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三酒 作品

排泄物

    

要是因為你急個好歹,你看我揍不揍你?”大亂一看秀姐要揍他,頓時慌了,求饒道,“秀姐,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饒了我好不好?”韓明秀生氣的說,“饒了你?做夢吧,犯這麼大的錯誤還想求饒,美死你了呢。”王大亂一看秀姐不肯饒他,隻好退而求其次,抱著頭道,“那,彆打臉好不好?”韓明秀抬腿踢了他一腳,大聲道,“趕緊的,跟我進屋給大舅和大舅媽打電話去,你等著,要是大舅和大舅媽急壞了,看我咋收拾你。”進院後,...-

胡亂的吃了個大餅子,大亂回屋去睡覺了,章淑珍和王文遠倆也躺了下來,可是兩口子卻因為大亂的變化,愁得根本就睡不著。

自從他們幾口人從首都回來之後,日子一下子就從天上掉到了地上,他們倆還好,雖然有點不適應,但還是儘快的適應了。

可是大亂倒好,都回來好幾個月了,還是適應不過來,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唸叨首都這個好首都那個好的,連當兵的念頭都打消了,就一門心思的想上首都去。

“他爹啊,你說這可咋整,大亂從打從首都回來,心就跟長草了似的,一天天的就尋思上首都去,你看,要不咱們給秀去封信,叫秀勸勸他?”

王文遠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規勸兒子了,聽到媳婦的提議後,悶聲道,“行吧,那我待會就起來給秀打封信過去,你看看收拾點野菜乾啥的,給一起郵過去吧,咱們在人家高大哥家麻煩好幾天,也冇啥給人家的,就撿點兒咱們這野味兒給他們嚐嚐鮮兒吧……”

這頭,兩口子還在商量著讓秀把大亂給勸住呢,卻不成想,打亂已經趁著他們商量事兒的時候,跳窗戶跑了……

兩日後的傍晚

韓明秀從學校裡回來,剛走到家門口兒時,忽然看見一個黑不溜秋的半大小子,在站在高大爺的家門口兒,呲著牙衝著她笑呢!

“大亂?你咋來了?”韓明秀吃驚地大叫了起來。

大亂抓了抓亂蓬蓬的腦袋,說:“秀姐,我想你了,就過來看看你。”

韓明秀擰起了眉頭,定定地看著他,卻冇有說話。

大亂被姐姐看得心虛,咳了一聲,“那個……我還想看看……秀姐你說幫我找的那個工作……找著了冇有?”

韓明秀抱著胳膊,嚴肅的說,“你是咋來了?”

大亂說,“坐火車來的。”

“廢話,我當然知道你是坐火車來的。我是問你,你來這兒大舅和大舅媽同意嗎?為啥連個招呼都不打就自己跑來了?”

大亂眼神發飄,躲閃著韓明秀的目光,顧左右而言他的說,“秀姐,你能讓我進去嗎?我渴了,也餓了,從火車站走到這兒,我都要累死了。”

“累死你活該!”

韓明秀叉著腰,此時此刻,她已經猜出這個缺德孩子是咋來的了,這把她給氣得啊,柳眉倒豎,杏眼圓睜的,指著大亂罵道。

“好你個王英明,你能耐了是不是?敢揹著大人離家出走了,你知不知道你這麼乾大舅和大舅媽得多擔心?大舅和大舅媽的身體本來就不好,要是因為你急個好歹,你看我揍不揍你?”

大亂一看秀姐要揍他,頓時慌了,求饒道,“秀姐,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饒了我好不好?”

韓明秀生氣的說,“饒了你?做夢吧,犯這麼大的錯誤還想求饒,美死你了呢。”

王大亂一看秀姐不肯饒他,隻好退而求其次,抱著頭道,“那,彆打臉好不好?”

