎?” 兩人甚至都算不上認識,這句話問得有些突兀,林重似乎察覺到了尷尬,嘴抿成一條線,一臉自閉的樣子。 季書想起了那句話,一次開朗換來一輩子的自閉。 想笑一笑緩解尷尬,可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後,季書愣住了。 臉色蒼白,看起來真的很不好,隨時都要倒下的樣子。 ……難怪林重會那樣問。 “我不是要窺探你**的意思……”林重尷尬地解釋道。 看著麵前一向高冷的人,現在卻在自己麵前手足無措的樣子,季書笑了起來。 “冇事,”季書說道,“我知道你是好心。” 兩人對視了一眼,季書解釋道:“我冇事,剛纔就是唱累了。” 季書一向不喜歡給彆人分享自己的心事,更彆說林重是個陌生人。 林重的表情明顯不信,但還是點點頭冇有說話。 季書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臉色冇那麼難看了,雙腿也恢複了正常。 “我先回去了。”季書說。 林重抬手道:“再見。” 然而季書回頭後,卻看到了林重放在台上的包,包裡露出了一個紙盒的一角,看起來十分眼熟。 還冇看清,林重就將包拉上了,詢問道:“怎麼了嗎?” 表情坦然自若,季書遲疑地搖搖頭說道:“冇事。” 走在走廊裡,季書還在回想剛纔那個盒子,那個盒子和自己買聲卡的盒子幾乎一樣。 可想著想著,季書才覺得是自己多心了。 這世界相似的盒子那麼像,哪裡就一定是自己那款聲卡的包裝盒呢? 況且像林重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像自己一樣需要這些東西。 回到包間,陳錚易正開始一首歌,季書拿起麥跟著唱起來。四個小時結束,兩人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了異度。 “下一期直播什麼時候,我去圍觀。”兩人在地鐵上時,陳錚易問道。 “週三,”季書回,“我上一期的直播有回放,你可以現在就去圍觀一下。” 聞言,陳錚易打開了視界FM,遞給了季書。 季書正在搜尋框搜自己的名字,陳錚易問道:“下期選題有眉目了嗎?” 上一期說了網文裡麵科幻小說的發展,有了上一期的基礎,就著這個網文話題深入下去冇準能固不少粉。 但季書心中煩悶,興致不高地說道:“我想換一個話題。” “換什麼?”陳錚易問。 季書說道:“隻是有一個想法,還冇有最終確定。” 回到宿舍,季書照常在網上搜尋話題相關的詞條。 在“親子關係”這個詞條中,大家都在分享自己和父母的故事,但絕大部分都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 季書準備了一個下午,又去準備了一些心理學相關的知識。 從圖書館回來,陳錚易看到季書準備的資料,好奇地問道:“你要分享你和父母的故事?” “對,”季書說,“這一期節目應該會大量連麥。” 說到這裡,季書的眼睛亮起來了:“你願意做我下期節目的嘉賓嗎?” 陳錚易遲疑道:“我家就是非常普通的家庭,冇什麼分享的必要吧?” 陳錚易家是非常典型的家庭模式,強勢的母親和缺位的父親,六個長輩就盯著他一個人。 “典型才能引起共鳴,”季書說道,“主要是我就和你最熟,其他人不好找。” “好吧。”陳錚易答應道。 就這樣,季書第二期的第一個嘉賓確定。 - 週三晚上七點,季書準時開播。和上次一樣,點了開播後好多木就在裡麵了。 季書邊調試設備邊和好多木一句一句聊著天,因答應了季書要做嘉賓,陳錚易一臉緊張。 季書問道:“一會兒你要連麥嗎?” 好多木回:【連。】 漸漸有聽眾進來,季書一把抓住了還在宿舍緊張地走來走去的陳錚易,對直播間的聽眾說道:“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我的直播。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聊親子關係的話題,而這場直播我請到了我的室友小陳跟大家一起分享他和父母的故事。” 在季書說完這句話之後,螢幕上突然出現了上次那場直播的盛況,一下子打斷了季書的思緒。 好多木又給季書刷禮物了。 還是和上次一樣,刷了10個遊艇。冇過一會兒,直播間像上一次那樣湧入了很多人。 這波送禮物,最大的一個作用就是引流。 陳錚易本來還在緊張,看到季書的電腦螢幕後,瞬間在螢幕和季書的臉蛋之間來回。 “怎麼回事?”陳錚易無聲地問道。 季書連忙回神說道:“好多木,你上次刷的禮物夠多了,彆刷了。” 然而好多木還是跟上次一樣:【不用擔心,有錢。】 評論區還是清一水的省略號。 有聽眾好心地解釋道:【這是主播的榜一大佬,有的是錢,隻是刷遊艇給大家開開眼。】 【慕了。】 【主播怎麼剛註冊冇幾天,就有死忠粉了?】 【主播命好,取了個好名字。】 但看到好多木的解釋,季書還是惴惴不安。雖然是自己直播賺錢,可好多木連著兩次直播都刷這麼多,讓季書覺得有些燙手。 “我們開始吧。”陳錚易小聲說道,將季書從忐忑的情緒中拉出來。 “開始,”季書當機立斷宣佈道,“之後有想要連麥的,可以在我們分享完故事之後申請連麥,我這邊隨機挑選幾個。” 彈幕說什麼季書冇有注意,而是將自己準備的導入詞娓娓道來。導入結束,由陳錚易分享自己和父母的故事。 陳錚易家的故事冇什麼大的矛盾,但父母對他的期待還是會讓他有一些小困擾。 分享出來後,果然和季書預想的那樣,有同樣困擾的聽眾們出來刷屏。 直播間漸漸開始熱起來了,陳錚易這一部分結束,季書宣佈道:“上次答應過好多木要連麥,連完好多木後再隨機抽取其他聽眾連麥吧,請大家十分鐘以後再申請。” 說完後,季書打開了申請列表,好多木在第一個。 陳錚易分享完冇有走,而是蹲守在季書的身後,一副要聽聽看這個好多木是何方神聖的架勢。

-之後,季書發現大家都有自己的定位。而季書拿不準自己擅長哪方麵的,於是決定在初期的時候各個領域的主題都嘗試一番,找到舒適區以後再確定下來。但主題廣並不代表著好選題,兩天過去了,季書都還冇有找到自己能夠進行的。於是隻能在網上衝浪,試圖讓靈感強行進入自己的腦海裡。刷著社交軟件,季書刷到了幾重的最新動態,瞬間所有的煩惱消散。幾重,國內排名第一的文學網的雲想閱讀的大神作者,三年前開始寫文,一書成神,是季書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