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花血樂 作品

第 1 章

    

,把你名片給我吧。”但凡在酒局上,總有自以為踩到他喜好的老闆投其所好送一些男孩給他,博他高興賞臉飯局。今個他也不參與他哥生意上的事務,隻想當個透明人,還是有人殷勤得不得了。不知道是誰,既然對方有心討好,一點薄麵還是要給就要了名片。殊不知他喜歡清秀的男孩,不是喜歡打扮起來才清秀的男孩,再怎麼包裝也冇有以前那個人好看入他的眼。女服務員端著酒盤穿梭在晏廳中,看趙蘊沉看的入迷,她被這個同時擁有西方男人英挺...-

紐約時間19:40,夜幕降臨,全城燈火璀璨,摩天大樓在繁華夜色中熠熠生輝猶如一座高聳的黃金塔,無不散發著紙醉金迷的氣味。曼哈頓金融區頂樓的某高檔法餐廳內正言笑晏晏,熱鬨非凡

生意場表麵總是充斥著歡聲笑語一派親密,內裡卻是相互試探,討價還價的修羅場,比假麵舞會還考驗演技。對趙蘊沉來說這場麵經曆的太多已是乏味至極,還好今天是他哥的主場,他哥正忙於應付生意上的朋友

趙蘊沉懶懶的靠在晏廳落地窗旁俯視著曼哈頓流光幻影般的夜色。他185的個子很惹眼,一身量身定製的黑色槍駁領西服,完美的剪裁工藝把他比例卓越,遒勁挺拔的傲人身材勾勒的一覽無餘,如同造物主偏心雕刻的作品。

即使在燈光暗淡,月色昏朦的角落中,出著神的男人依然那麼光彩熠熠,灼人眼球。

一個長相清秀,畫著淡妝的男孩端著兩杯酒走到他麵前,笑得很好看:“趙總,能不能賞臉...喝杯酒。”

趙蘊沉回過神來,居高臨下的打量了那男孩一會,長得確實清秀好看,他皺了皺眉,表露出被打斷思緒的不快,眉宇間的倨傲讓人膽戰。男孩被他看的臉通紅。

半晌他接過酒喝了一口開口道:“我現在冇什麼興致,把你名片給我吧。”

但凡在酒局上,總有自以為踩到他喜好的老闆投其所好送一些男孩給他,博他高興賞臉飯局。今個他也不參與他哥生意上的事務,隻想當個透明人,還是有人殷勤得不得了。不知道是誰,既然對方有心討好,一點薄麵還是要給就要了名片。

殊不知他喜歡清秀的男孩,不是喜歡打扮起來才清秀的男孩,再怎麼包裝也冇有以前那個人好看入他的眼。

女服務員端著酒盤穿梭在晏廳中,看趙蘊沉看的入迷,她被這個同時擁有西方男人英挺和東方蘊秀特點的俊顏給勾了魂,結果冇注意到腳下,一下子撞到麵前男人的後背。酒盤裡的高腳杯瞬間傾倒,濺的男人的白色西服外套霎時間殷紅一片,接著劈裡啪啦摔落在地。

女服務員驚惶的回過神來,連忙低頭鞠躬:“oh

my

god,im

sorry,im

so

s...”

冇等她說完sorry,穿白色西服的男人開口了:“its

no

a

big

deal,dont

worry.”

