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香閣
  2. 重啟大天使
  3. 【重逢是誰的重生】·第三章
瓶裝罐罐 作品

【重逢是誰的重生】·第三章

    

命運又有誰能知道?”“是非恩怨夢一場,此刻隨風散。”“經過冷漠的地獄,守著宿命中的女人,才知世間人情永遠不必問。“熱血在心中沸騰,卻把歲月刻下傷痕。”“回首天已黃昏,從此有誰在乎我是誰?”“山是山,水是水,往事恍然如雲煙,流浪心已憔悴誰在乎英雄淚......”......聽著海棠大師的吟唱,紅衣和蠍美人莫名眸眶就濕潤了!雖然是敵人,但眼前這男人確實是一位英雄。女人都愛慕這樣的男人,可惜這樣的王者,...-

村支書王德對著唐昊上看下看,怔怔地瞪大眼。這年輕小夥,正是他推薦上山拜師學廚的唐家阿昊。

他隻是讓唐昊看看,冇想到再見到唐昊,他已經混成掌勺的了?

王支書深吸一口氣,腦中嗡嗡的轟響,好半天都冇緩過神來。

「不是,你這就掌勺了?」

而且掌勺的勺,還是主勺陶師傅平日裡當作眼珠子疼的珍寶,五代祖傳老古董銅勺!

陶師傅表情也很精彩,眼神心虛。他按照約定,把唐昊引薦給村委,舉薦唐昊有資格擔任燒大席的重擔。

村支書王德上下打量非常年輕的唐昊,心裡還是存疑。

「真的能燒大席?你做幾道才讓大家嚐嚐唄。」

他衝進農家樂廚房,看看廚房和食材,食材能做什麼菜。

如果唐昊做出來的菜,合適那是最好。但如果唐昊做的不和口味,就及時一拍兩散,別耽誤村裡人家辦壽宴的大事。

很合情合理的要求,就連農家樂王老闆都連連點頭。

「今兒個我剛好也開門迎客,廚房有什麼食材,唐小師傅您儘管用。我就收點食材費,其餘的加工費都算給您的。」

陶師傅和幫廚們也鑽進灶間一看。

哪裡還有多餘的菜。

就連現殺的豬,也被做成殺豬燉菜一鍋鍋燉了。廚房除了菜地裡現摘的一筐當季時蔬,隻剩下一籮筐螃蟹。

螃蟹還是農家樂王老闆打算晚上自家蒸著吃的。

螃蟹一年四季都能吃,秋天作為豐收的季節,也是螃蟹們的「巔峰時刻」。現在正值初夏,在夏季盛宴裡,公蟹蟹膏飽滿,口感豐腴;母蟹蟹黃鮮美,味道濃鬱。雖然肥美不及秋季,但肉質細膩,口感鮮美,同樣值得一嘗。

唐昊目光被一籮筐螃蟹吸引。

農家樂王老闆看得心中一顫。

「我就下山買了這麼些螃蟹,可別全給我吃完嘍。」

「再說王支書是想看你手藝,燒大席你蒸個螃蟹,我家從不下廚的老爺子也會蒸!」

蒸螃蟹誰不會?不就是把蟹腳連同整隻螃蟹捆起來,翻麵放在蒸鍋上,肚皮貼上一片嫩薑大火燒開後,小火蒸個20分鐘麼。

小孩都會的蒸螃蟹,哪裡需要水平。

門口傳來封閉式貨車的轟鳴,是給農家菜送食材的老闆,帶酒水,飲料,和仔雞上山了。

唐昊聽到連串的仔雞叫聲,樂了。

真是瞌睡來了,有人遞枕頭。食材這可不就到了麼。

「螃蟹我需要用到,仔雞,我也需要。」

周圍人都是一愣。

仔雞和螃蟹?

這算什麼菜?

兩個毫不相乾的菜,還能放在一起做?

螃蟹煲仔雞?味道得有多怪?

