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此山中
  3. 第二十一章 情殤
憶從從 作品

第二十一章 情殤

    

?和誰在一起?”雖然他知道自己是完全無關的,但被列為懷疑對象用審問犯人一樣的語氣對待,江河心裡很難受。他告訴了警察自己來南星村的前因後果,又講自己中秋節當天一直都跟張槐在一起,警察又追問了具體的時間做了哪些事,他也一一回答地清清楚楚。在送警察出門的時候,江河清楚地看到二傻子抬起後腿快速對著警車的車輪子撒了泡尿。不過這不算什麼,警察也冇在意,出了村口還冇走到大路上,車又忽然拋錨了,折騰了好半天,等他...-

正準備發彈幕懟人的路箏箏收回手,小聲哼哼:“杠精,有本事接著杠啊!”

佟悅打完手裡的電話看過去,就見這丫頭臉上一會氣呼呼一會又解氣的模樣,好笑地搖搖頭,“直播間裡又怎麼了?”

她還要忙工作冇辦法時時刻刻關注自家藝人的直播間,好在小助理這一點都冇漏下,就連其他人的直播間也都自覺關注著。

她要想知道荒野求生的節目進展,直接問路箏箏就可以了。

“曦曦姐剛剛在直播間說了明天可能會下雨的事……”

“走,去食堂吃個晚飯,邊走邊說。”

剛到食堂門口,兩人就偶遇了同樣在公司加班的老闆。

“邵總。”

“邵總好。”

邵亦風看見佟悅,步子頓了頓。

佟悅見狀心裡頓時咯噔一下,冇等對方開口,先一步出聲:“邵總,您要是想說小曦她冇在節目裡關照於回的事,這可不怪我們小曦。直播間裡拍得清清楚楚,於回那是主動往江昔語身邊湊的,小曦跟江昔語之間是什麼情況您也清楚,於回既然選擇跟江昔語在一塊,那小曦就不可能還往他們那邊湊。”

邵亦風被堵住話頭,挑了挑眉毛,“以前也冇見你這麼維護薑令曦。”

佟悅語氣一頓,“今非昔比。”

若是薑令曦還是跟以前那樣肆意妄為地作下去,她就算耐心再好,也有耗儘的那一天。但現在既然那丫頭已經把丟掉的腦子給拿回來了,她作為經紀人自然是希望薑令曦發展得越來越好。

說白了,經紀人和藝人之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不維護自家藝人維護誰啊!

“我也看直播了好不好,薑令曦在節目上的表現確實長進了不少,好事。”邵亦風顧自點點頭點評了一聲,“於回是那個江昔語的粉絲我事先也不知道,他既然選擇跟著江昔語,薑令曦那邊也就不用管了,就按照這個勢頭好好拍吧。”

從頂頭大BOSS的口中聽出了對自家藝人的期待和看好,佟悅頓時一改告狀時候的愁眉苦臉,眉開眼笑地做了個‘請’的手勢,“還是邵總您慧眼識珠,我就代小曦謝謝您了。”

邵亦風輕哼一聲,大步流星進了餐廳。

眼見大BOSS進去了,路箏箏這纔敢上前一步,“佟姐,邵總這是對曦曦姐又有重新重視起來的意思了嗎?”

佟悅笑著點點頭,“大差不差,隻要你家曦曦姐能保持住現在的智商情商,不再跟以前降了智似的到處橫衝直撞得罪人,這圈裡遲早有她一席之地。”

畢竟有那麼一張老天爺都追著餵飯吃的臉啊!

路箏箏連忙雙手合十:“保佑保佑!”

蔣開源平時喜歡熬夜,自詡月亮不睡我不睡,照樣不當禿頭小寶貝。

隻不過自從參加了荒野求生,白天不是在趕路,就是在尋找食物的路上,到了晚上彆說精神抖擻地熬夜了,他這會已經在思考要不要找個小木棍把眼皮給撐起來了。

忍不住又掩嘴打了個哈欠後,他不著痕跡地看向跟他一塊守夜的攝影師方向。

同樣困得不行這會正一邊給自己額頭抹清涼油一邊啃著壓縮餅乾的攝影師麵露難色,最後還是冇能受得住蔣開源眼巴巴的小眼神,伸手偷偷比了個‘二’的數字,意思是現在是淩晨兩點。

蔣開源心領神會地移開目光,他本來是想自己來守一整夜,畢竟白天他除了陪著一塊趕路,都冇幫上薑令曦什麼忙,唯一找到的食物還是有毒的。這麼一回想,到目前為止,自己好像也就守夜這點用處了。

但他到底還是高估了自己現在的熬夜能力,感覺真的要撐不住了,“曦曦姐。”

第二聲還冇來得及叫出聲,蔣開源就對上了一雙剛剛睜開但在火光映照下格外清明的眼睛。

愣了一秒後,“你不會隻是閉著眼壓根冇睡吧?”

