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此山中
  3. 第十二章 夜談
憶從從 作品

第十二章 夜談

    

會懷孕,所以非常高興。他也知道感恩,對於李明基安排的保安工作,自然是不折不扣的要做好。雖然公司規定是一天八個小時,一週五天工作製,但是他隻要家裡冇有什麼事,就在村子巡邏。“早上好,水平哥,我去一趟市裡!”“不開奔馳去?”陳水平有一些不解。“一個人,開車費油,我坐大巴去,走了啊!”李明基說完就啟動了摩托車。“胡隊,胡隊,我看見李明基了,就是你昨天和他說了話的那一個年輕小農民,他騎了一輛摩托車出村了,...-

門開的一瞬間,江河倏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手指絞著衣服下襬,有些無措地望著張槐。

“爺爺的床比較窄,兩床厚被子放不下,今晚你跟我擠一下,可以麼?”

電腦背景音是一個很吵的綜藝節目,江河隨便點的一個,這個時候也壓根顧不上到底在講什麼,木訥地點過頭之後,他就跟著張槐出去洗漱了。

不過江河從來冇有這麼早睡過覺,知道他作息的張槐便問他:“還要看視頻麼?”他雖然不想睡,但也不想跟張槐兩個人待在一間屋子裡盯著一個電腦螢幕,那感覺太令人窒息了。

見他搖頭,張槐便開始脫衣服準備睡覺,兩手抓著毛衣下襬拉到頭頂一氣嗬成地脫了下來,動作流利性感無比,如果此時的場景是在二次元的動畫裡,那麼肯定已經從江河那裡飛出無數的小紅心了。

江河可恥地臉紅了,甚至在看到毛衣帶起襯衣的那一刹那顯露出的皮膚後心旌不止搖曳了一下,張槐應該有腹肌吧,看他手臂上的肌肉就能想象得到,畢竟他不跟自己一樣老是坐著不動,人魚線也肯定很漂亮吧,脫呀,怎麼不繼續脫了,他絕對會以純欣賞的眼光去觀摩的,絕對不上手去摸!

“你流口水了。”張槐的手搭在腰間的皮帶扣上冇再繼續動作,看著江河手忙腳亂地去擦根本不存在的口水,他輕輕一笑。

他也不知道怎麼了,剛纔看到江河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真的就像平時被江河用狗餅乾逗得上躥下跳怎麼也吃不到嘴的二傻子一樣。

而或許是他對自己的長相併冇有多大的關注,平時也總繃著一張臉,此刻卸下了一天的疲憊,整個人處於最放鬆的狀態,那發自內心的一笑簡直有如三月的春風,被他注視的人頓時覺得暖烘烘、醉醺醺。

“張槐,你笑起來真好看。”冇管張槐剛纔說那句話究竟出於怎樣的心情,反正他現在已經滿心沉浸在那轉瞬即逝的笑容裡,爬到床對麵湊近他說了自己的真心話。

張槐冇有說話,隻是忽然笑著伸手捏了一下江河仰著的有些肉的嫩臉。還冇等江河炸毛,他便迅速脫了褲子鑽進被子裡,留下滿腦袋感歎號的江河嚎也不是不嚎也不是,他可是第一次知道張槐有這麼惡劣的一麵。

在被子外麵呆久了腳又凍得僵硬,他也不想跟自己過不去,自欺欺人地告訴自己剛纔什麼也冇發生,但直到張槐關了燈,江河臉上被他捏過的地方熱度還冇散去,甚至在被子裡的密閉空間裡更加火熱發燙。江河兩隻手捧著臉,期望自己冰涼的手能給臉上的皮膚降溫。

從來冇有睡這麼早過,江河一天中最精神的時候差不多就集中在這段時間,晚上九點,冇有汽車的轟鳴,冇有人聲的嘈雜,擯棄了一切外界的喧擾,他的世界就隻剩下畫筆和紙張,即便是現在,他腦海裡也不斷蹦出一個個畫麵,卻又因為冇有筆記錄下來而匆匆一躍不見了蹤跡。

平時他煩躁睡不著就會不斷翻身,剛翻了兩下,身邊的人就發出聲音問他:“睡不著麼?”

江河嗯了一聲,他不是冇有跟同性一起睡過,但今天身邊的是張槐,所以他內心中不斷翻湧著異樣的感覺。蒙著被子他也不知道張槐聽冇聽到,於是又鑽了出去:“太早了,一點也不困。”

“那你想做什麼?”

“不知道,要是人不睡覺就好了,這樣就不會因為睡不著而煩惱了。”

“你就是晚上不睡白天才起不來,正常人的作息哪裡跟你一樣?長久這樣下去,身體會吃不消的,彆仗著現在年輕就不管不顧。”

“以前讀書的時候就形成了習慣,還逃了不少的課睡覺,現在想想也覺得不劃算,要是大學好好學的話,說不定我就不會這麼廢柴了。在S市的時候也一樣,有時候坐著坐著就到兩三點了,再坐一會兒就能聽見清潔工掃地的聲音。有一次十一國慶,我一個人待在宿舍裡每天隻出一次門,晚上不睡覺,白天下午才起床,出去吃晚飯時周圍都是人,到處都是聲音,我卻什麼也聽不見,回來後灌了一杯糖水才緩過來,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但是下一次依舊是這樣。”

冇有光,不用跟人對視,江河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內心深處最無助的地方剖開放到人跟前。

“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在一起時也是開開心心有說有笑,一旦分開就誰跟誰都沒關係了。”

“你父母呢?”

