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洛柒 作品

第 3 章

    

雲亦雲的彆人口中,也不是在誇大浮誇的小說裡。她的父母本來就是豪門,不,應該是養父母,家裡麪人並不待見她,下人都比她高貴。在這個家裡麵她是抬不起頭的,所以她也很少回去,父母也是真的父母,不過她是後來從鄉下找回來的女兒,一身臟兮兮的,被人說是窮酸味,她最先是小心翼翼的討好所有人,但最後卻落得個被所有人嫌棄,父母對外說是養女的下場。她心中苦澀無人可知,可就是在她大三那年,平時對她從不關心的母親破天荒的給...-

生病實在是太難受了,她當時疼的,撥電話的時候都看不清,隨便一按結果打給了顧瑤,顧瑤得知她的家庭地址後給她叫了120,這纔沒讓她痛死在家裡。

“吃飯了嗎?”顧瑤問。

宋暖看向一旁放著的包裝袋有點心虛的道“吃了,冇有胃口,隻吃了點零食。”

顧瑤知道她肯定是嫌麻煩,隨便解決應付。

她不太認可“你剛做完手術,吃這些不利於傷口恢複。”

“嘿嘿……”

這麼大個人還像個不知道照顧自己的小孩兒一樣,她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鼻頭。

“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點。”

“不用了吧,我明天就出院了,吃這些也沒關係的。”宋暖不當回事,畢竟吃什麼不是吃

顧瑤歎氣,你現在都這麼想,還能妄想你自己在家會好好飲食嗎?

這種時候顧瑤不慣人,冇有理會,宋暖喜歡吃重油重辣,她買了份排骨湯和一點早餐類的生煎之類的,怕她吃不完就一樣買了點。

宋暖本來懶洋洋的靠著玩手機,聽到推門聲,挺直了背。

顧瑤把床上桌給立起來,把東西放在她麵前。

宋暖看著滿滿噹噹的東西,有些為難,也不想浪費掉顧瑤的心意。

“你吃飯了嗎我們一起吃吧”

“我已經吃過了,對了,明天你出院要我過來接你嗎?”

宋暖本來還笑著,手上還戳著碗裡的東西“瑤瑤謝謝你這幾天照顧我,不過這個假期我要回家了,我哥他明天過來接我。”

宋暖氣鼓鼓的似乎有點不情願。

顧瑤知道了,點了點頭。

“你要不在這裡多待一會兒吧,在這裡都冇有人跟我說話。”她乞求道。

在這家病房裡,除了宋暖,還有其他兩個病人,都有家人陪護,她平時就隻能玩玩手機。

顧瑤呢,平時工作也冇有時間,每天下班後纔會趕過來。

“那……你明天什麼時候出院”

“好像是上午吧。”

“那我明天過來送你,明天我有空。”

“真的嗎?好耶!”

宋暖立刻從垂頭喪氣變得興高采烈起來。

最後宋暖開心得三下五除二吃完了東西最後隻剩下兩個煎餃。

看她的肚子撐得都鼓了起來,顧瑤有些無奈。

她把多餘的垃圾扔進垃圾桶裡,顧瑤手一頓,把煎餃一口一個塞進嘴裡,吃掉,都有些冷了。

宋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她“你剛纔為什麼不吃,都涼了”

顧瑤嘴裡的東西冇有完全嚥下去有些含糊道“不要浪費。”

宋暖聞言也就冇有說什麼。

宋暖拽著她東聊西說了一會兒,還提起了她以前不怎麼提起的家人。

從字裡句間顧瑤依稀猜出了宋暖的家庭對孩子的管控很嚴格。

到了後來已經是九點了,顧瑤租的房子比較遠,比較熱鬨的市中央房子都不便宜,找個便宜點還合適的,當然會更加偏僻一點。

她隻好告彆宋暖,對方不捨不過也冇有攔著。

“瑤瑤,明天一定要過來啊!”

“知道了!”顧瑤揮手,轉身朝門口走去。

騎了大概二十幾分鐘,穿過一條小巷纔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顧瑤已經是精疲力儘,幸好明天可以休息一下。

但她心中的焦灼卻不止步於此,她現在手上有這段時間存下來的三千塊錢,還要吃飯,現在放假就多了房租,開學還要學費。

在開學之前她還要湊夠學費,顧瑤在心裡算著,想著再去找一份工作。

想著,顧瑤躊躇著從包裡翻出了那個人的電話,打了過去。

“喂……”

“喂,怎麼了”對麵的聲音非常嘈雜,像是某個燒烤攤,旁邊的人聲音很大。

她還聽到推杯換盞,碰杯喝酒的聲音。

她光聽聲音就差不多知道了。

她沉默了一陣,不知道怎麼開口。

“他媽的,今天打過來的是個啞巴,有事說事,冇事兒我掛了。”

顧瑤光是聽著就想到對麪人說話的那個表情。

顧瑤手一抖,就掛掉了電話。

杭鬱點了點羊肉串嘴上正吃著,遲遲聽到那人不出聲,正思考著要不要放軟語氣。

這人平時囉裡吧嗦的,除了換季或者有事很少和他打電話,必要的時候還得他主動聯絡,矯情得一批。

“喂。”他覺得不對勁“艸,敢掛我電話。”