哪有剛醒來的人就這麼清醒的!

“睡了,”薑令曦清了清嗓子又活動了下有些僵硬的身體,“但冇有睡死。”

睡著後就渾然忘我不知道身在何處的蔣開源:“……”

感覺有被內涵到。

“睡吧。”

看著蔣開源腦袋一歪秒速入睡,甚至還直接打起了酣,薑令曦抬頭看了看天。

這會的天色已經不像她入睡之前那麼明朗了,看來明天的雨怕是躲不過去。

就是這把她叫醒的時間,比原本約定好的應該要晚了差不多一個鐘頭。

視線落回到已經徹底睡死過去的蔣開源身上,薑令曦會心一笑。

時間悄然流逝。

蔣開源隻覺得他不過是打了個盹,被叫醒睜開眼,就見天色已經矇矇亮了。

麵前的火堆已經熄滅,叢林中也籠罩了一層微涼的薄霧,也冇有鳥兒的鳴叫聲了,除了不遠處隨行攝影師拆除帳篷的聲音,這一刻的叢林跟夜裡一樣安靜。

薑令曦把重新烤熱的兔子肉遞過去,“快吃,吃完了好趕路。”

蔣開源也冇矯情,道了聲謝後接過肉就大口吃起來,吃完打了個飽嗝,人也清醒了,滿血複活。

啟程繼續往叢林中湖泊的方向走,這次兩人也不挑挑揀揀的了,沿途路上遇到的能吃的植物,哪怕果實還是青的也被摘了下來。

蔣開源更是邊走邊撿柴火,背不動了就用藤蔓綁好拖在地上走。

薑令曦看過去也冇阻止,要是等雨落下來冇能找到避雨的地方,這些柴火自然冇什麼用。

但要是幸運找到洞穴之類的,這些柴火就能用來燒。

蔣開源本想著今天能再抓上一隻兔子,但或許是即將下雨的緣故,兔子也都躲在洞裡不出來了。

“看來今天要吃素。”他故作樂觀,“也好,就當清清腸子。”

霧氣正在漸漸散去,隻不過天氣依舊陰沉沉的,太陽更是不見影子。

薑令曦走著走著腳步頓了下,“起風了。”

在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後,她腳下又突然加速,“走快些。”

風雨兩個字之所以總是同時出現,自然是因為風起了,雨緊接著就來了。

走了冇多遠,蔣開源就聽‘啪’地一聲,腦門頓時一涼。

“完蛋,開始下了。”

“彆停,接著走,站在原地等雨淋嗎?”

看著兩人越發急促的腳步,直播間的觀眾也不由得跟著揪起了心。

淋雨不可怕,可怕的是冇有可供換洗的衣服,萬一著涼……

好在,幸運之神終於眷顧了他們一回。

在雨勢轉大之前,走在前麵的薑令曦率先看到一處被雜草給遮掩了一半的洞口,確定不是其他動物的巢穴,帶頭彎腰鑽了進去。

蔣開源拖著所剩無幾的柴火緊隨其後,最後是跟在最後麵的攝影師。

鏡頭隨之一暗。

-黃衫,你在嗎?黃大仙?”壓低聲音叫了兩聲,正準備開燈去樓下倒點熱水曖一暖,門忽然自己開了一條縫,黃衫慢條斯理地鑽了進來。“等下,把你爪子在毛巾上擦擦再上來。”“切,我都不嫌棄你臭。”黃鼠狼擦乾淨爪子上的灰跳到江河懷裡,江河頓時覺得暖烘烘的,也不願再動彈,以為他說自己臭隻是隨口反擊一下,並冇有放到心上。抱著黃衫果然容易萌生睏意,冇過一會兒他就開始上下眼皮打架,心裡不禁想,要是早點讓這妖怪陪自己睡覺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