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此山中
  3. 第五十八章 妖火
憶從從 作品

第五十八章 妖火

    

不少。江河來時穿的大衣戴的圍巾這時候顯得有些累贅,他不禁後悔冇像張槐那樣穿得簡練一點。葉萱靈帶他們去吃了午飯,然後又打車去了G市美術館,因為纔開展冇幾天,又是週末,看展的人很多,進展廳前葉萱靈先拿了關於畫展的小冊子,然後意外的發現:“咦,還有個不是外國人,隻是去國外留學的,居然也能放進這麼多名家裡麵。江小河,我們先去看看這個人畫得到底有多好。”葉萱靈說的那位畫家主要展出的是一組以貓為主題的油畫,畫...-

滾滾濃煙之下,熊熊火焰肆意燃燒,熱浪撲麵而來,隔很遠都能清晰聽見劈裡啪啦的燃燒聲,還冇等他靠得更近,房梁斷裂整個屋頂都坍塌了下去,火焰一瞬間就滅了。

江河看到前麵救火的村民麵麵相覷,他趕緊跑過去想問他們發生了什麼。跑了幾步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倒,耳邊一道風颳過,黃衫的聲音響起來:“彆過去。”

這妖怪多少天都不露麵,今天一出現就讓他吃了一嘴巴的土。不讓他過去直接和他說就就好,乾嘛那麼費力把他絆到地上,一天之內膝蓋兩次磕碰,太疼了。

因為看到他摔倒,原本也想往村民那邊去的張槐改變方向朝他走了過來。

張槐一頭一臉的汗,身上全是黑色的飛灰。他總是為彆人考慮的多,著火的時候肯定是衝在最麵前也出力最多的。江河頓時覺得膝蓋上的痛不是事,爬起來叫了他一聲:“張槐……”

“砰!”巨大的爆炸聲從房屋的廢墟中傳來,炙熱且強烈的衝擊波將站在邊緣的村民掀飛出幾米遠。

江河重又倒在地麵,這次是仰麵倒地,有一部分衝擊的作用還有張槐為了保護他不受傷害而將他撲倒,用自己的背部抵擋所有因爆炸而崩飛的磚塊瓦礫,並且牢牢護住了他的頭部。

爆炸聲過後,火焰拔地而起,比之前猛烈數倍,像一頭被激怒的火焰巨獸,狂野地咆哮著,誓要吞噬掉眼前的一切。

周圍不斷有村民的□□聲,另外趕來的村民將他們攙扶起來,他們一同不解地問張槐:“怎麼會這樣?”

一是問為什麼會著火,二是為什麼會爆炸。

江河也有疑惑,為什麼偏偏是張宇澤家著火了?上午有警察來問張宇澤,中午他們去了張宇澤家,晚上他家就著火了,這不能不讓人有不好的聯想。

不錯,眼前這被火海包圍著的房子正是今天中午他們纔來過的張宇澤的家。

不知道火是從哪裡燃起來的,隻是剛好有路過的人聽見巨大的響聲,張宇澤家的院牆塌了一邊,老鼠們爭先恐後從院子裡跑出來,好些老鼠身上都帶著火苗,跑到哪裡就將哪裡燒起來。

天氣乾燥久不下雨,草木乾枯遇火就燃,村民用鐵鍬拍死了燒著的老鼠,可是為時已晚,裡邊的房子已經開始冒煙,冇給他們多餘反應的時間,明火噌地就從院子裡那一堆竹竿上躥起來。

院子裡就有水井,但是因為廚房門鎖著他們拿不到桶,隻得去附近人家借。再回來時,連廚房都燒著了,幾桶水潑上去,卻不知道怎麼根本無濟於事,非但冇能使火熄滅,水潑得越多,火苗反而躥得更高了。狼煙混合著燒焦動物屍體的味道異常刺鼻,嗆得人直咳嗽流眼淚。堅持不住,他們隻好退出院。纔過去冇幾分鐘,他們眼睜睜看著那一整棟房屋都被火焰吞噬。

張槐和楊立行剛回來就到了這裡,楊立行看了看眼前的情況,一閃身人就不見了蹤影,張槐打了報警電話,繼續招呼村民接水救火。

張宇澤家院子外有一棵起碼要四個成年人環抱的皂角樹,樹乾已經中空了,但是枝葉依舊繁茂,噴薄的火舌不時舔到皂角樹的枝葉,他們擔心皂角樹被點燃致使火勢蔓延燒到其他人家,便讓人先將皂角樹的分枝砍了。

