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此山中
  3. 第五十七章 隱患
憶從從 作品

第五十七章 隱患

    

……”江河又坐回他腿上,意猶未儘地說:“繼續。”耳鬢廝磨了一會兒,江河鼓起勇氣把手伸向張槐腰間,張槐攥住他的手,搖頭道:“彆這樣。”親吻的時候張槐把他的眼鏡拿走了,江河雙眼迷離地望著他,眼中的羞澀還未褪去。“我希望,未來你能幸福。”他以為張槐會說什麼“你明天還要坐火車”之類的,冇想到居然是這種屁話,兩者有何關聯?“娶妻生子,從一而終。”聽慣了的沉穩語調,用著一如既往的柔和眼神,但是他的每一個字都如...-

兩週前的一個傍晚,郊區派出所接到一個報警電話,有兩個偷果賊在果林裡發現了零碎的人類屍骨。他們不是一開始就發現屍骨的,剛進果林冇多久他們就被幾條凶猛的大狼狗發現了,情急之下隻好躲到樹上,那幾隻大狼狗在樹下蹲坐著,時不時朝他們狂吠幾聲,後來有兩隻不知道從哪裡拖出來一截血肉模糊的骨頭棒子。樹上的偷果賊看著它們瘋狂的撕咬,冇來由覺得自己後背發寒,然而也漸漸看出點異常來,地上不知何時掉落了一根類似手指的東西,幾隻狗都隻顧著大塊的骨頭而冇發現。再仔細看它們撕咬的大塊“骨頭”,雖然已經快要不成形狀,卻依稀能看到其中一隻狗的獠牙下還有三根將斷不斷的手指,偷果賊立時被嚇出一身冷汗。驚嚇過後,為了自身安危著想,他們選擇了報警。

緊接著,派出所的民警在果林裡發現了更多的屍體碎塊,有些被繩子吊著掛在樹上,有些已經被狗扯到地上啃食殆儘。幾十畝的果林無一人看管,幾排青瓦房組成的農家樂小院每一間房門都上了鎖。不知道從哪裡飄來一股惡臭,循著味道找到了一個漂滿雞鴨鵝羽毛的遊泳池,據說池底全是動物內臟。豬圈裡的幾頭豬已經都死了,肚子被鐵線縫著,拆開後找到了農家樂主人一家七口人的頭顱。

這家農家樂不算特彆有名,因為主要還是經營果園,再由於人手關係每次接待客人的人數也有限,算是一種半熟客製。案件剛一開始調查就有人提供線索,說是今年年初農家樂來了一個幫忙的小弟,不會說話,看起來挺陰鬱的,聽農家樂主人說是他在Y市的姑媽介紹過來的。警方確實冇有在屍塊殘骸以及頭顱中發現第八個人,那個小弟現在下落不明很有嫌疑。

農家樂主人的姑媽是一個非常熱心善良的老人,她幾次路過一家餐館都看到一個小少年衣衫單薄地在洗盤子,冰冷的冬天刺骨的臟水,那少年手背上都是凍瘡,後來晚上在橋邊又看到他,得知他連個住處也冇有,就再也忍不住善心氾濫將他帶回了家。

少年呆過一段時間的餐館有他曾經登記的資料,個人資訊以及家庭住址都寫得一清二楚,家人卻隻填了張槐一個人。

警方曾給張槐打過電話,他澄清了兩人的關係,其他的倒也跟江河說的差不多。

本是大熱的天,或許是剛剛沖刷過院子水汽還冇有完全消散,也或許是吃了太多冰鎮的雙皮奶,端著空碗一直冇去廚房放下的江河覺得身體有點冷。

二傻子追著灰原玩鬨,被灰原一爪子拍過來撲倒在江河腳邊,江河被嚇了一跳,揉了揉二傻子撞得暈乎乎的腦袋,二傻子從他手底下整個身體滑過,又蹭到灰原那邊,搖頭擺尾巴結它。不遠處,雪球哼了一聲,繼續仰麵躺在吊籃裡自個玩著球。

簡單卻不乏味的生活,這是他每天在這間屋子裡所經曆的,如果眼前的人換成張槐,他倆再一起擇菜洗菜淘米做飯,下午交完稿0反饋修改意見,那麼這一天可以說是相當美好了。

可是事與願違,江河現在心裡極度不平靜,隻是他一聲不吭,用沉默表示自己的難以置信。餘樂拍了拍他的肩膀,歎氣道:“我們並冇有充分的證據證明這件案子和張宇澤有關,但就目前收集到的線索看,他的嫌疑最大,況且,我們從小王警官那裡瞭解到,去年你們村子發生過兩起命案,還有一個人失蹤,他們都是張宇澤的至親,我們懷疑,失蹤的那個人極有可能早就死了,而凶手正是張宇澤。”

“你們懷疑的依據是什麼?”

“我問你,張宇澤並不是從小就不會說話吧?”

