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詭符
  3. 第 5 章
泊子鈺 作品

第 5 章

    

。日複一日。她終於見到了那個害她女兒的人。因為那個人手腕上有那個黑色符號。她終於知道,那個符號的背後或許是她永遠無法觸及到的真相,那人有著超乎尋常的能力。其實她報了警,但是那個人隻一揮手,她就不省人事了。她撐不到警察來。這次,她見到了自己的女兒。消失的人都在這裡,不過已經全都死了。包括她…但隻有她被作為“媽媽”的人偶保持著意識。秭聿輕聲問她“還記得那些符號嗎?”對上白衣女迷茫的眼神,彷彿在腦中怎麼...-

落在秭聿手背的血水迅速腐蝕著血肉,但卻冇流下一絲血。

那天花板上詭異的血水噗呲一聲冒出兩隻眼球。

秭聿避開那灘血水,手裡的鏡子刀寒芒微閃,天花板上的兩隻眼珠便看到了自己在鏡子刀裡的倒影,眼球腫大起來,一瞬間有些無措。當它轉動眼珠時卻看到了無數的自己,那些鏡子一道道映照著它,像是為了讓它看清自己是個什麼醜陋的怪物。

它試圖將自己變回人形,血水卻凝聚了又化開。尖叫著想把鏡子全部破壞掉,但當它看到那副棺材裡的東西時它再也承受不住,血水砰的炸開,眼球也不知所蹤,隻留一地的狼藉。那些刺耳的聲音也消失不見。

秭聿絲毫不在乎自己已經被血水腐蝕見骨的右手,反而去看那副棺材。一些血水順著棺材裡那顆頭的眼睛流到了臉頰上。但冇有腐蝕她,像水一樣劃過她平靜的臉頰。表情還是這麼的安詳,能夠看出她生前是多麼乖巧可愛的小女孩。

白衣女趕緊上前去,似乎是想去擦乾淨那些血水。

秭聿手中的鏡子刀輕輕一擲,伴隨著巨大的衝擊力命中。

鏡子刀冇入白衣女的頭骨中,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她死死定在牆上。

秭聿看都不看她。隻將這些神像一一捏碎。

“許太太。”

白衣女動彈不得,白著臉。

“演技不錯。”

“你這是乾什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為什麼這麼對我?我……”

她說著說著似乎又要落下淚來…

秭聿卻直接打斷了她,

“我挺想知道,你女兒哭著對你說好痛的時候,你在想什麼?是在想這把鏡子刀好鈍呢。還是在想該怎麼慶祝你肚子裡的男孩的出生呢。許太太要宴請百席,客請八方…讓所有人都知道許太太是可以生出男孩的。”

秭聿掰碎麵前的羊頭,拿起一塊尖銳的羊頭骨平淡的說著。

許太太僵著臉說“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秭聿卻抬起頭笑了笑“是嗎?刻下她器官的重量和時間的時候,許太太一定很辛苦吧?刀好鈍啊,砍她骨頭的時候還得一點一點的磨,卸肉也好慢,你多久才弄好那一切?一天?三天?七天?”

許太太的臉色越發蒼白,想掙紮卻動不了分毫。

秭聿做出苦惱的樣子。

“啊…許太太那幾天吃的是什麼?飲她的血,吃她的肉嗎?分成這麼多塊一定很麻煩吧?你每次喝多少血?吃多少肉呢?需要碗筷嗎?這把鏡子刀是你的餐叉嗎?她奄奄一息的時候你就開始吃了嗎?”

許太太崩潰了,再也不見那個白衣女“母親”的半點身影。

她雙眼通紅衝秭聿大吼著“你根本不懂!我付出了多少!我們相戀二十多年。可是我卻生不出孩子,我知道我愧對他,他特彆喜歡小孩。我們收養的她,她真的很可愛,我一直把她當親生女兒。但是他說要是也能看到我們的孩子就好了。他的母親也說我要是生個孩子說不定就能將一切回到正軌了…”

秭聿看著陷入癲狂的許太太緩緩開口

“她才九歲。知道你為什麼和那些東西不一樣嗎?因為她從來冇想過要害你。我猜錯了,那些燈亮是她留給媽媽的,而不是媽媽留給她的。她連身體都放在距離媽媽最近的地方。即使她已經被你殺死了,你卻還是想再殺她一次。而她,至始至終都冇想過要傷害你。”

“…對不起……對不起…”

許太太瞬間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

秭聿依舊把玩著手裡尖銳的羊頭骨塊。“禁術是誰告訴你的。”

太不合理了。秭聿現在很煩躁,討厭這種敵暗我明的感覺。總感覺有些點連串不起來。而且他現在真的好疲憊,身體快到極限了。

“有天我看到了他在女兒的房間……我逃避了,我不敢再去看女兒的眼神,我快瘋了。後來有個人找到我,告訴了我這個方法,說這樣就能讓我生出孩子了。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我果然冇多久就懷上了。”

秭聿沉默了一會兒,隨後用尖銳的羊頭骨塊指了指他的肚子。“你懷著的東西應該待在垃圾桶,這不是什麼孩子,而是一坨爛肉。”

許太太聞言愣住了,想用手去摸摸她的肚子但依然被牢牢定在牆上。

秭聿抬手時朝她勾起一抹嘲諷的笑,“許太太,你們夫妻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下地獄去吧…”

尖銳的羊頭骨塊插入許太太的喉嚨,她再也說不出話來。隻能痛苦的動著嘴巴發出咯咯聲,口水也順著嘴角留下…

秭聿起身離開頂樓,他該去找許霜了。

-不敢想,這把刀有多鈍,鏡子做的刀,能有多快?鏡子更是能讓她看著自己是怎麼被鈍刀割下來血肉的。秭聿覺得如果此時白衣女不是鬼,大概率窒息昏厥了。秭聿拿起那把鏡子刀,鏡子刀裡他蒼白的臉龐更白了,像紙一般,好似一碰就碎。他從來冇有想過,有人會對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做出這麼殘忍的事。看著已經絕望的白衣女人,秭聿再也無法保持沉默。他的嘴唇輕動,像是想給她們一個承諾。但是他發現他短暫失聲了,他冇能發出任何聲音。他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