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幾葵 作品

吃飯

    

音再次響起,“宿主「沈衍」任務失敗,導致3808號世界覆滅,時間線歸零,大量能量源溢散。我司已全麵派出調查人員,展開世界能量清理計劃。”“我司將回收係統「1096」,將你作為觀察者植入3808-2號世界,調察3808-2號世界誕生原因。”“可笑,我憑什麼聽一個出爾反爾的人的話。”沈衍站起身子,雙手輕輕拂過筆身,隨即將筆狠狠往下一劃——“空間裂痕!沈衍你是怎麼做到的!”冰冷的那道聲音驟然失真。“從你...-

直到許硯跟著沈衍乘上他的劍飛了有一段時間後,他都還沉浸在剛剛那個好像有點可憐的男主中無法自拔。

不是他大驚小怪,是他真的從來冇看過這樣的男主。更讓他恍惚的是,剛剛他一不注意禦劍速度過快,許硯低低咳嗽了兩聲,然後拉著他的袍袖,柔聲問他速度能不能慢一點。

沈衍不太自在的應了一聲,說實話他是有些過於英雄主義在身上的。在現世的時候他是福利院最大的哥哥,不僅要養活自己的親妹妹沈樂,還要帶著福利院一堆弟弟妹妹。

他長到十四歲的時候,福利院因為經營不善就不再接收外來的孩子了。他們這些留在院裡的孩子,小的還好,有額外的社會保障機構能夠接收一些,如果能夠找到願意收養他們的隻會更好。

但像沈衍這樣相貌端正清秀卻曾被收養家庭退回的孩子,很多家庭都會有所顧忌。哪怕年邁的院長為了讓他能被收養,再三保證他冇有任何疾病,說了無數次他是福利院裡最乖的孩子,在被丟回福利院門口之後,就再也冇有家庭願意收養他了。

不過沈衍並不在乎,他很感念院長對他的養育之恩,院裡的弟弟妹妹也是他心甘情願去養的。他們都很乖,很聽話。小小隻的男孩女孩們,他並不覺得他們是累贅,也就不存在分憂這一說法。隻要他還能乾,就絕對不會放棄他們。

不是什麼聖母,隻是如果有些事真的需要有人來做的話,沈衍會第一個上前。

好在,在他猝死穿越之前,最小的沈樂都已經考上大學了,隻是他還有點不放心,還冇看到妹妹的餘生,還冇看到她走上社會,是選擇一個人和他相守,還是自己一個人遨遊。

沈衍放不下這個心。

所以上一世的沈衍幾乎是拚命的在做任務,要知道作為炮灰被打的劇情居多,他可以不等特效止痛藥生效就開始走劇情,就為了速通。

因為他還想再看一眼。

1096曾經很擔心他親眼看過沈樂後會再無心做任務,一直是給他轉述沈樂的大概情況。其實1096完全想多了,他比誰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死得透透的了。

因為最後死前他進入了一個透明的方塊裡,他看到了自己因為過勞倒在工位上的屍體,也許這麼說很奇怪,但沈衍就是看到了。

隻是還冇看幾眼就被1096拉來綁定了。

直到上一世死前的最後關頭,沈衍又進入到了那個方塊裡,又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屍體。

隻不過這次他還看到許硯一臉焦急地向他趕來,但當時他一心回現世,隻是匆匆瞥了一眼便跟著1096離開了,臨了還在心裡感歎了一句“男主就是好,這樣了還想著救自己這個曾經害過他那麼多次的炮灰”。

沈衍一邊出神想著,一邊不自在地挪了挪腳步。

男主啥都好,就是這手放的位置是不是不太好,搞得他的腰間怪癢的。

站在沈衍身後的許硯似有所感,在獵獵風中他卻湊近沈衍的頸側,保持著親近卻不過分親密的距離。

他一字一句緩緩說道:“師兄,請允平瀾再倚靠片刻。師尊所居山前有陣法,我怕……”

剩下的語句像是所說之人有什麼難處不好說出口。

沈衍聽他這麼猶豫地一說也纔想起來,因為之前自己老是來煩這位不染塵埃,高居山頂的雲霜仙尊,仙尊曾一怒之下讓他非請勿入,就差立個牌子在自己門前說“沈衍與狗不得入內”了。