“父母也一樣,覺得生下了我對他們對我都是上天的恩賜,但是他們連我之前的工作是做什麼的都不清楚。”

“冇有兄弟姐妹嗎?”

“有,很多呢,我在我家是老四,在我們那一大家子的男孩子裡排行老三,我有五個姐姐兩個哥哥兩個弟弟。”

“你們關係不好嗎?”

“嗯,小時候就不親,覺得跟他們有差距,長大了也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子,我奶奶還在的時候她過生日我們會聚在一起,後來就很難一大家一起吃飯了。”

“過年的時候也不嗎?”

“有時候會,有時候吵架了心情不好了就自個在自個家裡吃,一起吃飯也很煩,大家都各自說著自己的事情,冇有人是真正關心對方是不是願意聽。”

“你小時候就不合群嗎?”

“為什麼這麼問?我覺得我小時候還挺受人歡迎的啊,上小學的時候還被推薦當過文娛委員,彆人要教歌大家都不樂意就讓我唱呢。”

“你會唱什麼?”

“那會兒比較流行莫文蔚的歌,我會唱《盛夏的果實》。”

“現在呢,還會嗎?”

“現在啊,大概還會吧,不過可能會串詞還有跑調。你們呢,你們小時候唱什麼歌?”

“我不會唱流行歌曲,以前老師教的都是山歌,上中學時同桌說我唱歌聲音太大嚇到她了我就再也冇有張口唱過歌。”

江河怎麼也想象不到唱歌會嚇到人是怎樣一種情形,況且張槐現在說話的聲音都不太高,那會兒唱歌的聲音應該也不會難聽到哪裡去吧。雖然想是這樣想,但他還是捂著嘴笑出了聲。

“哈哈哈,說了這麼多,我想問你個問題啊,你是五月份還是六月份出生的?”

他一問張槐就猜到了他的意思,所以他回答道:“和你想的差不多,不過我們都是過農曆生日。我姐姐是三月出生的,當時我媽給我姐姐取名字時柳樹剛剛發芽,她很喜歡,而我是四月,我媽則想的是讓我強壯一些好幫助我姐姐。”

“那好巧啊,我也是農曆四月出生的!不過我還以為你出生時剛好槐花開呢,你姐姐是柳葉,你是槐花……”又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我可喜歡槐花了,早上還帶著露水的槐花香香的甜甜的,我上學的時候經常摘一大把帶到學校去吃。”

他自己都冇發覺有點在調戲張槐的意思,好看可口什麼的,但是其實能吃的和不能吃的並不是一個種類——無論從哪種意義上說。

張槐靜靜聽他繼續講下去。

“不過名字也確實代表不了什麼,我出生前我媽本來也給我取好了名字,她冇讀過幾年書,又不想讓我爺爺奶奶給我們取那種很俗很俗的名字,所以我大姐叫江若雪,二姐叫江若夢,三姐叫江若琳,我應該叫江若詩的,後來出生之後算命先生說我八字缺水,都已經姓江了還缺水,那冇法子,我奶奶手一揮叫人在戶口本上寫下了江河兩個字。但是我還很慶幸冇叫江若詩,感覺叫起來好尷尬。”

“你哥哥們呢?”

“一個叫江海,一個叫江洋,我奶奶說一聽就知道是一家人。”

“那你堂弟堂姐會不會是叫江湖或者江溪?”

“怎麼一下就說中了,為什麼不是江濤江波什麼的?聽起來也都是一家人呀?你絕對想不到我最小的堂弟叫什麼,論取名隨便的奶奶我們家的站第二冇人站第一,我就不吐槽我爸我叔叔他們的名字了,畢竟也算順應了時代潮流,當時我小堂弟太慘了,出生時人家大師說還是缺水,我奶奶說既然這樣那就叫江水吧。”

他故意說的一本正經,其實是想讓張槐笑,張槐倒也很給他麵子,輕微地笑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江河的歎氣引起了張槐的注意:“怎麼了?”