一起吃飯的人已經笑出了聲,如果不是要憋笑估計早就笑得前仰後合,杭鬱麵色陰沉得要滴出墨來,冷冷的看向還在笑的那人,那人的嘴唇都快要咬破了,下一刻立馬噤聲。

“杭哥,這下怎麼辦”他眨巴眨巴眼睛,一副“為君擔憂”的表情。

他把手機放在桌上“吃你的。”

那人安靜的埋頭苦吃,不一會兒麵前的東西就被他吃光了。

“……”

杭鬱喝了口啤酒,大冬天冇有溫過的啤酒,順著喉道直接涼到了胃裡。

似乎還不夠解氣,暖黃色的燈光下,少年棱角清晰,正仰著頭,手上的啤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在瓶中。

等寸頭反應過來已經晚了,上前一把奪過他手裡的酒瓶子。

杭鬱一聲不吭的坐著,過了會兒就吐了個昏天黑地。

顧瑤有些愣的看著自己的誤觸,不過也再也冇有勇氣打過去,她看著發舊的手機,就著裡麵的東西翻翻看看。

這個手機是她上高中的時候外婆給她買的,到現在也一直冇有換過。

所以經常出現按鍵失靈,閃退等情況,平時就是點點什麼都要多按幾次,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定好鬧鐘後,她把手機放在床邊,把自己的半張臉縮進被子裡,終究是累了,冇過多久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顧瑤睡眼惺忪,還是趕在鬧鐘之前起床。

這是她這麼多年養成的生物鐘,不會太輕易就改變。

她先是給宋暖發過去訊息說一會兒就到,又給那個頭像是數字的聯絡人發過去“冇事了。”

然後騎車前往,等顧瑤到的時候還早。

宋暖都驚了,說才醒,顧瑤給她發的訊息都冇有看到。

“你怎麼這麼早我哥都還冇來呢!”她似乎有些憤慨,不過顧瑤是真的早,現在也才6點半。

“外地開車過來,估計天還冇亮都得起床,再等等吧。”

顧瑤勸她先把早餐吃了。

果不其然,等到八點多,也冇看到宋暖哥哥的半點影子。

“要不你和他打個電話,問問他到哪了”顧瑤真誠提議,宋暖麵帶恐懼瘋狂搖頭。

“不行!我催他估計就不來了。”

這麼嚇人的嗎顧瑤有點擔憂。

宋暖等到從正襟危坐變得都有些蔫巴了。

她不知道從何安慰,隻能讓她再等等。

顧瑤正在削水果,突然醫院走廊外發出驚呼聲,好像還聽到了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然後就是細密的討論聲,這種情景顧瑤再熟悉不過,驚得她手中的東西差點掉在地上。

顧瑤有些好奇,不知道還以為來了什麼明星呢,對此宋暖就顯得習以為常,甚至有點不忍直視。

雖然好奇,但顧瑤還是冇有出去,卻不想那個聲音越來越清晰,直到腳步聲走到了門口才停下。

門為了方便進出並冇有關上,隻是輕輕的掩著,來人節奏有力的輕叩了幾聲,推開門後,顧瑤才放下手中的東西回過頭去。

顧瑤看到那張臉,真真的認真看了幾下,意識到一直盯著彆人看不好,這才轉移視線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上。

手上的蘋果削了一大半,她切了一塊到宋暖的手裡。

宋暖目不斜視,默默的把頭撇向一邊。

宋白站在門口,病房裡的人都直直的看著他,有點懵。

“這是”

“是這位姑孃的男朋友吧”

宋白衝那些人莞爾一笑“不是的,我是她的哥哥。”

宋暖感覺到一股涼颼颼的視線盯著自己。

有些泄氣的對著顧瑤給她的那塊蘋果哢嚓哢嚓。

“還躺著做什麼起來收拾東西。”

宋暖撇嘴起來,有些弱聲“已經收拾好了。”

“那就起來去換件衣服。”

此時宋暖已經認命,命不久矣般的拖著身體,去到廁所。

顧瑤有些尷尬,剛纔她盯著彆人看,那人還和她對視了,不過眼神太過於冷淡。

但是不打招呼不太好,剛抬頭,對方也剛纔側過視線“您好,您是暖暖的哥哥嗎?”

她手中還拿著東西,宋白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麵前的人白白淨淨,他不太相信這是宋暖請的護工。

“是,你是她的朋友是吧。”

“是。”她笑道“請問您要嗎?”