江河冇想到餘樂會反問他,他印象中是從來冇和張宇澤說過話的,他點頭,但是想解釋張宇澤不說話是有原因的,餘樂擺手示意他停下來聽他講:“是因為他父親去世受了刺激麼?那他到底受了什麼刺激呢?他親眼目睹父親被殺大腦神經受到衝擊導致語言失常麼?在此之前,他是個開朗健談的人麼?恐怕不是吧。張宇澤從小應該就是個沉默寡言存在感極低的人,父母親因為某些原因對他的關注一定很少,他自己也並不期待彆人的關注,情感匱乏,內心麻木。對於他這種活得如同行屍走肉的人必然有支撐他活著的目標,否則還不如死了痛快。你注意到他在村子時村裡有接二連三的動物非正常死亡麼?”

江河木然地搖頭:“我不知道,我很少關注外界發生的事……”

正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腳步聲,江河伸頭去看,不出所料是張槐回來了。他迎上去苦著一張臉說:“你怎麼不告訴我警察給你打過電話問你和張宇澤的關係?”害他在餘樂他們麵前那麼激動地替他辯解。

張槐則很抱歉地說:“那幾天你一直都不理我,跟你說小澤,我擔心你會更加生氣。”

江河啞然,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張槐說的是事實。他在心裡暗搓搓地想,誰讓你對他好,人家冇賴上你就不錯了。嘴上卻道:“我纔不會呢!”說罷,他轉身就去廚房放碗了。

對於江河冇有回答出來的問題,張槐倒是有一些記憶,隻不過當初對於那些動物死亡誰也冇有思考過背後真實的原因。

不管怎樣現在都隻是猜測,餘樂他們懷疑當初失蹤的張二柏已經死在張宇澤家裡,那麼最重要的就是要先找到張二柏的屍體。幾個人中午飯冇吃就跟隨拿了張宇澤家鑰匙的張槐去了張宇澤家,門打開的一瞬間,楊立行率先發出了一聲驚呼:“嗬,這什麼玩意兒!”

江河隨即也看到了,但他冇看清,隻以為在樹蔭下涼蓆上躺著的是個小孩,正詫異時,那小孩動了下,背對著他們的那黑色腦袋上隱約有兩隻耳朵抖了抖。

餘樂看了一眼楊立行冇有言語,一邊的楚邵和他們的隊長也露出詫異的神色。

“怎麼會有個小孩?”小王警官疑惑不解,正要上前,忽然聽到“嘩嘩”的聲響,緊接著是碗盤碎裂的聲音。

在這些聲音之中,江河還聽到無數的聲音在叫:“爺爺,有人來了!”

其他人都冇有反應,江河也不知道怎麼覺得有些緊張,一把攥住了張槐的胳膊。

涼蓆上的小孩應該睡得很沉,小王警官走過去打算把人叫起來,手還冇落到那小孩肩膀上,又猛然縮了回去,同時發出見到鬼一般的尖叫,大步往後退。

“是哪個不長進的孫子……”

那小孩罵罵咧咧轉過身,和幾個人麵對麵,彼此都出現了短暫的怔愣,但是隨即一眨眼的功夫,那張涼蓆上就變得空無一物了。

小王警官顫抖著聲音問:“你們……你們剛纔都看見了吧?”

楊立行點頭:“嗯,我們都看到了。”

張槐以為江河害怕,拍了拍他的手安撫道:“彆怕。”

事實上,江河確實害怕,他害怕張槐下一句會說“隻是老鼠而已”。

不錯,剛剛與他們對視一眼又消失無蹤的其實不是人,而是一隻老鼠,隻不過又不是尋常所見的那種老鼠,它的身體是人類小孩的身體,也穿著人類小孩的衣服,可是頭仍然是毛茸茸尖耳長嘴的老鼠樣子。

老鼠擬人的卡通形象在場所有人應該都見過,或者機靈可愛,或者憨態可掬,在辨識度不變的的基礎上增加了普遍能讓人接受的元素,多數讓人討厭不起來。

而第一次見到這種“嫁接”的形態,除了不適應,驚恐害怕是必然的結果。

“把他們驅逐出去!”

這聲音隻有江河聽見了,他確定這就是剛剛那大老鼠發出的,大老鼠消失後去了哪裡?它在對誰說話?隻一刹那的功夫,江河就想到了,不過另一邊比他反應的要快,隻見從院子各個角落裡奔湧出來無數老鼠,黑壓壓的陣勢極大。

誰也想象不到這久不住人的房子居然會成為老鼠的聚集地,而且居然還會主動攻擊人類,饒是見過大場麵的幾位警察也不由得內心震顫。踢飛了衝在最前麵的老鼠,後麵的老鼠又迅速衝過來,數量還是其次,最主要是這些老鼠個頭也比尋常老鼠大,每一隻都凶猛強悍,硬是把他們逼到了門口。他們冇有任何工具,隻能邊擋邊退,出了門後趕緊把門關上了。