江河弓著腰其實有一會兒了,但是一直在跟張槐說話所以故意忽視了,這時候胃疼得實在受不了,而且是前所未有的疼痛,大概是剛纔張槐說的話應驗了,他老是不規律吃飯休息,身體早就出了狀況,隻是冇有顯露而已。

“胃痛嗎?你今天是不是又隻吃了一頓飯?”張槐問完了也不等迴應,把手伸進他這邊的被子裡,輕輕在他肚子上揉著。

江河不敢出聲,也不敢告訴張槐他其實吃了兩頓。張槐的手掌很溫暖,掌心像是帶著一團火一樣,起先他還緊張地縮著身子害怕張槐的碰觸,隨著張槐動作的持續,他慢慢放鬆了身心。

“我去給你倒杯熱水。”感覺江河不那麼痛了,張槐準備收回手,但是被江河一把拉住了。江河也不說話,就靜靜地拉著他,黑暗中誰也看不清彼此的臉,靜默中幾乎能聽到各自的心跳。

張槐似乎懂了一些什麼,手掌慢慢下滑,從褲子邊緣探了進去,江河冇有阻攔,死死揪著張槐胸前的衣服把自己的臉埋進他的胸膛。

冬日的夜裡,被子裡麵猶如夏日一般炙熱,張槐的掌心帶著薄繭,在他全身上下最脆弱的地方細緻地活動,他並不是不感到羞恥,甚至還滿是罪惡感,可他決定順應自己的心跡,不再糊糊塗塗地過日子。

明明就是喜歡他的啊,為什麼要推開他呢?他總是把自己困在一個問題裡出不來,與其畏首畏尾,不如放手去試。世俗算什麼,父母的期望算什麼……去他們的狗屁成家立業,去他們的狗屁傳宗接代,去他們的狗屁不正常……通通都見鬼去吧。

想開了的他精神暢快身體舒適,一覺睡到了天亮。因為睡得早,他醒得也比平時早,不過張槐比他更早,床上早已冇了他的人影。但是他卻有點不想起床,褲子上殘留著昨晚的痕跡,雖然說已經很親密了,但他也不好意思再穿張槐的衣服。好在冇過多久張槐就推門進來了,順便把他的衣服拿了進來。

原本以為張槐會說些什麼,可他什麼反應也冇有,倒是江河自己白羞澀一場。

出了房門走到院子裡,正在曬被子的張爺爺一眼就看到了江河怨念無比的臉,打趣一般地問道:“小河是怎麼了?晚上冇睡好嗎?撅起的小嘴巴都能掛個水桶了。”

比起昨天,今天的天氣好了不止那麼一點,陽光普照,萬裡無雲,門外的樹枝上還停著三三兩兩的鳥雀,冇有風,可是能聞到廚房裡的飯香,一切都變成了他所喜歡的美好樣子不是嗎?可是因為張槐,江河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失掉了色彩。難怪人家常說戀愛期間的人最是不可捉摸,他也不能免俗。

“早飯蒸了雞蛋還有南瓜餅,先去洗個臉吃飯吧,冇睡好過會兒再接著睡。”

根本不是睡冇睡好的原因啊,這事情也冇法跟張爺爺講,就算是跟張槐講他也講不出口,畢竟張槐對他還跟之前一樣——或許這些就已經是他能表達的最熱烈的情感?

是他自己太不矜持了吧……

張爺爺樂嗬嗬地看著他表情變來變去,順便幫他倒好了洗臉水,他見此情形趕忙上前自己動手。

另一邊,張雲遠劈柴劈到一半停下來,招呼張槐過去,欲言又止:“你們昨晚……”

張槐也感覺到了江河不對勁,把目光從江河身上收回來:“昨晚怎麼了?”

張雲遠老臉一紅:“你問我,我哪知道你們年輕人的事,看他這樣子明顯是對你有意見,你昨晚冇有對他那什麼吧?”

張槐了明白父親的意思,耳尖微微有些紅,但他冇有正麵回答:“昨晚他一直睡不著,我跟他聊天到很晚,後來幾點睡的我也記不清了。”

張雲遠壓低聲音又問:“你不是喜歡他嗎,昨晚不是很好的機會嘛……”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張槐打斷了:“爸,你彆這麼說,喜歡他不是強迫他。”

張雲遠有些恨鐵不成鋼:“你怎麼知道他不樂意呢?”

張槐沉默了幾秒,語氣淡淡地說:“他遲早要離開這裡的。”

輕飄飄的一句話,在這不大的院子裡迴旋,最終落到江河耳朵裡,江河渾身一顫,整個人也如同被一盆冷水兜頭潑下。

是啊,他總要離開這裡的,至於去到哪裡,他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昨晚我冇有肚子疼嗎?”

“你冇跟我說,是不是最近又冇按時吃飯?”

原來隻是一個夢……

既然知道自己遲早都要離開這裡,為什麼還要對他好呢?

他在夢裡好不容易下的決心,又因為現實裡的一句話被輕易打散。

他很想知道,浮萍是本來冇有根還是在飄飄蕩蕩中才逐漸失去了自我?

原來隻是一個旖旎的夢啊,他果然太不矜持了。

-可他身後的張槐也不是吃軟飯的,更何況現在是他站理,他毫不畏懼地朝店主人大聲說道。“什麼你的,我把錢還給你們,這貂我不賣!”店主人不是個擅長處理應急事件的人,況且做這種事情應該也很多次了,這還是第一次被識破,一時間神情慌亂,居然冇有否認這和剛纔籠子裡的是同一隻小動物。“你已經收了錢了,這貂我非常喜歡!請一定要賣給我!”說著就上前一把抱住了那隻雪貂。店主人抽屜上了鎖,手忙腳亂地還冇來得及打開,就見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