剛剛的衝擊力將光禿禿的皂角樹攔腰斬斷,上半分掉進旁邊人家的院子裡,幸好那家人過來救火了,否則不管誰被砸到都會受到不小的傷害。

就在這個時候,江河突然聽到撕心裂肺的尖叫聲,那聲音是從火焰中傳出來的,一聲高過一聲,刺激著人的耳膜,也直達人的心底。

江河的神色有任何輕微的變化都能讓張槐發覺,他問:“怎麼了?”

江河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時候,他覺得火裡不可能會有人,他先是反問了張槐一句:“你聽到有什麼聲音了嗎?”見他搖頭,江河就想,那聲音可能就是中午見過的那隻大老鼠精發出來的。

大老鼠精已經把無人居住的張宇澤家當成了自己家,那些老鼠就是它的子子孫孫吧,不可能是它自己放火燒死自己的同類兼後代,甚至還搭上自己。可是,無端端的怎麼會起火?而且為什麼連修煉成精的妖怪都逃不掉?

“現在該怎麼辦?”村民問。

今天張雲遠不在,張槐就是他們的主心骨,他們不聽楊立行的話,況且這時候楊立行連個人影都不見。繼續救火的話,不一定能把火撲滅,而且這房子空著就冇人住,也冇有救的必要了,但是放任火這麼燒著,誰知道會燒到什麼時候,萬一待會來陣大風把把火苗吹得滿村子都是,那該如何是好。

水火無情,張槐冇有神通廣大的能力讓火立刻熄滅,他隻能繼續讓村民救火。

楊立行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他整個人灰頭土臉的十分狼狽,靠近江河,小聲對他說:“這是妖火,我無能為力。”話語中有抱歉,也有勸他們不要再做無謂的努力的意思。

江河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正熊熊燃燒的烈火,他還冇來得及把疑惑問出來,耳邊又傳來黃衫的聲音:“是妖火,不燒光區域內的一切不會熄滅。”

“那就完全冇有辦法了嗎?”

黃衫冇說話,他不現身江河就不知道他在哪,也不清楚他還在不在這裡。

隻是村民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所有人隻覺得一道颶風颳過,都讓人有些睜不開眼。

不過,詭異的是,風僅僅是繞著火焰旋轉,並冇有將火苗吹得四散飄搖。

煙霧和灰塵瀰漫開來,加上此時天已經暗下去,所有人都糊裡糊塗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像做了一個夢,夢裡波譎雲詭凶險萬分,隻要一睜眼,一切就可以恢複平靜。

火焰熄滅,曾經在這裡的院落被燒得一乾二淨,如果不是地麵遺留的黑色痕跡,會讓人覺得這裡本來就是一片空地。

江河感到不可思議,旁邊楊立行對他說:“他把妖火轉移到彆的地方去了。”

江河誤解過、懷疑過黃衫,幾乎冇對他好臉色過,黃衫也由著他,關鍵時刻這妖怪還是靠譜得讓人心安。不管他出於什麼樣的動機,事情解決了就是好事。

警察和消防車到了村裡之後,對火情發生的前後經過做了個記錄,順便教育了一番村裡人安全用火儘量不要燒柴囤柴以免釀成大禍。消防車先駛離了村子,警察還冇走,小王警官愁眉苦臉對張槐說:“怎麼你們村子淨出事?”

原本已經在招待所住下準備明天一早再過來的餘樂一行人也失望至極:“怎麼燒得連灰也冇有了?”

什麼都燒冇了,就是連可能的證據也冇有了,那麼他們所有關於張宇澤的論斷都隻能停留在猜測階段。

“我長這麼大,頭一次聽說能在短時間內燒光一座房子並且連灰也不剩的火,會不會是你們全村人合力將房子鏟走然後又在空地上放了把火?”楚邵嘴角噙著笑,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他不像上午看到的那樣,可能是奔波了一天裝了一天已經疲倦了,現在的他纔是真正的他。

不過他咄咄逼人的樣子已經深深刻入江河內心了,江河不喜歡不被信任的感覺,便出聲挖苦道:“你以為是愚公移山麼?”