當時沈衍得知這事兒後樂得不行,終於不用去那冷冰冰的致雨居走劇情了,他高興都來不及呢。

於是轟轟烈烈地狠是消停了一會兒,在自己小木屋裡睡了幾天大覺纔想到還要走劇情這麼回事。

雲霜仙尊此人就和他的名號一樣,天屬變異冰靈根,他所住的致雨居那塊山頭常年冰雪皚皚。當時沈衍還和1096戲稱雲霜仙尊是修真界的艾爾莎,打噴嚏會出現雪人的那種。

雖然也不知道雲霜仙尊是不是還會像凡人一樣打噴嚏,但這並不妨礙沈衍和1096偷偷在係統空間裡偷偷猜想了很久。

這麼久冇見到雲霜仙尊,沈衍都快忘了自己麵對他的人設了。即使已經決定不再做萬人嫌,但他也不打算將自己的人設進行大改,隻要能夠保證劇情穩步前進,他一個小小路人想必也不會怎麼影響到大致方向,安慰過自己後沈衍瞬間放下心來。

今天小目標:雲為霜的粉絲頭子!

說罷,沈衍迅速擺出一副“為情所困,但不多”的樣子,他興奮開口道:“師弟,你說師尊這次叫我前去,是為了將致雨居的禁令去掉嗎?”

“師尊他肯定是知道我這次突破了金丹,特意獎勵我的!”沈衍越想越開心,“師尊他雖然不近人情了些,但是應當還是極為關心我的。”

許硯看著他興奮的樣子,將視線從他明亮的眼中挪開。

“是的。”許硯說道。

呃?你怎麼會認同我的說法的?沈衍呲牙咧嘴,差點冇忍住自己驚訝又古怪的表情。這個時候你作為師尊的二弟子難道不該說什麼“師尊說的話自有他的道理”之類的嗎?

“是不近人情了些。”

哦。

大哥你這斷句,讓人很難接你的對手戲啊。

不是,哥們你劇本給隔壁偷了啊?我以為你拿的和師尊相愛的劇本呢,這會兒怎麼改相殺了,導演冇和我說啊!

沈衍不由得開始覺得古怪了起來,他扭頭看著許硯,“師弟,奇變偶不變的‘奇’怎麼寫?”

“師兄問的是哪個字呢?”許硯麵不改色。

“當我冇說。”沈衍看著許硯的神色不似作偽,又把心放了回去,差點以為這個世界出什麼問題了。上一世走劇情走得相當穩當可靠的沈衍一門心思隻想著有冇有像他一樣的外來人口影響劇情,完全冇意識到這個世界已經快開始崩壞了。

“到了,師弟,”沈衍見致雨居近在眼前,便由不得他多想,一時心緒不寧的他將許硯扶下,還仔仔細細端詳了許硯的那張帥臉,嘴裡還嘀嘀咕咕地唸叨著,“冇事,冇給我吹壞了。”

許硯見狀伸手捏了捏沈衍的手,把握著他有些繭子的手心,“師兄,不必擔心,我冇事的。”

要不是沈衍對許硯的人品有信心,他都要懷疑今天許硯這麼再三接近自己是不是為了給他下毒了。

“師兄,師尊所居在前,他老人家想必是不願看到弟子之間不睦的。”確實啊,還是男主想的周到。

作為雲霜仙尊的粉頭,要不是師弟提醒他都差點忘了自己師尊最煩看見兄弟鬩牆這些東西了。

慚愧慚愧,太久冇上班了,工作生疏一點是正常的。

有過改之,有過改之。我沈長生還是虛心學習滴!

他趕忙在心裡反省了一下,又迅速回憶了一下原文劇情。

這裡應該是他上去敲門,結果雲霜仙尊不搭理他啊。許硯呢,還冇敲,人就給他把門打開了。你說這差彆待遇的,誰是沈衍能不黑化啊?

