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了個夭 作品

第 3 章

    

度也不冷不熱,反倒從入坊開始,就對坊主戚青玉很是上心。“冇什麼大礙,就是這傷處還有些隱隱作疼。”紅錦細眉擰起,語氣嚴肅:“是嗎,那真是苦了你了,這腦袋破了個洞可不是小傷。”她說著便將手中瓷碗向前遞,還不忘補充:“這是坊主讓郎中特地開的藥,舒緩疼痛,有助傷口癒合,來,快喝了吧!”“······”秦昭看著碗裡黑乎乎的藥汁,脊背有些發涼,她怎麼覺著這一幕似曾相識。“篤篤——”她接碗的手剛伸出一半,門外傳...-

任務觸發後的第一天,秦昭起了個大早,鬥誌滿滿地從係統的商店中調出一大堆物資,大到牌匾、木材等裝修硬材料,小到茶盞桌椅以及精細的擺設掛件,雜七雜八、一應俱全,堆滿了整間樂坊。

秦昭用自己的私房錢雇了幾個麻利的小廝和靠譜的木料工,讓他們用五米長的隔板將昇平樂坊整個圍起,隻留一扇人高的出口。

然後拿出自己通宵畫出的圖紙,和木料工探討裝修事宜,幾個人高馬大的壯漢看了秦昭的圖紙,先是一陣疑惑和訝異,溝通過後便都轉變為恍然大悟和敬佩了。

“秦姑娘真是蕙質匠心,我們這幾個乾這行這麼久,頭一回見著如此特彆的設計。”

秦昭故作謙虛地微微一笑,然後從袖口中掏出一袋銀錢:“有勞幾位師傅了,此番時間緊迫,工程量大,這是定金,還請你們多多費心,事成之後,報酬自然更多。”

幾人接過錢袋掂了掂分量,紛紛點頭會意,似是對這位才貌並存的女東家更加高看一眼:“秦老闆放心,我們定當儘力而為!”

少女一邊麵色溫和地點頭,一邊忍不住腹誹:能不儘力嘛,我的私房錢一半都砸在這上邊了。正哀歎著,腦海中響起一道聲音:

“宿主,據係統得知,你隻需在工程結束之後付給他們應得的報酬即可,為什麼還要額外給定金呢?”

自從觸發任務後,這係統倒是越來越像一個隨身智慧小助手了,聲音也越來越脫離機械化。

秦昭耐心地解答:“這叫人情世故,時間短任務重,為了以防萬一,他們偷工減料、敷衍做事。我把材料準備齊全,條件又亮的這麼清楚,就算為了最後的報酬,他們也會儘心儘力。”

006機械腦轉了一會兒,表示學到了。

“秦姐姐,你這是做什麼?”

秦昭回頭一看,蘭心和徐平月正站在台側,兩臉疑惑,她眼睛一亮,上前幾步拉起蘭心:“來得正好,張伯去集市采買了,我這裡還有些活,正好缺兩個人打下手。”

看他們不解的樣子,她又解釋道:“我要改變樂坊,重新開張,你們要和我一起嗎?”

蘭心沉思片刻,眼神堅毅地回答:“要!坊主生前待我不薄,他既然把樂坊交給你了,我就相信你,跟你一起做!”

秦昭無言,麵前的女孩這是將對戚青玉的感恩和忠心轉移到她身上了,秦昭表示欣慰地撫了撫女孩的肩膀,接著去問她身後的人:“你呢?”

徐平月仍舊一身素衣,姿若蒲柳,神色玩味:“我以為我們早就是一條船上的人了。”

秦昭莞爾,她不知道徐平月為什麼冇和其他人一樣,離開昇平樂坊,她也不想去問,畢竟以現在的局勢來看,人多力量才大。

三日後的黃昏時分,樂坊整改工作完成,幾名木工賺得缽滿、收工而去。秦昭送走幾人,看著眼前煥然一新的樂坊,不由得感歎:有錢真好,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叮咚!係統提示——任務一爆改樂坊已完成;初始任務完成進度:百分之三十;獎勵積分: 30。】

秦昭訝異:“什麼,才30?”

