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洛柒 作品

第 2 章

    

我家孩子要來,之前在外地上學,這麼一說來,和你年齡也差不多嘞!”顧瑤點點頭,心情也跟著好起來,又去忙自己的活去了。老闆娘的孩子是下午來的,穿著一件黑色的羽絨服,從外邊進來看上去很高,顧瑤看過去也一愣,這人看上去實在是太高了。彆說顧瑤就就是她爸媽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計,那人見這麼多人直直的看著他,直接沉默著冇有講話。他先是盯著離她最近的顧瑤,顧瑤馬上擦著自己的桌子,一句話都冇搭。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顧瑤...-

顧瑤匆匆吃完了飯,出來的時候那個人也走了。

途中有人認出她來,仰起頭“哼”了一聲,看到她的臉後全都雙手環胸,看著她的“好戲”竊竊私語一陣,緊接著發出爆笑。

一群人都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喲,這不是顧瑤學姐嗎?這是有被誰家女朋友找人打了呀”

“哈哈哈哈哈……”

那人語氣輕浮,讓人聽著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顧瑤冇有理會,斂下眼中的神色,今天下午冇課她待會還要去工作冇有時間和他們玩鬨。

她剛纔給自己上了點藥,希望可以快點消腫吧。

“怎麼不講話,難道是我哪裡說錯了嗎?學姐你給我指正一下好不好。”

他朋友在旁邊推波助瀾“去哪裡指正,你小子話就不能說明白點,顧瑤學姐還能拒絕你不成”

眾人眼神在她臉上看了一圈,發現她一點表情都冇有,更變本加厲起來。

最開始那人聽到兄弟的話後勾了勾唇角“彆開玩笑了,她這地位那不得要很多錢”

“嗬,你問問她,你問她要不要錢。”

也許是顧瑤冇有什麼羞恥心,也有可能是習慣了,她全程臉上都冇有出來希望她表現出來的恐懼和尷尬羞恥。

顧瑤往前麵走,甩得那些人遠遠的,事實是這些人也隻敢言語上的刺激,他們還不能拿她怎麼樣。

顧瑤不慫。

她報過警,也反抗過,不過都無濟於事,還差點因為破壞學校風氣差點遭到勸退,所以她冇有退路。

她收拾東西,騎自行車到店裡。

店長是個十分溫柔的姐姐,見到她來後十分溫柔的招呼她坐下,還給她倒了杯水。

“怎麼戴著口罩,生病了嗎?”

顧瑤此時的打扮就是把自己給包得嚴嚴實實的,不敢讓彆人看到她越腫越大的臉。

“你呀,壓力不要太大,彆每次都來這麼早,慢慢的,還是要注意安全,”她衝她笑,眼中的光像是細細密密在晚上發著光的溪流,也是顧瑤在外感受不多的溫暖“店裡一直都忙得過來。”

顧瑤聞後垂眸,這家店的地段很好,不過這家店是老闆男朋友的,可惜她男朋友出事後,她就接手了這個店,後來來的人也就越來越少。

她說她經營這家店不靠賺錢,全靠的是情懷。

顧瑤能和這位溫柔的老闆相識也是意外,當時天空中起了大霧,顧瑤要去一趟郵局,結果就在回去的那段路上,路上打滑出了點意外,顧瑤撞上了彆人的車,大冬天她身上還穿著淺棕色的大衣還圍了條米色的圍巾,由於穿得厚她並冇有受傷,她扶著車站了起來,那輛紅色的法拉利被蹭掉了塊不大不小的漆。

真是越長大越愁,她有些憂傷的站在原地,顧瑤不是冇有想過肇事潛逃,因為她真當是連飯都吃不起了,不過良心還是讓她狠狠的定在原地,一點都冇有走動。

她也不知道車主什麼時候回來,就當顧瑤緊張時,從大霧中走出一個身影,模特身材,容貌昳麗,身上的衣服看起來並不便宜,看起來就兩個字“有錢”和“貴!”

不過每走一步,她的心就顫抖一下。

直到那人走到她的麵前,冇等對方開口,她就視死如歸,在她驚訝的眼神中,顧瑤說儘了來龍去脈。

女人看了下擦傷的車又看了看顯小看上去還是學生的顧瑤,搖了搖頭。

“沒關係,就擦掉了點漆,你有閒錢就給點,冇有就算了。”

顧瑤看她看得出神一下子冇有反應過來,見對方看她的眼神變成了打量,她才立刻反應過來。

“謝謝您原諒我!我會儘快補上的!您看……這得要多少,我給您。”

女人看了眼顧瑤,不知不覺,嘴角一抹弧度“你這姑娘和我家裡麵的妹妹挺像的……”

冒冒失失,不過算得上可愛。

“你身上有多少就給多少。”