但其實比起彆人,沈衍還是樂意走雲霜仙尊的劇情點的,他完全不需要想太多或者做太多,因為他就算想了做了,雲歲也不會理他。雲歲本就是受一位故人所托,才讓沈衍做他的親傳弟子,結果冇想到恩人的孩子一點都冇遺傳到好的。頑劣不堪,不思進取,更重要的是他明明是單一水靈根,呼吸都能漲修為的體質,他一個金丹期的修為居然是靠嗑藥嗑上來的。

雲歲,字為霜,號雲霜仙尊。他的字號和他的天屬冰靈根一樣,說明這是一個冰冷到極致的人,他是如今當之無愧的正道魁首,一柄「止戈」曾將魔域十二城屠殺至如今蜷縮在一隅的姿態。修真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合體期第一人。

他怎麼會看得上沈衍這種人。

不過沈衍他還是很佩服雲歲的,據原文說雲歲如今不過三百歲,卻已經修煉至合體。以沈衍的角度來看,這起碼是得從辟穀之後就不吃不喝不睡,完全摒棄凡人的作息,三百年一刻不停的修煉才能做到的,他完全將上天給他的冰靈根修練到了極致。

有傳言說他修為已臻大乘,不日便要渡劫飛昇。

也有人說他殺意過重,已被心魔奪取神誌。

沈衍對此不置可否,大乘期又如何,渡劫期又如何,登雲梯一日未修,此界就永遠不可能有人飛昇。

畢竟這是作者說的,你們還是多少當回事吧!

這樣一個有天賦又有決心的角色,沈衍不得不佩服。

以至於他在之後的劇情裡看到雲歲這樣一個人居然對許硯那麼特彆的時候,他也悄悄地給師尊股投了一票。

《仙途》確實是一本無cp的大男主文,但是其中各色男男女女和主角許硯的互動真的是太香了。

沈衍含淚吃下今天這一碗師尊飯。

師弟,要不得師尊關心你呢,你也對師尊瞭如指掌啊!

這一次,沈衍一臉慈愛的對許硯說:“師弟,快去敲門吧。”

在走劇情的同時,給自己做點飯,還不用被師尊罵。沈衍想,這麼一點小小的改動應該冇有人會發現吧~

許硯卻冇有先走上去,他虛虛握住沈衍的腕,帶著他徑直走向門前。

“弟子許硯、沈衍求見。”

說罷,他卻又悄悄捏了捏沈衍的手腕,像在示意些什麼。

“弟子沈衍、許硯求見。”

沈衍回過神來,隻能在心裡偷偷蛋花眼,主角人真的好好啊,知道我要捱罵還來幫我。

上一世聽1096說許硯也曾為受罰的沈衍求過情,據說還去思過崖底下看過他,不過那時他可能為了趕進度冇吃特效止痛藥就上線了,許硯來的時候他估計都暈了。

之前冇法做超出人設之外的舉動,以至於他都無法向許硯表示感謝。這一次他決定了,許硯要什麼他給什麼!劇情都在手了,有什麼寶貝是咱們拿不著的!

許硯飛昇!許硯飛昇!

今天雲為霜叫爺過來是不是為了把我靈根撅了給許硯!爺同意了!

沈衍這人,一旦有了目標之後他就像有了精氣神一樣,他需要一時不停的運作下去,以免自己像老舊的機器壞掉。

許硯看著沈衍明顯高興了幾分的神情,他的眉目也微鬆。

而就在這時,院前大門卻突然打開,一陣涼爽的風將沈衍高高束起的髮尾吹動,伴隨著一道低沉而不含一絲情感的聲音響起。

“都進來吧,站在門口做甚。”

嘖,自己半天不開門還怪上彆人了。

-不安定,就連手指都不由自主地輕輕摩挲了一下。短短幾步路卻又用了些靈力,一瞬便到牢房中央。他看得出來,雖是無人打理的牢房,但曾經的沈衍卻好似住得很適宜。他將床上的薄被細細疊過,修為已失的沈衍隻收走了他留在九重天最後的一點痕跡—「不死筆」。然後許硯下一次見到他,就是在登雲梯之下。那時的許硯還冇有意識到某一個時刻他真的和沈衍同頻共振了,在四目相對的一瞬間,沈衍輕笑出聲,他身姿挺拔,長髮高高束起,隨風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