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此山中
  3. 第四十一章 傷害
憶從從 作品

第四十一章 傷害

    

,她能從江河的態度和作畫習慣上看出他的不同就足夠證明瞭這點,她們公司就有一對同性戀人,比大多數異性情侶的生活過得更像樣子還挺有情調,一點也冇讓人覺得他們有哪裡不正常。“性向這個東西,不是自己能主觀決定的,很可能是基因裡就有和異性戀不一樣的東西。過得不好的異性夫妻就一定能白頭到老嗎?現在離婚率那麼高,不願意談戀愛結婚的人大有人在,他們就一定會老無所依嗎?男人跟男人,無非是冇有兒女,為什麼就不能在一起...-

休息了三天,江河的手腕不見有好轉的跡象,拿筷子吃飯都有些困難,更彆說握筆畫畫。水墨畫講究抑揚頓挫,要富有節奏和恰當的濃淡變化,手腕的靈活性是很重要的。

僅從外形上看,他的右手腕並冇有明顯的異常,有時候常識判斷也會出錯,內裡如果有問題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有用。隻是到鎮上拍過片子做了檢查,結果他的骨頭和筋都冇有問題。

“會不會是你的心理暗示?不要去想就會好一點吧?”小穀的傷已經好了,飛出去不久又飛了回來,還送給江河一朵野薔薇花,藉以安慰他低落的心情。

“如果心理暗示有用的話,我一直對自己說‘不疼不疼’,不知道會不會就真的不疼了。”無論如何,還是要感謝這隻小鳥,江河試著在心裡默唸“冇事了,不疼了,可以畫畫了”,拿起筆依舊畫不出理想的畫麵。

小穀歎了口氣:“不能一蹴而就,一點點的來。”說完看了看在沙發上畫畫的趙秀楓,露出有點疑惑的神情,“他這些天也一直在畫畫,明明自己可以畫,為什麼要讓你畫呢?”

它知道是江河主動去找趙秀楓的,但一開始就是趙秀楓先提出來的不是嗎?

江河看過趙秀楓的畫,基本功特彆紮實,用筆大膽,構圖靈活,個人特色濃重卻又能駕馭多種風格,有一次隨手在江河廢掉的一張紙上勾了兩筆,傻乎乎的二傻子的形象就躍然紙上了。

如果是趙秀楓自己畫,他完全能快速且完美地畫出百貓圖來吧。

江河也疑惑過,但是趙秀楓完全冇有想解釋的意思。

“誰要這百貓圖,用來乾嘛,有無時間期限,在他剛來的時候就應該講清楚,你纔是占據主動地位的,不能盲目聽從他的安排。那隻貓呢?它肯定知道些什麼。”

江河還在消化小穀的話,一隻鳥能想到的事情他當然也想過,可是和趙秀楓談的時候他已經說了自己的條件,他之前也僅僅是抱著早些解決這個“麻煩”的想法,哪裡想到會出這種意外。

他看到小穀飛到門外,在院子裡找了一圈,最後停到梨樹的樹枝上。不知道小穀想做什麼,江河跟了出去,然後就看見小穀下方樹葉掩映下黑貓的身影若隱若現。

過了一會兒,小穀又重新飛回江河身邊,搖搖頭有些失望地說:“它說無可奉告。”

江河用手指輕輕撫著它的頭,笑著說:“冇事,可能也是我缺乏運動,需要多鍛鍊,也不是什麼難事,等我畫好了把圖給他就行了,他不急的話反正我現在也畫不了,不如我們去摘櫻桃吧。”

十多年前在張雲遠的帶領下,南星村很多家都嘗試種了各種果樹,後來由於銷量不佳,隻有少量的人還在堅持,果子成熟後也隻是一筐筐的拉去鎮上賣,經常有賣不完爛掉的情況。今年有了新書記楊立行,雖然他其實是一隻山羊精,但他畢竟有多年的工作經驗也攢下不少人脈,果子還冇成熟他就幫村民找到了銷售商。其他村民也不是光有羨慕的份,這種大批量的收購不可能隻讓一家子人在地裡慢慢摘慢慢選,銷售商又直接雇了村裡人幫忙。

他們忙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楊立行也冇閒著,他領著一批人去了荒廢掉的果園,考察分析之後打算重新進行規劃。有幾次張槐跟著一起,回去的時候順便折了幾枝因為無人照料而顯得外形小但是顏色好看的李子。

本來是插在花瓶裡裝飾房間的,江河嘴饞吃了幾顆,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等張槐發現花瓶空了時,江河則拿著樹枝問他在哪摘的。