006:“是的宿主,任務一完成獲得300積分,減去您之前的負債,剩餘30積分。”

“······”秦昭大悲,咬牙切齒:“萬惡的資本家!”哀呼之後,轉念一想,有總比冇有好,隻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蘭心從廚房尋到前廳,見秦昭在那一動不動地發呆,嘴裡還若有其詞,她輕聲喚道:“秦姐姐,該吃飯了。”

廚廳中,四人同席而坐,皆專心桌上的美味佳肴,肉眼可見,這幾日確實都累壞了。

秦昭整改樂坊之餘,還給張伯寫了不少菜單,讓他一道一道試著做一下,冇想到,味道是真不錯,有幾分五星級大廚那味兒了。

“張伯,你這廚藝是真不錯,明日給你多派幾個學徒,讓他們跟著你學習學習,,你多操心帶帶他們。”

張伯憨厚一應:“行,行,我一定教好!”

徐平月夾過一筷過江鯽魚,細細挑出其中的刺,然後十分自然地放在了秦昭的盤中。

秦昭夾菜的手一頓,表情有些愕然。

男人什麼也冇發生一般,“你前日跟我說的,我已經跟他們打好商量了,他們隨時都可以來我們樂坊。”

秦昭想要把昇平樂坊按照現代世界中的高級會所的配置去改造,外觀以及硬體如今已經竣工,唯獨音樂歌舞這一項還是欠缺,正巧她無意間得知,徐平月入樂籍前,有幾位交好的樂友,各自帶了些學徒。

她就跟徐平月提議,讓那些學徒定期來樂坊演出,水平不需要太高,通樂理,能按照曲譜彈奏就好。

至於舞者,不需要,她不想靠女色去招攬那些心懷不軌的人,新的樂坊將用新的麵孔,特彆的方式去吸引更多不同的顧客。

秦昭無視那塊魚肉,麵不改色:“好,多謝。既然都安排得差不多了,那晚飯後,我們就開始為明晚的開業儀式做準備。”

蘭心疑惑:“開業所需的物品都準備好了呀,還要做什麼準備?”

秦昭搖搖頭,神秘一笑:“我們還差最重要的一步——宣傳造勢。”

眾人更加不解,他們從未聽說過這個說法。

黃昏時分,西京城大街小巷,燈火通明,幾個布衣小廝奔走在人流中,手拿厚厚一遝的紙頁,正一邊派發,一邊高聲叫嚷: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東街極樂坊明晚開張,憑宣傳頁進店捧場,可免費暢飲酒水!”

“唉~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

人群喧囂,眾人被這幾個小廝吸引了注意,不少人主動去接那所謂的宣傳頁。

“真稀奇了,這年頭還有店鋪大晚上開張,竟還能白喝酒水。”

“極樂坊?嗬,名字倒挺有意思。”

“這地址不就是原來的昇平樂坊嗎,聽說倒閉了,怎麼又開起來了?”

“這我知道,昇平樂坊最近都被圍得嚴嚴實實的,裡邊一直在施工,今天剛停,也不知道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怪招引人的。”

秦昭素衣布衫,頭戴笠紗,混在人群中默默關注眾人的反應,顯然,這宣傳效果很合她意。冇白費她一筆一畫,親手畫了那麼多張宣傳頁,如今看這成果,隻恨冇能再多畫一些。

一旁跟隨的蘭心:“秦姐姐,這就是你說的造勢嗎?”

女人點頭不語。

蘭心接著道:“明白了,秦姐姐真是聰明,能想起用這種辦法來吸引大家的興趣。”

秦昭莞爾:“那是自然,明日還有更驚喜的。”

說來就來,翌日下午,秦昭早早地派人將原昇平樂坊外圍的木板撤走,露出新裝修的門麵。

瓊樓玉宇,紅木漆瓦,豎立的巨大牌匾被紅布遮了個嚴嚴實實。正堂門戶大敞,寬長的紅毯直直從簷前兩米處延伸至屋內,兩側擺滿鮮花、酒罈和許多形態各異的宵燈。

幾個時辰後,天光漸暗,月上樓頭。

原昇平樂坊走出一眾年輕樂人,在正門兩側排好隊形,手中樂器,緊持以待。

少女手持火種,領著幾人款款而出,周圍眾人隻覺她一張玉白麪容在火光下猶如月下明珠,光彩沛然,炫目得令人不敢直視。

人群中有人辨認出那女子模樣,驚聲呼道:“是秦姑娘!”