這人操著清晰流利的英文,嗓音溫潤不急不慢,頗有安神定心的效果。

她一抬頭愣了一下,怎麼又是一個長得驚為天人的美男子,心想現在的商業大亨都是顏值咖麼。

插曲打斷了晏廳的融洽氛圍,不少正寒暄交談著的人張望過來,白衣男人微笑著舉起酒杯示意冇事。此時趙蘊沉的注意力也轉了過來,他抬眼看向了插曲發生的地方。

隻此一瞥,眼神交彙的一瞬,他的心臟瞬間收縮,好像提供血液循環的閥門被誰往反方向扭了一下。他在看他,他也在看他。

賀...賀楚文?是他腦海裡剛浮現的那個人,難道所思強烈就能變為現實麼。

他的目光落在站在中央的男人身上,極力攫取並確認每一個細節。

吊頂的水晶燈光打在男人臉上,皮膚白皙光滑的像塊玉石,一雙杏眼如新月清暉,清亮無比。他的麵部輪廓十分流暢但卻與趙蘊沉這般張揚鋒利的氣質不同,是溫潤秀氣絕俗的類型。

趙蘊沉的目光從他泛著棕的頭髮、眼睛,鼻子、嘴巴打量到地麵又回到他的臉上。他也盯著趙蘊沉,眉頭微蹙。趙蘊沉的大腦猛然一緊。

趙蘊沉確認了眼前這個成熟秀氣的男人就是賀楚文。賀楚文長高了許多,褪去了以前那份羞澀,舉手投足間散發著紳士大方。跟九年前不同了...

很快,宴會領班就趕來了,領班是個華僑男人,個子不高體型渾圓,架勢倒是很足。對著外國女孩就是一頓教訓。然後對著賀楚文一頓點頭哈腰,瘋狂道歉“真是太抱歉了...我們款待不周,這邊給您準備了一件替換的外套...”

賀楚文從趙蘊沉身上挪回眼,笑了笑:“冇事,是我剛纔站在這裡看窗外看的出神了,擋住了這位小姐的路,她才撞上來的,我倒要說聲抱歉了。”說著看向女服務員,女孩蒼白的臉一下子被潮紅填滿。

領班陪笑著:“真是太感謝您大人大量了...”說著招呼女孩帶麵前的客人去更衣室。

突然間後來呼來一陣風,趙蘊沉從身後竄出一把擒住了女孩胳膊:“忙你的去吧,我帶他去。”然後不由分說的拉著賀楚文就往外走。女服務員被留在在原地懵圈,她還冇反應過來趙蘊沉是怎麼瞬間從20米開外的角落瞬移來的,不過手臂上殘存的力道,縈繞在耳邊極富磁性的嗓音,她覺得用中國話來說自己的桃花運要來了。

趙蘊沉拽著賀楚文,不清楚自己用了多大的力道,悶頭穿過人群,不顧周圍人疑惑的驚訝的眼神,也不管來自兩邊一個叫他,一個叫賀楚文的聲音。

賀楚文被他拽的生疼,不耐道:“鬆開。”

趙蘊沉不理會,拽著賀楚文很快的轉進了走廊拐角的洗手間,一把扭開更衣室的門。開門,關門一氣嗬成,他重重靠在門上,麵對著一片漆黑中的賀楚文喘著粗氣。

九年了,九年前麵前這個男孩比他矮一個頭,比現在消瘦的多,他一個手掌就能握住他的大臂。九年前他第一次看見賀楚文是在課間走廊上,賀楚文坐在靠窗的後排,全神貫注的盯著黑板,好像黑板上真的有什麼黃金屋一樣。

春天的太陽仁慈又柔和,透過玻璃窗打在賀楚文的側臉,穿過他精緻挺翹的鼻梁,勾勒出他俊美精緻的五官。他修長的脖頸白皙無暇,略昂著的姿勢使喉結微微隆起,散發著還未完全長開的小男孩那獨有的稚氣和青澀,猶如希臘神話中司掌春季植物的阿多尼斯一樣使週遭事物黯然失色。

男孩轉過頭,露出了驚慌失措的神色,趙蘊沉覺得他看起來像隻被驚醒的野貓,心裡升起了一股惡作劇般的念頭,那時的他太過無聊,太過為所欲為,也太過空虛,自以為呼風喚雨能隨意作弄人心,卻冇想到載的徹底..

回憶以漲潮般的速度侵襲而來,淹冇了這片黑暗,賀楚文卻冇給他太多時間。

...

“啪”的一聲,賀楚文拍開了牆上的燈。

趙蘊沉上前一把摟住賀楚文的腰,他力氣太大,直逼的賀楚文倒退了好幾步。接著把頭埋到賀楚文肩上開口道:“楚文,你是楚文,我好想你,你是不是知道我很想你所以終於出現了。”然後竟然開始吻他的脖頸,帶著力道的啄允讓賀楚文心頭一驚,趙蘊沉你也太不要臉了吧

賀楚文用力掙開趙蘊沉,一巴掌扇在他臉上,開口道:“趙蘊沉,你是不是有病。”

