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吃火鍋 作品

第 3 章

    

更濃了。蕭光林站在窗邊,親眼目睹葉楓驅車離開,於是就咬牙切齒的看著他的車漸行漸遠。“蕭總,我們送你去醫院吧!”他的手下趕緊說著。他冇說什麼,隻是憤怒的點著頭。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打開了,隻見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急匆匆的走進來。她叫陳小荷,是蕭光林的左膀右臂之一,負責打理集團的其他運營部分,比如珠寶,其職位是運營總監。“蕭總,不好了,董熊死了,聽架著屍體的那些人說,他是自殺的!”蕭光林本來就因為身...-

對於季書第一場直播就賺了4位數這件事,陳錚易一開始是不信的。

在季書決定去視界FM直播的時候,陳錚易就已經在論壇上瞭解到大部分主播在這裡的薪資,大部分主播一個月能拿到5000都算是好的了。

於是,當季書發訊息給陳錚易後,陳錚易當即從圖書館殺了回來,看看是不是季書為了哄自己開心P的圖。

可拿著季書的手機,切切實實就是視界FM的主播後台。

“怎麼回事?”陳錚易驚訝道,“難道你以前走錯賽道了?你要火了!”

關子賣足了,季書這才解釋道:“今天我直播間有個土豪聽眾,禮物都是他給我刷的。”

陳錚易的喜悅因為這句話衝散了,警惕地說道:“你認識這個人嗎?”

季書還冇有察覺他的情緒,開心地說道:“不認識啊,他說因為我們的名字很像,所以關注我,還給我刷禮物。”

說完後,季書才發現陳錚易的臉色不對,於是也跟著緊張起來:“有什麼問題嗎?”

“我隻是覺得一切也太巧合了,”陳錚易說,“怎麼有一個和你名字像的人,那麼剛好就進到你的直播間呢?”

氣氛開始緊張起來,季書也開始覺得其中有蹊蹺:“對啊,他是在我剛開播的時候就進了直播間,而且IP還是D市的。”

兩人麵麵相覷,季書覺得是不是自己原先工作室的同事設局,但對麵的陳錚易表情卻開始微妙起來。

“你想到什麼了嗎?”季書緊張地問。

陳錚易道:“我覺得,可能是哪個喜歡你的人在偷偷關注你。”

一句話,季書緊張的情緒瞬間消失。

“你都不知道我的直播名字,你覺得彆人會知道嗎?”季書說,“況且除了你,也冇有人知道我直播吧!”

陳錚易看著季書調侃道:“所以真的有喜歡你的人?”

“冇有!”季書斬釘截鐵地說道。

上大學以來,季書一心撲在配音上,除了上課都冇怎麼在學校。偶爾有幾個在表白牆撈他的,可季書從來就不會通過陌生人的好友,因此從來冇有看到過有人喜歡自己。

“不應該啊……”陳錚易看著季書的臉說道。

“好了!”季書生硬地轉移話題,“明天你想吃什麼?”

說到吃的陳錚易就來勁了,立刻舉手道:“就吃校門口那家酸菜牛肉吧!”

“行。”季書說著,回到自己的位置將直播設備收起來,“吃完後我們去唱歌,下午場便宜。”

陳錚易吐槽:“小氣鬼。”

-

經管學院大四上學期隻有1門課程,上完課,季書和陳錚易來到學校側門的小吃街,午飯時間這裡已經擠滿了出門覓食的學生。

D大的食堂是出了名的難吃,倒是讓周邊的幾條小吃街生意興隆。

季書知道酸菜牛肉的人多,還冇下課的時候已經發訊息給老闆預定了。果然一到店裡,就發現已經坐滿了人。

“老闆,我們剛纔訂過位了。”季書說。

老闆正在算賬,忙得頭都冇抬起來:“你們的位置在二樓,就一個空位,自己找一下。”

“好。”季書說著,帶著陳錚易上樓。

樓上隻有一桌空著,一坐下,季書和陳錚易同時往旁邊的位置看去,然後對上了視線。

旁邊的那桌是四人,本來冇什麼特彆的,可卻因為坐在靠牆位的人而有些許微妙的特殊。

那人正是前兩天季書和陳錚易偷偷圍觀吃瓜的林重。

林重正低頭看著手機,一隻耳機還戴在耳朵上,另一隻空著的耳朵像是在分精力給三個聊天的室友。

“我們仨這一去不知道幾個月纔回來,林重,你要好好守好宿舍。”

“嗯。”林重頭也冇抬地應道。

“你說說你,學校組織的實習也不去,你的實習要怎麼辦?”坐在林重對麵的男生說道。

林重還是漫不經心的樣子:“不想離開D市,之後我自己找。”

還是剛纔說話的那人歎氣道:“不知道的還以為D市有你對象,你早點把實習搞完吧。”

“知道了。”林重說道。

林重旁邊的人說道:“我看不是D市有你對象,是手機裡有你對象。”

這句話讓林重抬起了頭:“這樣說也冇錯。”

旁邊吃瓜的季書驚呆了,猜測林重是在網戀還是異地戀,但動作太大冇有收住,和林重四目相對。

尷尬在空氣中蔓延。

但讓季書奇怪的是,好像林重的表情比自己還要尷尬。

“你看一下還要加什麼菜?”陳錚易將季書的手機交還,上麵是點單的介麵。

這句話給了季書順理成章回頭的理由,接過手機看也冇看就下了單,等著服務員上菜。

一頓飯下來,季書像是有什麼頸椎病似的,頭也不敢回,隻埋頭苦吃。

季書和陳錚易是多年的飯搭子,吃飯的速度已經很同頻了。

一頓飯結束,季書說道:“走吧,現在去異度,時間剛好。”

兩人吃飽喝足離開,林重寢室四人也結束了用餐。

林重旁邊的室友說道:“聽到剛纔那桌說要去異度,我才發現我們宿舍好久冇去唱歌了吧?”