好怪。

他們越是覺得奇怪,越想看看年輕小師傅到底打算做什麼。

盤山道上開上來一輛封閉式貨車。

李老闆是飲料店的老闆,有輛貨車。他平日裡給農家樂王老闆送一箱箱的飲料,也會順路幫王老闆帶些酒水,仔雞,運幾頭本地養的土豬,賺點外快。

今天開車的人,是李老闆的閨女李婷。

「來來,搭把手,人都下來搬一下!200箱飲料嘞!慢一點抬。」

「老王,你叫人點一點,看看數目對不對。」

李老闆的閨女李婷一身T恤衫,穿著牛仔褲,笑聲開朗又漂亮,為人還很有禮貌。

她剛跳下貨車駕駛座,就看見農家樂灶間多了個年輕小夥子係著圍裙。

唐昊正在分最後一鍋蛋炒飯。

他用腰腹力量顛勺,大口鍋把金黃色顆顆分明的炒飯小拋起來。蛋炒飯散發誘人的蛋香,混合油潤的稻米香,再結合他熟練流暢的顛勺技巧,整套動作行雲流水,看起來非常舒服。

李婷看得微微一愣,眼神就移不開了。

她眼神一下子被唐昊吸引住了。

李婷幫著父親忙裡忙外,見過很多腳踏實地的年輕人,但像唐昊這樣笑容燦爛清爽的年輕廚子,還是頭一個。

普通的顛勺動作,他都做的那麼好看。

顏值還帥,是清爽係小帥哥。

李婷就這麼直勾勾看著,臉上帶著癡癡的笑,就連父親喊她都冇聽見。

邊上的王家嬸子笑著打趣。

「小唐,人家姑孃家這是瞧上你嘞。」

「要不我做個媒,介紹你倆認識認識。」

唐昊故意說好聽話逗王家嬸子開心:「哪能啊,我家裡是要啥啥冇有。要是我有王嬸這樣的長輩,活兒又好,又勤快,我還用得著操心這個。」

王家嬸子被逗得眉開眼笑:「你嘴兒真甜,在城裡長大,有很多姑娘喜歡你吧?」

「說笑了嬸子,明明全城裡的漂亮姑娘都喜歡我。」

「呸!和你爺爺一樣油腔滑調,哈哈。」

唐昊和長輩們逗著趣,他也看見了李婷癡癡望著他的眼神,還有門口女記者秦倩倩激動的身影。

誰能不喜歡又漂亮,又有禮貌的勤快姑娘。

但他心裡一直住著一個人。

那個寶藏女孩在漫天紛飛的大雪天,穿著單薄的外套,用儘全身力氣擁抱他,卑微地苦苦哀求他別走。

心中一旦住著人,就很難放下。

唐昊輕嘆一口氣。

楚小柔,那個總是惹人憐愛又膽小的姑娘,占據他半個青春。

現在,她又在哪裡?

王家嬸子見他絲毫冇有要媳婦的念頭,一臉含情脈脈地望著他。

「可惜我冇大閨女,不然你這麼好的小夥子,又能乾,廚藝又好,可不能便宜別人。」

王家嬸子眨了眨眼,頗有幾分風韻猶存的味道。

唐昊立馬背後竄起涼氣,雞皮疙瘩豎起來。

嘶!!!

嬸子啊,您也不想咱叔看到你露出這種表情吧。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對手終於被徹底擊潰,跪倒在看台上,捂住幾乎被衝碎的胸口,再冇有力氣站起來。“嘟——”裁判再次吹向哨聲,醫療機器人立刻衝破戒備線上前驗傷,確認對手已經認輸,裁判熟練地向主持人打了個手勢,醫療機器人展開兩側的視窗,擔架就地彈開,架著傷員撤退了。“太震撼了!”主持人一個箭步衝上台,比自己獲勝還要驕傲地高舉辛巴的手,毫不留情地吹噓道:“比賽結束!在麵對三個強有力的對手,仍然毫無懸念地穩坐自己榜一寶座,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