楚邵嗬嗬一笑,冇放在心上,說道:“目前有兩種可能:一,屋裡有易燃物,一直被太陽直射高溫引起自燃起火;二,火是張宇澤放的,他在不知不覺間回到了村子,知道警察來找他,所以燒了房子毀掉了證據。我們問過幾乎所有村民,他在村裡既冇有仇人也冇有朋友,排除他人放火的可能性。而為什麼彆的時間都冇反應,偏偏在我們來了村子之後才放火,說明他一直很關注和他有關的事情。某些罪犯喜歡在作案後回到案發現場觀看現場的慘烈狀況或者是被害人親屬的情緒失控、崩潰痛哭,以此滿足犯罪人的扭曲變態心理,這類人通常比較自負,或者有極端的反社會人格障礙。據我們對張宇澤的瞭解,他是一個聰明沉默且異常冷靜的人,他絕對不是出於心慌恐懼回來放火好讓警察找不到證據,他有極度的自信讓警察找不到他。”

“就一定是和張宇澤有關?”江河不是想一直跟楚邵過不去,警察可以推測,那他們也可以提出疑問吧,況且楊立行和黃衫都說那是妖火,一個人類會放妖火?一碼歸一碼,雖然張宇澤經過他們的描述在心裡的感覺怪怪的,但不能由此把所有鍋都推他身上吧。中午那大老鼠精都被他們選擇性忽視了嗎?世界那麼大,總會發生點難以解釋的事情吧。

楚邵能說的已經說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還需要進一步調查才能得出結論。餘樂拍了拍江河的肩膀安撫他躁動的情緒,對他說:“楚邵經曆過不少生生死死勾心鬥角,人性的複雜他比你看得透徹,你不願意往不好的方向去想,大多數人也和你一樣,他把罪惡剖析展現在你們眼前,可能會讓你們心理不適消極失望,其實目的和你們一樣單純,消滅罪惡,還原這個世界原本美好的樣子。”

他以前說過希望楚邵和他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但是楚邵明明有了第二次新生,卻依舊站在打擊犯罪的第一線,楚邵的正義感讓他脫不下那身警服,餘樂就一直在他身邊支援他。如果江河不是已經有了張槐,那麼他真的挺羨慕他們的。

“好吧。”江河決定不再意氣用事,放下了對楚邵的成見,發現他眉眼之中隱約還是有點英俊的。多看了兩眼,楚邵便對他笑,還偷偷眨眼放電,他臉一下就紅了,心道,餘樂這男朋友是有精神分裂吧?

處理完村裡的事,送走餘樂他們,已經九點多了,不知道黃衫把妖火轉移到了哪裡他回來了冇有,江河迫不及待想去他那裡問問情況。他拉著張槐非常快速地走到橋邊,月光下的河水靜靜流淌著,周圍很安靜,蟲鳴鳥叫不知去了哪裡還是躲藏了起來。

前方驀然出現一個黑影,黑影舉起手中的東西,扭頭看向江河和張槐所在的方向,似是不期而遇,又像是早已等候多時。

江河心中疑惑,隱約聽見張槐似乎輕聲嘀道:“小澤?”

他依舊冇看清那黑影的樣子,卻辨彆出他手中舉起的東西是什麼,驚慌失措地喊道:“二傻子!”

二傻子似乎被掐著脖子發不出聲音,四條腿不斷掙紮著。江河剛邁出一步往那邊跑,那人就將二傻子重重一拋扔進了河裡。二傻子隻慘叫了一聲就冇音了,江河頓時臉色煞白雙腿發抖,而張槐比他反應快,已經去河裡救二傻子了。

黑影看著他們兩個在水中摸索,不聲不響地消散在夜色之中。

-裡的那條大黑魚化成一個麵目模糊的人形,憂傷失落地與他遙遙相望。前半段江河一直在睡覺,火車的顛簸吵鬨對他冇有任何影響,後麵越接近目的地他越興奮,恨不得火車再長雙翅膀飛起來,甚至緊張得一直上廁所。好不容易火車到了終點站,張雲德和張槐在同一時間一個發資訊一個打電話,他偏心先接了張槐的電話。張雲德後麵又了訊息說他碰見張槐了,還問他為什麼不告訴他,江河心想你不是他小八叔嗎他都不自己告訴你。出站的時候一眼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