“哎喲,還真是,她家紅錦不是說她前段時間發生了意外,失足墜樓,容貌儘毀、摔壞了腦子嗎?”

“紅錦的話你也信,她都被通緝了,這秦姑娘不是好好的嗎,我看這姿色氣質不輸從前啊!”

秦昭冇想到紅錦還使過這種手段,她咳咳兩聲,清了清嗓子,輕啟朱唇:

“諸位,昇平樂坊易名為極樂坊,今晚正式開張!”

說罷,她點燃一旁架上早已備好的竹筒,火苗呲啦一起,那竹筒猛地挨個竄上天際,劈啪聲後,明彈迸射,進而萬花破門而出,如龍飛躍,似鳳驚掠,最後電掣雷轟,天花爛漫。

看著眾人驚豔嘩然的反應,秦昭在心中止不住地笑,這可是她特意在係統商店購買的霸王鞭、金盆撈月。

她趁煙花將落之際,將牌匾上的紅布一扯而落,極樂坊三個大字赫然現出,秦昭嗓子一亮:

“極樂坊歡迎各位,賞臉光臨!”

接著她響指一打,眾樂人應聲吹奏,一首改編過的《春江花月夜》就這樣被呈現出來,那清麗婉轉的調子不斷飄蕩在空氣之中,將圍觀人群緩緩引進內殿。

殿內宵燈流轉,張張桌椅如遊龍般呈U形繞了半圈,餐桌上方盞盞圓盤中,盛著各種各樣的餐食,不知道用了什麼機關,那餐盤竟還會自行繞桌蜿蜒切換。

眾人都新鮮得很,紛紛落座品嚐。

不過片刻,那費心搭建的舞台上,開始緩緩落下帷幕,二胡、快板、小調鏗鏘響起,幾名戲伶開始在台上演起流行的話本來,看的眾人拍手稱快。

秦昭正在門外笑得合不攏嘴,熱情洋溢地將客人往裡迎。

腦中006一聲接一聲:“恭喜宿主完成任務三,積分 300,額外完成業績,積分 1、 2、 ······”

忽地,馬蹄聲漸近。

“籲——”

幾人牽馬駐足,熟悉的麵孔出現在極樂坊門前。

是明京府司的那群錦衣衛,秦昭心中警鈴大作,笑容僵在臉上,有些苦澀。

見幾人浩浩湯湯朝她走來,隻得切換了表情,連忙諂媚著笑臉欠身上前,低首行禮:“恭迎各位達人!”

男人微愣,“······不必多禮。”

秦昭聞聲起身,抬首之際微不可察地掃視了下眼前之人。

男人一如既往的麒麟服錦衣官衛裝束,隻這次腰間的玉帶和腰牌樣式似是換了樣式。

秦昭忍不住在內心嘖嘖感歎:這錦衣衛首領真是帥得慘絕人寰,身材還好,禁慾氣息滿滿,可惜了,是個麵癱。

她臉色切換頻繁,眼神□□大膽,男人心覺怪異,有些不自在地輕咳了下。

秦昭反應到自己有些失態,連忙挑起話題:“不知大人今日前來,可有何要事?”

肖宴正了神色,不怒自威:“朝廷近日下發通知,嚴查各妓樓、聲色樂坊,凡娼優樂人買賣良人子女為娼優者,重罰,”說罷,他頓了一下,語氣加重:“如若有官員私享妓樂,經營者包庇的話,嚴懲不貸。”

秦昭聽明白了,他這是奉命“掃黃”,仔細一想,古代確是有這一規定,為了防止民眾過於縱情聲色,尤其是官員,約束更加嚴格。

思及此,她側身讓開道路:“原來是奉命辦案,大人辛苦,小店正經生意,自當配合,您請。”

-眼熟的藥汁,頓覺不妙,視線順著已經乾涸的水跡轉移到桌後的地板上。男人仍是那一襲白色衣冠,隻是此刻直挺挺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雙目圓睜,七竅出血,死狀極其慘怖。“啊!”秦昭倒退幾步,絆著門檻摔倒在地,儘管自己是現代人,這輩子也是頭一遭見著死人的模樣,她是真的被嚇到了。眾人都清醒得差不多了,紛紛圍將上來,但在看清屋內情形時,一個兩個都嚇得四散開來。秦昭怔愣著坐在地上,一動不動,恍惚間被人小心扶起。不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