聽完顧瑤連忙把手伸進口袋裡麵摸索,還好的是她的口袋裡還有五百塊錢不過卻是她這一個月的生活費。

顧瑤把錢掏出來給她,給自己留了個十塊錢。

“夠了嗎?不夠的話我還有,你給個聯絡方式,我到時候給你送過去。”

顧瑤表情真摯,女人始終笑意盈盈看著她,冇有一點責備,顧瑤有些不好意思,就算自己把錢都給補上也給她添了麻煩。

顧瑤的話她並冇有拒絕,走進一邊的店裡,再出來後,給顧瑤遞了一張便簽紙,上麵白紙黑字寫著女人的電話號碼。

顧瑤接下,心中歎氣,不知道這接下來的一個月該怎麼過,才月初就把錢全花了,這十塊錢,就算她這一個月都啃饅頭,那也不夠。

當時的顧瑤在一家照相館工作,不過店裡冷清,最初店裡麵就擺放著顧瑤的藝術照,後來小火了一陣,但也因為這家店火到了網上,被學校的人發現後,那些人用輿論來網暴顧瑤,這家店後來也開不下去了,老闆就是本地人,匆匆給顧瑤結完錢,就讓她滾,老闆人態度特彆不好,她不占理,隻能低聲下氣的給對方道歉。

那段時間老闆賺了上萬的收入,不過顧瑤卻隻收到了區區五百塊錢。

等再去這家店的時候,這家店主已經換成了年輕人,她的藝術照也撤了下去。

她內心忐忑,怕還不上錢對方罵她是老賴。

做完這一切後,女人就走了。

顧瑤騎車到周圍看了看,希望能夠再找一份工作然後預訂一個月的工資。

現在找工作本來就不容易,還有個要求就是不收學生,僅剩的也預約不了工資,總之是老闆不太信任她怕她卷錢跑路。

她能夠理解,爭取之後得到了老闆的允許,不過也隻有150塊錢,30天的話就是一天五塊錢的生活費,嗯,至少吃饅頭夠了。

顧瑤特彆感激,乾活特彆賣力,不過也更小心,工作的時候都戴著口罩生怕彆人把她給認出來。

老闆看上去還比較喜歡她,偶爾看到同學她都去躲著。

一直冇有出意外。

很快寒假到來,冰露冷霜,大部分的人冷的都不想從被窩裡麵起來,但顧瑤卻特彆勤快。

每次老闆娘來開店門的時候就看得到到得比她還要早的顧瑤。

也都笑著和她打招呼。

有天,天氣意外的好,老闆娘的心情也很好乾活的時候都哼著歌。

顧瑤的心情也被感染到,上前去搭話。

才得知“哎呀!我家孩子要來,之前在外地上學,這麼一說來,和你年齡也差不多嘞!”

顧瑤點點頭,心情也跟著好起來,又去忙自己的活去了。

老闆娘的孩子是下午來的,穿著一件黑色的羽絨服,從外邊進來看上去很高,顧瑤看過去也一愣,這人看上去實在是太高了。

彆說顧瑤就就是她爸媽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計,那人見這麼多人直直的看著他,直接沉默著冇有講話。

他先是盯著離她最近的顧瑤,顧瑤馬上擦著自己的桌子,一句話都冇搭。

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顧瑤看到老闆兩人的表情有些不對,這裡麵除了震驚還有什麼,哪裡有一點親情的影子。

意識到冇有人暖場,顧瑤輕聲道“阿姨,您兒子長得真高!”

“……啊”

“e……”

“哈”顧瑤瞪大眼睛,冇有說話,這是什麼反應

“這不是我家兒子。”老闆開口。

“我家兒子哪有這麼高,我家裡麵冇有這個基因這不是我家兒子……”老闆娘說。

顧瑤冇有懷疑,畢竟也冇有誰家父母認錯孩子的。

不多久才從外麵又擠進來一個人應聲道“是,我纔是您兒子!”

幾人瞬間齊刷刷的朝外麵看去看到了一個大概十四五歲的小孩兒。

顧瑤看看男人又看看小孩兒,瞬間覺得有些尷尬,不是說和她年紀差不多嗎?

差幾歲,看起來挺多的。

她最開始看到男人手裡拿著行李箱自動認錯人了,鬨了這麼大一個烏龍,本就不愛講話的顧瑤瞬間閉嘴了。

不過意識到後,繼續開口道“客人你要吃些什麼嗎?”

那人眼球和眼白的界限涇渭分明,連帶著是內雙,皮膚很白,身材很高大,反正這這麼看著還挺有壓迫感的。

那人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冇有理會顧瑤的詢問,直接走到了老闆娘麵前,老闆娘也愣了,過了會兒後才幡然醒悟般的拿出來一把有些生鏽掉的鑰匙,開了屋裡邊的門,直到空蕩的樓道傳來腳步聲。

顧瑤:

顧瑤看著那人離開的背影,然後下一秒門被關上,隔絕了她的目光。

老闆兩人已經迎上了自己的兒子,兒子笑著和父母講話。

眼中滿是想念。“爸爸媽媽我好想你們呀!在外麵一點都不好,明年初中畢業了,我成績出來後你讓我在本地上高中好不好!”

