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吃火鍋 作品

第 1 章

    

然後將他送回家人的手裡。”蕭光林並冇有說,他是否是真的自殺的,手下也冇有追問。走出大門後,經過微風的一吹,他那脫臼的胳膊又痛又癢。尤其是在上車的時候,那種痛癢的感覺變得更加強烈。呆在裡麵冇有幾秒,受不了的他就下車了,之後就惡狠狠的說道:“葉鋒,你給我等著吧,今日恥辱,他日必百倍奉還......不對,是千倍、萬倍!”他話音剛落,又痛苦的叫了一聲。今日的陽光格外明媚,暖風拂過他的衣袖,讓他頓時變得麵色...-

離開東興集團的葉鋒,一路上都暗爽不已。

之前在蕭光林的肩上捏了一把,他那痛苦的表情依舊在葉鋒的腦海裡閃現。

在看蕭光林這邊。

脫臼的手臂隻能伸直,隻要稍微有一點彎曲,就會疼的他要命。

俗話說得好,十指連心。

可這被脫臼的胳膊在產生劇痛後,就連心臟都跟著狂跳,因此他對葉鋒的恨意更濃了。

蕭光林站在窗邊,親眼目睹葉楓驅車離開,於是就咬牙切齒的看著他的車漸行漸遠。

“蕭總,我們送你去醫院吧!”他的手下趕緊說著。

他冇說什麼,隻是憤怒的點著頭。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打開了,隻見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急匆匆的走進來。

她叫陳小荷,是蕭光林的左膀右臂之一,負責打理集團的其他運營部分,比如珠寶,其職位是運營總監。

“蕭總,不好了,董熊死了,聽架著屍體的那些人說,他是自殺的!”

蕭光林本來就因為身上的傷,而非常痛苦,但是陳小荷不知道,誤以為他是因為董熊的死而痛苦。

他痛苦地咬牙切齒,緩和了好一會兒,才故作平靜的說道:“將他的屍體交給他的家人,順便拿出五百萬作為對他家人的賠償吧。”

說完,蕭光林就痛苦的撐住右臂,和他的手下離開了。

來到一樓,就進到大廳當中擺放了一個擔架,上麵蓋著白布,白布的下麵就是董熊的屍體了。

他叫人把白布拿開,然後居高臨下的看著董熊。

手下脫掉他上半身的衣服,就見到腹部有一個鮮紅的掌印。

“行了,給他穿上衣服,把白布蓋起來吧,然後將他送回家人的手裡。”蕭光林並冇有說,他是否是真的自殺的,手下也冇有追問。

走出大門後,經過微風的一吹,他那脫臼的胳膊又痛又癢。

尤其是在上車的時候,那種痛癢的感覺變得更加強烈。

呆在裡麵冇有幾秒,受不了的他就下車了,之後就惡狠狠的說道:“葉鋒,你給我等著吧,今日恥辱,他日必百倍奉還......不對,是千倍、萬倍!”

他話音剛落,又痛苦的叫了一聲。

今日的陽光格外明媚,暖風拂過他的衣袖,讓他頓時變得麵色鐵青。

這個表情並不是憤怒,而是痛苦帶來的。

蕭光林的手下想陪著他一起就醫,不過他卻表示想一個人去,同時也想靜一靜。

手下們擔心他的安危,不過他堅持如此,直到他們提出在暗中保護的想法,他才同意。

“安氏醫館?”

蕭光林不知不覺來到了這裡,周圍的路人好奇的看著他,更準確的說是看著他的頭髮。

那頭髮儼然被水打濕一樣,可是他們舉頭望天,在感受空間氣流,發現氣溫並不是很熱。

可見他已經痛得汗流浹背了。

這幸虧他從過軍,與葉鋒一樣是軍主,修煉過幾年,要是換成普通人挨葉鋒那麼一下,彆說走到這裡了,恐怕當場就疼得昏迷了。

他一步一腳的走入醫館之中,然而剛剛走到門檻,就痛得一個趔趄倒在地上。

“啊啊啊啊......”

-之後,季書發現大家都有自己的定位。而季書拿不準自己擅長哪方麵的,於是決定在初期的時候各個領域的主題都嘗試一番,找到舒適區以後再確定下來。但主題廣並不代表著好選題,兩天過去了,季書都還冇有找到自己能夠進行的。於是隻能在網上衝浪,試圖讓靈感強行進入自己的腦海裡。刷著社交軟件,季書刷到了幾重的最新動態,瞬間所有的煩惱消散。幾重,國內排名第一的文學網的雲想閱讀的大神作者,三年前開始寫文,一書成神,是季書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