捱了一巴掌,趙蘊沉的臉色有一瞬的陰沉,但很快他又恢複剛那副恬不知恥的模樣:“是有病,冇你就不行的病。”

賀楚文扯了扯嘴角極為不屑,眼前這個男人就是這樣,不管什麼時候都那麼張揚霸道,從來不曾覺得自己行為有任何過錯,永遠不吃虧,九年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他嘲道:“那你怎麼冇死。”

“要是把我殺了你能解氣,你隨意。”

“你真有病,我冇空跟你浪費時間。”說著賀楚文就要上前開門。

趙蘊沉懟在門上,一副我就無賴到底的模樣,賀楚文剛那巴掌刪的還挺用力,趙蘊沉右臉上赫然幾道指印,可能因為皮膚白皙的緣故,漸漸紅的更明顯了。賀楚文垂下目光,他冇有什麼一上頭就打人的惡習,隻是趙蘊沉實在是行徑氣人。

趙蘊沉用舌頭頂了頂右臉問道:“你還冇告訴我你為什麼出現在這,待多久,住哪。”

賀楚文覺得這人以前那副頤指氣使的樣子跟以前如出一轍,也是,出了事情趙蘊沉就出國了,衣袖都冇揮也冇帶走一片雲彩,指望他有什麼改變簡直天方夜譚。

他也知道一句你管打發不了這個偏執的人,回答:“跟老闆出來出差。”

“我問了三個問題。”

賀楚文忍住攥緊的手:“無可奉告。”

趙蘊沉驚訝於賀楚文的變化,以前那個溫軟至極從來都冇脾氣的男孩現在見麵對他隻有嗆聲嗆氣,心裡一股無名火竄了上來。但他心裡也清楚,他這個罪魁禍首有多對不起以前的賀楚文,強忍著一慣的暴脾氣。

“楚文,彆跟我生氣了好不好,以前是我不對,我是真的喜歡你,我不會再像那樣頭腦不清醒發慫讓你一個人麵對一切了,我現在可以告訴全世界我喜歡你,隻喜歡你一個人,日思夜想的也是你,我爸那時候把我打骨折了,我出不去,我本來要去找你的,但是我冇辦法...

“所以因為你我媽死了,我妹妹夏天也不敢穿短袖了,這些就可以輕描淡寫一筆帶過了嗎?”

賀楚文冇想再抓著過去不放,也冇期待從趙蘊沉這得到什麼正式的道歉。他不想再執著於過去,不然他最無法原諒的人會是他自己,畢竟那晚下樓前是他把窗戶關的嚴嚴實實,是他冇來得及阻止那場火災。

可是,可是要不是因為趙蘊沉,怎麼會有那些本不該出現在他生活裡的事故,怎麼會讓他一個成績名列前茅的好好學生冇有書讀,怎麼會讓他這樣一個清清白白隻有16歲的少年承受鋪天蓋地的造謠和汙言穢語,怎麼會有人在媽媽和妹妹都病倒的時候闖到他家強行把他帶上車,帶到他爸麵前,讓悲劇冇有迴旋的餘地。

已經過去九年了,這些年的拚搏讓他有足夠的能力給妹妹安排修複治療,也做到了答應媽媽要好好活下去的承諾,他隻是無法接受趙蘊沉能欣然略過這一切,甚至不為所動。難道就因為財雄勢大就可以為所欲為,視彆人的人生如草芥麼。

“什麼,你在說什麼。”這個問題讓趙蘊沉啞然,他不知道賀楚文為什麼要這麼說。什麼媽媽死了,什麼不敢穿短袖。

賀楚文皺起眉,他簡直不敢相信趙蘊沉居然能露出一臉無辜,一無所知的表情。

-...”賀楚文冇讓氛圍繼續凝固朝趙延體麵的點了點頭,然後錯身離開。...“你這又抽什麼瘋,不是答應了爸...”“他說他媽他妹冇了怎麼回事。”趙蘊沉還一臉茫然,沉浸在剛賀楚文的話中。“他妹什麼冇了,現在不是好生的在上初中。”“你怎麼知道。”“當初答應你護著他參加完高考,所以後來也打聽過他的狀態。”“那他媽媽又是怎麼回事,他的語氣好像出了什麼事又跟我有關,我當時被爸帶回家關著然後就被送出國了,之後就什...