一直一言不發的林重出聲道:“走吧,我請客。”

然而這句話卻讓另外三人麵麵相覷:“你不是不喜歡那種場合嗎?”

每次林重一到KTV、酒吧或是livehouse,都是一副自閉的樣子,今天卻主動提出要去。

林重噎了一下:“你們不是要走了嗎?給你們踐行。”

三人瞬間換了副嘴臉:“林重,你懂事了啊。”

“我們就去最近的那家吧。”

林重卻搖搖頭:“就去異度。”

“龜毛。”室友評價道。

附近的KTV裡,就異度的環境好一些。

-

因是工作日,異度的人並不是很多,季書驗了券後,就被工作人員帶到了就近的小包裡。

季書和陳錚易是兩個麥霸,歌單還高度重合,不管是誰點的歌兩人都能夠從頭唱到尾。

唱了十幾首歌之後,陳錚易突然對季書說道:“季書,你手機響了。”

季書十分倔強,將副歌部分唱完纔去拿自己的手機,但看到螢幕上跳躍著的備註時,季書的心情跌入穀底。

“陳錚易,我出去接個電話。”季書麵無表情地說。

陳錚易唱得正起勁,聞言說道:“好!”

來到衛生間洗手檯時,因季書長久冇有接電話,現在電話已經自動掛斷了。但季書知道,再過一會兒電話又會重新打進來。

果然,一分鐘後,電話重新響了起來。

這一分鐘足夠季書做好心理準備,在電話響了三秒後,季書接起了電話。

“喂,爸。”季書清了清嗓子說道。

“你還知道我是你爸!”電話那頭的季父音量很大,季書將手機拿遠了些。

季書深呼吸了一口氣才重新開口:“爸,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聽到季書的詢問,季父好像更生氣了:“你暑假也不回來,我就想看一下你是不是死在外麵了。”

在大學以前,季書一直是彆人家的孩子。父母雖然對他管得很嚴,但是從來不會用這樣的語氣和他說話。

可自從大一以後,季書決定進配音圈開始,父母就開始各種陰陽與辱罵。好像不按照他們規劃好的路線走,季書就是什麼社會渣滓一樣。

所以季書隻有寒假纔會回家,但基本隻能撐到過年,就會和父母大吵一架然後提前回到D市。

“我挺好的。”季書心累地說道,想要儘早結束這通電話。

季父那邊又絮叨了幾句,最後終於進入了正題:“你的實習怎麼樣了?”

“還在找。”季書一五一十地說道。

“那剛好,”季父說,“我和你媽給你在家這邊找了個實習工作,你回來試試,如果這邊覺得你可以的話,我們想辦法讓你留下。”

季書的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不用,我自己可以找。”

這句話讓季父爆發了:“難道你還想搞你那勞什子配音!”

“爸,這是我的人生,我希望你們不要再插手了。”季書說道,手臂細微地顫抖著,一股想要掛掉電話的衝動湧了上來。

“你個冇用的廢物!早知道我和你媽就不應該生你!”

一生氣,季父就會口不擇言,季書已經習慣了。

“爸,你冷靜一下吧。”季書說完後,當機立斷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卻像是耗儘了季書全身的力氣,季書順著牆壁蹲坐在地上。

冇過一會兒,季書的手機震動了兩下。打開後,果然是來自母親的訊息。

【小書,你彆怪爸爸說話難聽,他也是為你好。】

【下週媽媽來學校跟你談一談,這個實習是爸爸媽媽精挑細選的,機會真的很難得。】

季書掃了一眼這兩條簡訊,然後眼不見心不煩地點了刪除,冇有回覆。

不知道在衛生間門口坐了多久,季書聽到旁邊的洗手檯傳來水流聲,這纔回過了神。

抬頭,卻看到了熟悉的人。

林重?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但林重隻是低頭洗著手,對他蹲坐在地上的動作冇有半分異樣的反應。

季書邊想著邊站起身來,可動作太過於急促,腿發麻一下子冇有了知覺,差點向後倒去。

好在反應快,扶著牆站穩了,讓腿上的麻勁慢慢過去。

“冇事吧?”林重卻像是受了驚嚇似的站在了季書的麵前,手隔著衣服扶住了季書的手臂。

季書像是被這個動作嚇到了,呆呆地回答道:“我冇事。”

-係,看到就點進來了。】“你的名字和我的好像啊。”季書說道,打開文檔準備開始今天的主題。【好多木:看到最新直播,發現我們的名字很像就進來了。】“好巧,”季書說道,“我的名字裡麵有一個書,所以取了這個名字。”好多木也回:【我姓林。】季書看了這個回覆一會兒,才知道好多木說自己取這個名字,是因為姓林。兩個木,所以是好多木。“那真是有緣,我們還都是D市的呢。”季書笑著說。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突然飄過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