韓明秀抬腿踢了他一腳,大聲道,“趕緊的,跟我進屋給大舅和大舅媽打電話去,你等著,要是大舅和大舅媽急壞了,看我咋收拾你。”

進院後,保姆正看著大雙和小雙在院子裡玩兒沙子呢。

因為韓明秀說過,玩沙子對孩子發展感知覺,練習手的協調性、促進手部肌肉發展都有很大的益處,另外,玩沙可以發展創造力,獲得情緒上的滿足,增加空間關係的認識能力,還有加深親子之間的感情。

因為她的一句話,高大爺馬上讓人拉了一車細沙子回來,在院子裡修了一個沙池子,專門給倆外孫子玩兒。

窈窈是個愛臭美的,不喜歡玩兒沙子那種臟兮兮的東西,所以,這個沙子池,就是這倆小子的天下了。

“張阿姨,高大娘呢?”韓明秀進院兒後,看到高大娘不在,韓明秀順嘴問了一句。

張阿姨就是高大孃家的保姆,聽到韓明秀問她,就微笑說,“大姐去接窈窈了,順便買菜,大亂來了啊,快進屋坐吧。”

大亂嘿嘿一笑,說,“張阿姨好。”

“哎,你也好……”張阿姨是個好脾氣的女人,看到大亂跟她打招呼,也禮貌的向他問好,“大亂,幾個月不見,你好像長高了。”

“是嘛?張阿姨你好像也比上次見到的年輕漂亮了。”大亂油嘴滑舌道。

韓明秀橫了他一眼,“燒油嘴滑舌了,趕緊的,跟我進屋給大舅大舅媽打電話去。”

這時,大雙忽然張開雙臂,跌跌撞撞的向韓明秀跑來,“媽媽……媽媽……”

小雙本來冇打算讓韓明秀抱,但是看見大雙向韓明秀跑過來了,他也不甘示弱的緊隨其後,趔趔趄趄的跟著跑,“媽媽……媽媽……”

看到可愛的兒子倒騰著小腿兒蹬蹬蹬蹬的向她跑來,韓明秀哪還顧得上打電話報告啊,她趕緊蹲下身子張開懷抱,準備迎接她的倆寶寶。

不得不說,韓明秀家的雙胞胎寶寶長得真的很好,完全的遺傳了父母的優秀基因,一個個都是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白嫩嫩的,現在他們都還小,臉上還都帶著嬰兒肥,一跑起來臉蛋肉一顫一顫的,可愛的讓人受不了。

大雙跑在前麵,眼看著就要跑進韓明秀的懷裡了,忽然一雙手臂伸出來,嗖的一下把大雙被抱起來了。

大雙雙腳離地,咻的一下轉了一圈兒,開始時還把他嚇了一跳,可是轉完一圈兒後,他有喜歡上了這種感覺,就撲騰著短短的胳膊,大叫,“還要還要!”

大亂喜愛的親了親他的小胖臉兒,笑道:“叫聲舅舅,舅舅就抱你轉圈兒。”

大雙馬上甜甜的叫了聲,“舅舅。”

大亂聽了,喜的眉開眼笑的,這種被當成長輩,被尊重的感覺可真好。

他抱著大雙,又咻咻咻的轉了好幾圈兒,估摸著把那小娃子的腦袋都轉暈乎了,才把他送回到他孃的懷抱。

小雙看到哥哥玩兒的那麼嗨,也伸出手臂叫大亂抱抱,大亂又抱起小雙轉了幾圈兒,把倆孩子哄得咯咯直笑……

“行了,彆鬨了,快進屋打電話去吧。”韓明秀看著孩子們歡快的笑臉,自己也情不自禁的跟著笑了,本來嚴肅的臉上,也在不知不覺間堆滿了笑意。

大亂看到秀姐終於露笑臉兒了,心裡暗暗鬆了口氣。

謝天謝地,秀姐終於笑了,笑了,就意味著等會兒便是老孃告狀,秀姐也不會揍他了。

看來,想噓呼一個人,先噓呼他的孩子這個法子,真是簡單有效啊……

-站在高大爺的家門口兒,呲著牙衝著她笑呢!“大亂?你咋來了?”韓明秀吃驚地大叫了起來。大亂抓了抓亂蓬蓬的腦袋,說:“秀姐,我想你了,就過來看看你。”韓明秀擰起了眉頭,定定地看著他,卻冇有說話。大亂被姐姐看得心虛,咳了一聲,“那個……我還想看看……秀姐你說幫我找的那個工作……找著了冇有?”韓明秀抱著胳膊,嚴肅的說,“你是咋來了?”大亂說,“坐火車來的。”“廢話,我當然知道你是坐火車來的。我是問你,你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