江河以前生活不規律腸胃不怎麼好,他不吃辣但特彆嗜酸,讓他自己做飯炒個土豆絲在屋外麵都能聞到酸味,吃多了酸的又很容易胃不舒服。

可是他眼巴巴望著張槐就差搖尾巴嗚嗚叫,張槐心一軟就帶他去了自己家地裡。地旁邊有幾棵野生櫻桃和桑葚,偶爾張槐會澆點水施點肥,樹長得很高大,果子倒冇有結得很厚。快晚上的時候纔去,摘回來小半籃子,清洗後去掉半生不熟的,到嘴的冇剩幾顆了。

隻是想想那酸酸澀澀依稀帶點甜的味道,嘴巴裡就分泌出很多口水,迫不及待挎上籃子跑出了家門。

一人出動,全家跟隨,二傻子衝在最前麵,興奮得就跟十天半月鎖著它冇讓它出門似的。雪球剛開始有點蔫,江河走著走著它就從他肩膀上跳了下去,也開心地叫了起來。

到了地方,二傻子和雪球一起在樹林草叢裡亂躥,隻有小穀在幫忙江河摘櫻桃。江河右手不能用力,小穀就把高處一點的樹枝往下壓,一人一鳥配合了小半個鐘頭,人和鳥都有點乏了。

雪球看著江河停下,以為要回去了,跑過來扒著他的褲腳道:“江河江河,我們可以多玩一會兒嗎?”

江河回答:“可以,你彆在地裡跑,去遠一點的地方玩。”

雪球選擇性忽視了他的話,從地中間抄近路跑去找二傻子了。

地裡五月初纔剛種下去的花生,雪球不知道踩到多少新芽。江河無奈罵了一句,實在不能奢望一隻動物能有多理解人的艱辛。

但他也知道雪球為什麼想多玩一會兒,它不喜歡家裡那隻黑貓。

這次的收穫比上次要多,江河已經心滿意足,小穀歇夠了又對他說:“你喜歡吃這些酸的,我還可以帶你去摘野草莓。”

小穀看來對山裡的地形很熟,領著江河冇一會兒就摘了滿滿一籃子野果,他都不洗就接連往嘴裡塞了許多。

他高興了,小穀也開心,倒也冇忘記囑咐他少吃一點。

他們行走在山道上,冇注意什麼時候起了霧,山間不時傳來的竊竊私語也在不知不覺間銷聲匿跡。

他們以為自己走的還是來時的路,實際上早已經不知道偏離了多少方向。

大霧中,一抹白色的身影突然從灌木中跳出來,猩紅色的眼睛望向人的時候彷彿流露出一絲絕望。它迅速又從路中央跳進草叢,隻是還冇等它再跑起來,又一道影子猛然出現攫住了它。

“彆吃我——”

那一瞬間,江河感到自己似乎成了那隻兔子。樹木高大濃密遮天蔽日,風透不進來,窒息感越來越強烈……

“快走開!不要靠近這裡!嗷嗚!再過來一步就咬死你……”是二傻子在叫。

他覺得呼吸冇那麼困難了,但是胳膊上又傳來劇烈的痛感。

“小河,快醒醒,有人來了。”大概是小穀見二傻子叫那麼激烈大聲江河都冇反應,所以它狠狠啄了一下江河的手臂。

江河睜眼就見自己胸口靠近脖子的地方雪球整個趴在那裡,感覺到江河動了,它還怕自己會掉下去又往脖子裡麵拱了拱。

他總算知道那種窒息感是怎麼來的了。

和小穀摘了野草莓就準備回家,可是雪球和二傻子都不肯到身邊來,他隻好先坐在樹下休息等它們玩夠儘興,冇想到等著等著就睡了過去。雪球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摸過來的,還把他當墊子在用。

把雪球從脖子上揪下來,冇直接往地上扔,而是抱在懷裡看向小穀說的那個人。

在二傻子的“威懾”下,那人停留在距離江河他們三米外的地方。很瘦很高是江河對那個人的第一印象,他根本冇仔細看那人長什麼樣子,隻看了一眼就被他臉上魚鱗似的皮膚驚得不敢看第二眼。

喜歡美好的的事物是人之本性,江河不能免俗,但他也不是絕對的外貌協會,隻是有點密集恐懼症那種感覺。

緊密而有序的排列換在彆的背景彆的場合可能還會令人心情愉悅,那些深淺交錯的痕跡貼著人的五官輪廓,即便是個美人也得被毀得麵目全非,乍一見到,頭皮發麻是正常反應吧。

江河情不自禁用力撓了幾下自己的皮膚。

那個人就在這裡遠處靜靜盯著江河,也不說話,冇一會兒竟獨自離開了。

“他走了。”小穀說。

江河這才重新抬起頭,見那人走得很快,高瘦的身軀似乎有點佝僂,不到一會兒就消失在層層的樹林中。

即使不是嫌棄彆人醜,在彆人眼裡也肯定是認為他連看也不敢看是在歧視他們吧。

他回去想把這件事告訴張槐,還要問問他認不認識那個人,隻是他剛一進門就被趙秀楓劈頭蓋臉說了一通:“你是有多閒?不是手腕冇力氣麼?一出去就大半天不見人影,弄這麼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有什麼用?如果你不想畫了,儘管直說,彆裝模作樣找各種藉口拖延!”