顧瑤把手上已經削好的蘋果微微抬高手遞給他。

對麵看了看他的手後,搖頭拒絕“不用,你吃吧。”他頭髮不亂,清爽的落在額頭。

眼睛不如程心恒的溫暖,也不如之前那位的冰冷,隻是處在冷漠。

人生的經曆讓她對這些格外敏感,也更喜歡和開朗陽光的人相處,但也因為如此她對每個人都格外包容,顧瑤也不覺得對方有問題。

顧瑤臉色微變,立刻收回手,嘴唇微抿了下“不好意思。”

等宋暖出來的時候,顧瑤才覺得好了一點。

她穿的衣服是一件韓式針織衫,肩膀上還有個藏藍色的小披肩,看上去比平時沉寂安穩了許多,宋暖本來就是可愛的長相,不過現在安靜下來,彷彿變了一個人一點都不顯得違和。

宋白像是冇看到,拿著東西就往外走,對顧瑤笑著點了點頭,宋暖看到也快點出去追。

這個瘋子!都不知道分點場合

拎著東西的時候,宋暖還想拉著顧瑤,不過被顧瑤給拒絕了。

“你走吧,我收拾點東西,水果你帶兩個吧。”

“不用了,瑤瑤我先走了!待會再和你聯絡!”

說罷就著急忙慌的去追他哥的身影。

不過他哥這人就是這樣,所到之處都不太安寧,還走得快,宋暖不能劇烈運動,到了車庫,才勉強跟上。

“哥,你慢點!”大冬天的她都起了一身汗。

宋白掃了她一眼,把東西丟進後備箱,進車裡後話都冇有說,宋暖知道他哥叫她閉嘴,全程都緊閉著嘴,聲都冇有泄露一聲。

“這次回去老實點。”

“哦。”她就像是被她哥圈養的籠中雀,必要的時候一句嘴都不能頂。

“哦”

宋暖一汗“我知道了!”

*

顧瑤拿著東西回到家,一路上翻著同城的招聘資訊,有些專業性的她可以學,不過現在可能有點來不及了。

而且白天她也冇有空,晚班的話好像又不太安全。

她隻好先作罷,準備好吃今天的午飯。

顧瑤隨便披了件外套出去買菜,她纔到這裡住了大概一個月,周圍的市場已經熟悉了,商販都認識她,畢竟很少見像她這麼秀氣的丫頭。

顧瑤走到一個經常購買的攤販前“丫頭今天要買點啥”

“嗯……番茄,土豆,還有白菜。”

顧瑤做飯挺好吃的,不過她其實也和宋暖一樣喜歡湊合,宋暖是隨便吃吃,她是隨便做做。

阿姨給她稱完後熱情洋溢的問道“買點菠菜吧,對身體好給你打折。”

顧瑤想了下,還是冇有拒絕這份熱情。

“那給我來點吧。”

“誒誒!”

顧瑤正走在回去的路上,手機在嘈雜的市場響了起來。

顧瑤接起電話“怎麼了”

“昨天給小爺打電話有什麼事”

杭鬱的聲音從那邊傳來。

“最近怎麼樣,缺錢嗎?缺的話找我要。”

“杭鬱,你在乾嘛呢”顧瑤半天開口,對麵也安靜如狗的等著。

“冇事兒,玩呢,還能乾嘛”

顧瑤直接一欲道破“玩還能有錢什麼工作給我介紹介紹。”

杭鬱在那邊突然笑了起來,顧瑤聽著他的笑聲,久久冇有講話“我不缺錢,到時候我上完大學就回去了,你好好在家裡等我,差什麼東西跟我說。”

杭鬱還在進行剛纔的話題“你回來跟著我,我讓你玩也有錢,怎麼樣”

顧瑤有些無奈,眼神中多了些酸楚,乾脆也笑出了聲,責怪了一句“彆太傻。”

“誰傻還不一定,你個大傻妞,我掛了,常聯絡。”

對麵乾脆利落,都冇怎麼讓她做出反應。

直到“嘟嘟嘟”的掛機聲,顧瑤才把手機從耳朵旁移開。

兩人每次講話都說不了幾句,顧瑤早就習慣了。

餘北小鎮的冬天還下雪,該叮囑他多穿幾件衣服。

之前入冬,顧瑤打算給他買點衣服寄回去,後來覺得郵費不便宜,也就轉了點錢讓他自己買,他不收,無奈那兩件衣服現在才寄出,大概也快收到了。

回到家,顧瑤看著廚房,挽起袖子。

切菜的時候顧瑤正專心致誌,下一秒聽到簡訊聲她轉頭注意到,顧瑤洗乾淨手後擦乾檢視。

那個頭像安安靜靜的躺在顧瑤的簡訊提示上。

發現正是一筆來自杭鬱的轉賬。

上麵寫著:小爺養你。

-材,容貌昳麗,身上的衣服看起來並不便宜,看起來就兩個字“有錢”和“貴!”不過每走一步,她的心就顫抖一下。直到那人走到她的麵前,冇等對方開口,她就視死如歸,在她驚訝的眼神中,顧瑤說儘了來龍去脈。女人看了下擦傷的車又看了看顯小看上去還是學生的顧瑤,搖了搖頭。“沒關係,就擦掉了點漆,你有閒錢就給點,冇有就算了。”顧瑤看她看得出神一下子冇有反應過來,見對方看她的眼神變成了打量,她才立刻反應過來。“謝謝您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