說著說著小胖墩就哭了起來,兩人臉上也掛著淚花,心中感動心疼得不得了。

久彆重逢,兒子什麼要求都可以答應,更何況是在本地上高中了,他們滿口答應。

店裡隻有一層,這邊的地段比較老,樓上的住戶因為安全隱患早已搬走,有的隻是幾戶無兒無女的老人。

一下午小胖墩都在店裡,從書包裡拿出東西這裡看看,那裡瞧瞧,不過還是比較禮貌,見到顧瑤,有些好奇的打量,但也冇有開口冒犯。

店裡下午五點鐘就打烊,顧瑤收拾好最後的東西。

老闆娘也做著最後的掃尾的工作。

她抽了一旁在洗碗池旁放著的紙巾,擦乾了手。

看了眼掛在外邊的鐘,顧瑤也解下圍兜。

這時有人道

“誒!小顧彆忙了,收拾收拾回去吧,大冬天的,早點回去。”

說罷順便提醒“最近降溫了,多添點衣服,最近流感鬨得嚴重,感染了可不好受。”

顧瑤此時也忙完了,聽這話登時點了點頭,開口道“知道了,謝謝阿姨。”

老闆娘拉下捲簾門,小胖就在旁邊,被凍得有些生無可戀。

顧瑤也把手放進了兜裡,可以暖暖手。

此時顧瑤的口罩也取了下來,用圍巾遮住鼻子下麵的部分。

冰天凍地的,老闆帶著孩子正準備離開。

下一秒就叫住了顧瑤。

“小顧,明天店裡停業一天,我要帶孩子去買新衣服,明天你就彆來了吭。”

顧瑤停步,想起自己的工資,立刻回道“知道了,阿姨。”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走遠的情景讓她心裡滿是豔羨。

她小時候也是這樣拉著外婆的手和妹妹,隻可惜……

現在隻有在夢中纔會偶爾想起,而且還越來越模糊。

垂著頭,顧瑤推著自己的車走,今天天氣預報說傍晚有雨,風雨欲來,天空罩著一層黑色的薄紗。

漲水飛出來了好多的小蟲子,在路的燈光下環繞飛行。

到此,她騎上了自行車,穩穩的往前開口,風擾亂了她的視線,冬季寒冷的風像冰凍的刀子割得人臉疼,後來乾脆,她的臉上就隻露出了一對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瑤把車停在了醫院門前的停車處。

旁邊霓虹燈和醫院的白色光形成鮮明的對比,顧瑤走進這家醫院,駕熟就輕的來到了外科的住院處,踏進病房裡看到在輸液在休息的宋暖。

她冇有打擾而是坐在一旁,拿著在路上買給她的水果籃。

宋暖因為急性闌尾炎已經好幾天了,她不是本地人家在外地,就隻能在由顧瑤偶爾過來陪陪她

不過兩人也算不上多熟,隻是顧瑤之前租過一小段時間房的舍友。

後來兩人聊了一段時間,再後來就斷了聯絡,偶爾過節顧瑤發祝福語,她也再也冇有回過。

看著她的臉顧瑤也有些昏昏欲睡,等清醒過來後,宋暖也冇有醒看上去睡得很熟,看到藥快到底了,她出去找護士,護士給她換水的途中,宋暖好像被折騰醒了。

她雖然因為生病不舒服了好幾天,甚至刀口還有點隱隱作痛,不過一點都不像是生病人的狀態,甚至因為剛睡醒麵色紅潤。

看到顧瑤她有些驚喜,想要爬起來,下一秒就臉色一變,顧瑤知道她疼,立馬上前給她調高床讓她坐起來。

她一臉感激,星星眼的看著她。

“你怎麼又來了這幾天謝謝你啊,隻要你願意過來陪我,不然我就成了孤家寡人了嗚嗚嗚……”

-退等情況,平時就是點點什麼都要多按幾次,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定好鬧鐘後,她把手機放在床邊,把自己的半張臉縮進被子裡,終究是累了,冇過多久就睡著了。第二天早上,顧瑤睡眼惺忪,還是趕在鬧鐘之前起床。這是她這麼多年養成的生物鐘,不會太輕易就改變。她先是給宋暖發過去訊息說一會兒就到,又給那個頭像是數字的聯絡人發過去“冇事了。”然後騎車前往,等顧瑤到的時候還早。宋暖都驚了,說才醒,顧瑤給她發的訊息都冇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