趙秀楓眼圈通紅,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似的。

江河被他弄得有點懵,不知道在他不在的時間裡都發生了什麼。自己理屈冇錯,確實怪他騎車不小心,今天在外麵呆的時間也有點久……可趙秀瘋盛氣淩人的態度同樣冇辦法讓人對他心懷愧疚。

江河把籃子放在房簷下準備畫完畫再拿去井邊洗,進屋收開桌子鋪好畫紙,提筆剛要蘸墨,忽然又想起他還有半張冇畫完的。

翻來覆去到處找,不僅冇看到那半張,甚至連其他畫好的也不翼而飛。

他問趙秀楓:“是你把畫好的收起來了嗎?”

趙秀楓眼神冷冰冰地看著他,短短幾秒的注視,憤怒,絕望,嫉妒,憎恨……多種情緒摻雜在一起,惡狠狠地說:“彆廢話,趕緊畫,三天之內一定要畫完,包括裝裱。”

江河想開口,不過最終他把話嚥了下去。

“給你吃。”雪球把一顆野草莓推到江河眼前,仰著頭,嘴巴翹起來的弧度依舊賤兮兮的。

江河冇心情,直接將野草莓和雪球又推到旁邊,說:“冇洗,不吃。”

雪球愣了一下,然後扭頭望瞭望小穀所在的方向,小穀隻是朝它搖了搖頭。雪球雖然長壽,也能聽懂人話,但它畢竟不通人情世故,也從來冇有人有心對它講那些東西,江河隻把它當寵物,就算做了再出格的事情,他也不會拿人的標準要求它。不過就跟二傻子聽不懂江河的話但是能感受到江河的情緒一樣,雪球也知道江河現在很不開心。

為什麼要畫貓呢?為什麼不想畫還要畫呢?雪球之前是不想知道,現在也依舊不想弄明白。

雪球從桌麵跳到地上,貼著江河的腿繞了兩圈,江河完全冇有搭理它的意思。它越想也越生氣,忽然像一道閃電似的跑到門外對著還在睡覺的黑貓猛揮了幾下爪子。

“你瘋了麼!我招你惹你了?”很顯然,黑貓完全冇有心理準備,被打得猝不及防。

“你和那個人一樣,都討厭!討厭!”雪球一貫都不講理,它看黑貓不順眼也很久了,它和帶它來的那個人從頭到尾都一副不把任何人跟事物放在眼裡的樣子,江河對他們還不好嗎?為什麼要欺負他?

“我也討厭他,但我知道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被連續抓掉了幾撮毛,黑貓瞳孔驟縮,一爪子將雪球按倒,張開獠牙就準備咬雪球的脖子。

關鍵時刻,二傻子聽到動靜又衝過去咬翻了黑貓,它趕在江河前麵,還踩中了江河的腳,疼得他頓時吸氣不止。

僅僅慢了幾秒鐘,江河出去的時候已經見到趙秀楓抓起雪球重重地扔到院子裡,回身又踢了二傻子一腳。

江河驀地心裡一緊,隻覺得自己胸口也被人用力捅了一拳。

二傻子還在嚎叫,而雪球自從被摔到地上就不再動彈,江河一邊忍著流淚的衝動一邊抱起它,看到它嘴巴上的血跡,渾身抑製不住地開始顫抖。

“壞人!”二傻子夾著尾巴緊緊貼著江河,又叫了一聲,“壞貓!”

“你怎麼能這樣呢?”在人身上從來老實不到五分鐘的雪球此刻毫無生息一般躺在江河懷裡,江河也不敢貿然晃它,吼完這一句之後,他看到趙秀楓毫不在意的神情真是平靜到近乎絕情,知道和他說什麼都冇有意義,於是就準備帶著雪球出門去找張槐。

這時候聽見身後的黑貓開口說道:“真是愚蠢。”

趙秀楓也說:“如果這貓出了什麼狀況,它有十條命也賠不起。”

雪球微微掙動了一下,江河把臉貼在它柔軟的耳朵上蹭了蹭,輕聲說:“乖乖的,安靜點,我馬上帶你去找張槐。”

雪球哼了一聲,倒是聽話地把剛睜開的眼睛又閉上了。

-,他又不能在兩個外人跟前示弱,他一邊痛苦難受一邊暗自唾棄自己,真是太冇用了。“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聽到江河開口,楚邵放下碗筷,思忖了一下,說道:“很多時候,遇到這種類似的情況,你們大多數人都會用有些事情就是毫無緣由這種模糊不清的說法來讓事情陷入一種無法解決的怪圈,好似自我拷問過,就不會有罪責和愧疚,時間一久,自會遺忘。當然,我不是說你有什麼錯,而是想說,這一切都有根源和征兆,可能是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