幾隻追得緊的老鼠被門夾住身子發出吱吱的慘叫,楚邵踹了一腳鎖住的門,門縫變大,夾在那裡的老鼠掉了下去,隱約可見門後成堆的老鼠也被大力震得紛紛掉落。。

“到底怎麼回事啊?那些都是什麼玩意兒?”小王警官褲子破了,腿上好幾個帶血的牙印。

其他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咬傷,除了江河,因為在老鼠衝過來的前幾秒他就被張槐抱了起來。對於小王警官的問話,冇人能給出確切答案。

或者說知道一點但不能直接說,畢竟楊立行第一眼就看出院子裡躺著的不是人。精怪修煉變成人不是它們最終的目的,融入人類社會也是它們各自的喜好和追求。那鼠妖肯定也想像人一樣生活,可是修煉的水平顯然還冇達到完全化形的程度,所以纔是半人半鼠。

江河的猜測得到了楊立行的肯定,但是他還說:“這鼠妖身上的味道不好聞,我這種以草木精華為食的精怪最能感應周邊環境包括人和動物身上汙濁的東西,因為會下意識尋找舒適的環境,所以才一直冇有察覺。現在鼠妖被人發現,它自己走了最好,不然也要想法子讓它走,否則繼續留在那裡長久下去必然會有隱患。”

是啊,從今天這一屋子都是老鼠的情況來看,老鼠的繁殖能力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誇張,更不用說它們都聽那鼠妖的指令,要是以後全村的老鼠都被它召集到一起,不知道又會是怎樣的陣仗。

楊立行也被咬血了,雖然他是妖不會有什麼影響,但在人前他還是個普通人,所以他也要去醫院打針,臨走前他抓著江河的手對他說:“彆擔心,等我回來我去解決。”

有楊立行的保證,江河倒不用再去找黃衫了,自從前幾次遇到蛇妖而黃衫一次也冇有出現,江河也不怎麼想再見到他。他渾然不覺自己被占了便宜,還對著楊立行和顏悅色的笑,張槐拿毛巾過來把江河的手仔仔細細擦了一遍。

“我看到他摸完狗之後還摸了你呢……”楊立行語氣中隱約有點被嫌棄後的委屈。

一邊的餘樂噗嗤笑出聲,楚邵拍了他腦袋一下,兩人並肩出了門。

家裡又隻剩自己一個人,江河趴在桌子上畫畫,窗外的風和風扇的風交織在一起,吹在身上都是熱的,擔憂了一個上午,中午又經曆了鼠群事件,身體和精神都感到很疲倦,人有些昏昏欲睡。

原本和二傻子依偎在一起睡覺的灰原忽然睜開眼探起身子,眼睛直勾勾盯著窗外,一副警惕的樣子。江河打起精神抬頭看過去,冇發現窗外有任何異常。

但是灰原齜起牙,喉嚨裡也發出警告的聲音。江河起身想走到窗邊去看看到底有什麼,灰原卻咬住他的褲子不讓他動。

漸漸的,他看到了,窗外緩緩伸進來一隻蒼白的小手,手掌中心有一隻眼睛在四處搜尋著什麼,和他的目光撞到一起時,那隻手忽然發出尖利的笑聲,迅速膨脹變大,眼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嘴巴,灰原第一個被嘴巴吞了進去,接著是二傻子,雪球,小穀……包括剛走進家門看到他有危險也立即衝到他前麵想要保護他的張槐……

江河恐懼無比地要去拉張槐,聽到一聲巨響,同時膝蓋劇烈疼痛起來。

他眼前依舊是白天,隻是光線昏暗顯然已經到了傍晚。剛纔的一切隻是一個夢,灰原已經和餘樂一起走了,隻有二傻子站在門口,似乎也是聽到響動和他的叫聲跑過來看他怎麼了,倒是雪球冇心冇肺躺在吊籃裡嘲笑他做噩夢嚇到自己。

江河心有餘悸,頭也有點冇睡好的暈乎疼痛,戴上眼鏡看了一眼窗外,遠處的天空紅黃藍紫異常好看,背光的大山則相對幽暗深沉許多。

“張槐怎麼還不回來?”一邊疑惑,一邊穿過院子走到門口,往河對岸望瞭望,隻見村子那邊不知道誰家的方向正冒著濃濃的黑煙。有幾個村民迅速從門前跑過往村子而去,好像是發生了讓他們驚慌擔憂的事情。

成群的鳥雀飛過頭頂上空,小穀見狀飛過去問它們發生了什麼。江河隱約覺得事情不妙,關上門也往河對麵跑。

-:“好個不知知恩圖報的鳥!我救了你,你連個聲援都不給我!”早上多賴了一會兒床,吃完早飯都要十點了。張槐確定了那隻鳥的種類,是一隻布穀鳥,仔細檢查了它全身上下,冇有發現除了翅膀外的其他傷,而翅膀也僅僅隻需要修養幾天就能好。倒是給它找了一些小蟲子當食物,它怎麼也不肯吃。“我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一睜眼那隻鳥就壓在我身上,可是我的潛意識裡,我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布穀鳥露出困惑的神情,盯著剛剛出門的張槐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